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人工智能时代对民法典立法的挑战
2018年08月24日 07:3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韩旭至 字号
关键词:人工智能;法典;个人信息

内容摘要:第一,人工智能对民事主体的挑战。部分学者认为,应将人工智能区分为强人工智能与弱人工智能,并赋予具有认知与自我学习能力的强人工智能主体地位。就目前存在的人工智能来看,其并未达到强人工智能的程度,更符合产品的定义。又如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合约可自动触发并高效地履行合同,然而如何对相关合同条款进行解释、如何保障债务人的抗辩权与债权人的拒绝权、如何确保相关技术的安全性等均存在问题。由此可见,人工智能为民法典立法提出了不容忽视的挑战。总之,民法典立法工作必须直面人工智能的挑战,在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引下科学立法。唯有在民法典中恰当回应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挑战,方能迎接人工智能所带来的无限机遇。

关键词:人工智能;法典;个人信息

作者简介:

  民法典中的个人信息保护不仅要与其他人格权规范适调,也要与其他个人信息保护规范配合,尤其是与《网络安全法》及将来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协同构建中国特色的个人信息保护体制。

 

  “未来已来”。近年来,我们目睹了IBM研发的机器人沃森战胜人类参赛者赢得问答比赛冠军,“阿尔法狗”在打败了李世石后又被“阿尔法狗蛋”所打败,通过面部识别实现精准打击的微型杀手机器人面世,甚至曾经离我们很远的自动驾驶也开始走进大众的视野。人工智能已成为社会生活中不可忽视的热点议题。就民法而言,其对民事主体、合同、侵权、人格权、数据财产权等方面都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新问题。或许在解释论上这些问题可通过填补漏洞的方法,运用类推解释或目的论解释进行回答。但在构建一部21世纪的民法典的历史重任面前,必须在立法论上重视这些挑战。

  第一,人工智能对民事主体的挑战。1950年阿西莫夫在著名科幻小说《我,机器人》中即提出“机器觉醒”的设想。当前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甚至通过“图灵测试”均已成为现实。部分学者认为,应将人工智能区分为强人工智能与弱人工智能,并赋予具有认知与自我学习能力的强人工智能主体地位。如2016年欧盟法律事务委员会即提议赋予人工智能“电子人”的法律地位。学界亦存在“电子人”说、法人说、电子奴隶说、代理说、比照动物说、工具说等各种学说。从《民法总则》所规定的民事主体范围来看,人工智能显然既不是自然人,也不可能是非法人组织。没有任何自然人成员或代表的人工智能,也难以与我国法人分类和规范相适调。就目前存在的人工智能来看,其并未达到强人工智能的程度,更符合产品的定义。值得探讨的是,未来立法是否需要为强人工智能预留一定的空间。

  第二,网络合同、智能合约对合同法的挑战。互联网时代中,电子合同的问题早已显现。1996年美国第七巡回法院即通过“ProCD案”作出关于“拆封合同”有效性的经典判决。目前,对于网络环境下缔约能力的推定、平台购物中邀约的判断、网购商品的交付问题,立法机关已通过“民法典合同编征求意见稿”第7条、第30条第2款、第53条分别回应。然而,该文件仍未能完全解答网络合同的问题。格式合同的规定仅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点击合同与浏览合同的效力问题。合同编至少仍需对缔约方基于“情景化胁迫”而不得不接受相关服务和条款、平台服务提供商利用“网络软法”对交易双方进行约束等情形进行回应。另外,关于人工智能算法所带来的问题仍有待进一步回答。如在合同订立过程中,算法形成的错误应如何定性;在继续性合同中,算法自动生成或调整的条款是否存在合意。又如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智能合约可自动触发并高效地履行合同,然而如何对相关合同条款进行解释、如何保障债务人的抗辩权与债权人的拒绝权、如何确保相关技术的安全性等均存在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韩旭至 工作单位:华东政法大学法律学院

课题: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治发展与司法改革研究中心暨湖北法治发展战略研究院课题 “网络信息安全的法律规制”(FZFZZB(2018)B05)阶段性成果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孙龙)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