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网红直播乱象的社会学分析
2018年07月04日 08: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毕宏音 字号
所属学科:社会学关键词:网红;直播乱象;社会学;德法结合

内容摘要:近年来,“网红+直播”成为引发普遍关注的网络文化现象。随着网络平台的迅速发展,网红直播中低俗、造谣等失范越轨现象也时常发生。当净化网络社会文化环境已成为题中之义时,我们不仅需要阐明网红的发展脉络和一般特征,还应系统揭示现象背后复杂的社会心理和文化影响。

关键词:网红;直播乱象;社会学;德法结合

作者简介:

  近年来,“网红+直播”成为引发普遍关注的网络文化现象。随着网络平台的迅速发展,网红直播中低俗、造谣等失范越轨现象也时常发生。当净化网络社会文化环境已成为题中之义时,我们不仅需要阐明网红的发展脉络和一般特征,还应系统揭示现象背后复杂的社会心理和文化影响。

  目前虽没有针对“网红”概念的权威性界定,但学界倾向于认为,网红的发展大致经历了三个主要阶段。

  文字网红阶段,出现在20世纪90年代至21世纪初。此阶段的网红是个体化的,属于单纯依靠网络文学作品或网络文字获得网络影响进而走红的普通人。

  图文网红阶段,出现在21世纪第一个10年。在此时期,网红虽是依靠个体或出位、或搞怪、或无厘头、或励志的形象获得网络关注而走红的普通人,但类型已呈多元化,且常常引发有关社会文化、道德现象的讨论。

  图文视频融合的多媒体网红阶段,这主要指通过各类网络直播平台,提供销售、游戏、体育、娱乐、文学、教育等信息内容,获得一定的网络名声和财富的一群普通人。他们的出现不仅掀起了文化讨论,也引发了网红经济热潮。

  当前,网红的复杂特质增加了直播乱象的发生几率。

  首先,网红由引发文化现象的个体逐步转化为从事特殊经济活动的社会群体。这虽催生了新的经济增长点和新职业,但这一新职业的重要特质在于“注意力控制”。当大量人群争夺“注意力控制”这一稀缺资源时,就可能导致群际间的排他性竞争,若不加约束,则容易诱发越轨行为。《2016网红经济白皮书》显示,截至2016年上半年,中国网红人数已超100万,其中进行视频直播的最多,占比35.9%。进一步研究发现,几十万网红利用视频进行直播并不单纯是文化现象,他们参与社会分工,从事着在网络上为社会(网民)提供物质产品(各类商品)或精神产品(娱乐、体育、教育、生活等信息),并获取相应报酬的工作,已显露出职业化特征。不过,在网红直播尚处于职业培育期时,若置法律和规则于不顾,则可能使得一些人为了抢占注意力而越界失序。

  其次,网红的社会角色交叠在真实与虚拟间,服务过程则模糊了内容与本体的界限。而对这一新职业和社会角色的认知不足,也会导致角色不清和角色冲突。相关数据表明,目前国内直播平台的直播活跃时间已扩展到24小时。这意味着网红是全天候存在于网上的社会群体。从社会角色属性来看,虽有研究表明相当一部分网红线下职业是模特和学生,但网红作为提供网络服务的群体,他们利用虚拟技术和虚拟空间进行全天候直播,其多重身份实际上已交叠在现实与虚拟间,且网络直播者更是这一社会群体的身份标签。从网络直播过程看,其提供的网络产品既是内容和信息,也是他们自身。这种打破了线上与线下、模糊了服务内容与服务本体的情形,可能造成网红对自身社会角色规范和期望的认识不清和认知冲突,导致要么难以平衡线上与线下的职业关系,要么完全混淆了身体与内容,而使得直播滑向物欲化甚至恶俗化。

  最后,粉丝、直播平台、运营团队、资本方等多方力量的叠加成就了网红,也使走红变得更具不确定性。也就是说,网红本身的特质、能力和服务内容虽然重要,但能否签约直播平台、背后有无专业化团队运作、是否获得资本方的投资、粉丝量等因素,都可能决定网红成长空间和可持续性。当“走红”受到多方追逐功利和追求刺激的工具理性的驱使,难免催生网络乱象。

作者简介

姓名:毕宏音 工作单位:天津社会科学院舆情研究所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