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中国社会科学网
 首页 >> 本网首发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书”“物”结合重绘丝路世界图景
                                                                                                      2019年04月22日 07:34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余欣 字号
                                                                                                      所属学科:历史学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内容摘要: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

                                                                                                      关键词:器物;信仰;考古;文明

                                                                                                      作者简介:

                                                                                                        出土文献与考古资料的层出不穷,新方法和新视角的引入,使我们得以重绘丝绸之路作为博物之学与方术实践的生成与衍变的场域而呈现的世界图景。将“书”与“物”视为物象原境、文化表征、历史记忆与生命体验的“统一场”,借由出土文献、考古文物与传世史志、域外典籍、艺术作品的互相发明,重构传统知识的幻化诸相,反观知识建构与器物形式、书写行为、仪式空间、术数实践之间的关系,发掘知识—信仰传统的深层构造和多维指涉,并从“术”的层面重绘不同文明间的接触、汲取、交融与再创制的文化景观,建立起“博物、方术、空间”相融合的研究范式,不仅可以在方法论上开拓丝绸之路研究的新面相,而且能为从多元信仰—文明融摄的角度探究民生宗教的特性提供新的取径。

                                                                                                        透过方术看世界史

                                                                                                        所谓人形,特指一类解除方术“法器”:由木料削刻而成,上部以刀刻成人面状,或用墨笔(或朱笔)勾勒画作人面,通常具有典型的胡人面貌特征,下端削成楔子形状,以便插入土中,也有身首俱备如木俑者。部分人形胸腹上,有墨书或朱书汉文“代人”二字,背面有朱书粟特文。

                                                                                                        1907年,斯坦因在敦煌附近长城遗址最早发现此类木制小型物件,对此大惑不解。他在考古报告《西域考古图记》中如此描述:“形状奇特的尖形木器,这种器物在长城沿线的其他地方也出土甚多。但是其用途尚不明了……从其末端的磨损情况来看,可以有把握地认为它们是楔入地面的;但是,如果真的要用作帐篷楔子,显然又不够结实,尤其是在一个遭受如此暴风的地域中。”此后,在居延、武威、敦煌、高台、吐鲁番、楼兰等地的烽燧、石窟和墓葬中,陆续出土了大量此类物件,而学术界对其性质和功能始终未有合理解释。

                                                                                                        笔者曾提出一个基本解释:人形是古代方术的一大类型,植根于植物崇拜和驱魔信仰,并且与解土、镇墓方术有着共同的渊源。将人形插入土中,目的是为了驱除入侵者,无论是寇敌还是精魅。它在中古时代,用来替亡人领受罪厄罚谪,为生者解除殃祸注咎,同时还具有辟邪禳祓的功能,保护墓葬或居所,因而又增添了浓厚的解除方术色彩。这一方术沿着草原丝绸之路、沙漠丝绸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流布于整个欧亚,并且表现出与原始巫术、偶像崇拜以及道教解注术糅合的倾向,在信仰世界里有着悠久而深刻的影响。

                                                                                                        丝绸之路研究往往聚焦于外来文明对中国的影响,尤其是物质、宗教、艺术等方面的东西文化交流,甚少及于方术。越来越多的考古资料表明,丝绸之路也是一条方术之路。透过方术看世界史,谛观方术在不同文明之间的东西流转、衍化变迁和互动交融,前所未见的世界图景逐渐显露真容。

                                                                                                      作者简介

                                                                                                      姓名:余欣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历史学系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相关文章
                                                                                                      • 器物之魅与辞赋之美
                                                                                                      • 郑建明等:司岙窑址首次出土“秘色”字样
                                                                                                      • 万州下中村遗址
                                                                                                      • 郑建明等:永嘉坦头唐代瓯窑遗址发掘取得重要突破
                                                                                                      • /*分页*/ .fenye{color:#015CAB; margin-bottom:50px} .fenye a{border:#CBCBCB 1px solid; padding:0 5px; color:#CACACA} .fenye a.fenye_thispage{border:#CBCBCB 1px solid; background:#DAEFFF; padding:0 5px; color:#C85187} .fenye a.fenyepage{color:#015CAB;border:#CA5089 1px solid; padding:0 5px} .fenye .fenye_input{border:#CA5089 1px solid; width:40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 .fenye .fenye_sub{color:#fff; border:#CA5089 1px solid; background:#CA5089; width:45px ;text-align:center; line-height:18px; height:18px; cursor:pointer}
                                                                                                        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新时代要求
                                                                                                        2018年05月17日 06:5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顾钰民 字号
                                                                                                        关键词:现代化;经济体系;经济发展;改革开放

                                                                                                        内容摘要:”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既是党中央顺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新要求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也是更好地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的深化改革新要求,更是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新任务。总体来看,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已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特别是经济增速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经济发展方式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益型集约增长,经济结构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举的深度调整.因此,只有形成现代化经济体系,才能更好地顺应现代化发展潮流、赢得国际竞争优势,才能为其他领域的现代化提供有力支撑,确保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如期实现。

                                                                                                        关键词:现代化;经济体系;经济发展;改革开放

                                                                                                        作者简介:

                                                                                                          党的十九大报告首次提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并将其作为新时代跨越关口的迫切要求和我国发展的战略目标。这是在社会主要矛盾发生深刻转化的条件下,谋划我国经济发展的一篇大文章。习近平总书记明确指出:“国家强,经济体系必须强。”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既是党中央顺应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新要求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也是更好地坚持质量第一、效益优先的深化改革新要求,更是不断提高人民生活水平、推动经济持续健康发展的新任务。总体来看,认识新常态、适应新常态、引领新常态已成为我国经济发展的大逻辑,特别是经济增速从高速增长转向中高速增长,经济发展方式从规模速度型粗放增长转向质量效益型集约增长,经济结构从增量扩能为主转向调整存量、做优增量并举的深度调整,经济发展动力从传统增长转向新的增长点。为了适应新常态,就需要在经济体制机制、经济发展体系等方面做出适时的改革和建设,实现经济由大变强的转变,从而与新常态发展的大逻辑相一致。因此,只有形成现代化经济体系,才能更好地顺应现代化发展潮流、赢得国际竞争优势,才能为其他领域的现代化提供有力支撑,确保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目标如期实现。

                                                                                                          树立改革发展新观念

                                                                                                          与以往习惯于从个体、企业、部门、产业等局部领域思考改革和发展不同,现在我们把着眼点转向更为宏观全面的体系建设,体现了我国经济发展思路的深化和提升。

                                                                                                          从经济层面来看,我们应当改变原来从单个部门或单个产业出发的微观角度,把经济改革和发展纳入现代化经济体系的宏观框架,着力于整个体系的建设。同时,不再对农业、工业、国有企业改革、商业等领域以及经济体制改革和发展的各个方面开展较为零散的论述,而是更具整体性、协调性。例如,对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党的十九大报告要求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必须把提高供给体系的质量作为主攻方向。这既是当前经济发展的现实问题,也是关乎整体性、全局性、宏观性的问题。只有通过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才能更好地解决这两方面的问题。此外,应当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以“一带一路”建设为重点,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并重,加强创新能力开放合作,形成陆海内外联动、东西双向互济的开放格局;拓展对外贸易,培育贸易新业态新模式,推进贸易强国建设;实行高水平的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政策,全面实行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扩大服务业对外开放,保护外商投资合法权益;优化区域开放布局,赋予自由贸易试验区更大改革自主权,探索建设自由贸易港;创新对外投资方式,促进国际产能合作,加快培育国际经济合作和竞争新优势,等等。这些涉及经济发展的宏观规划和长远战略,也是构成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内容,充分体现了这一体系的全局性、综合性。

                                                                                                          不仅如此,解决好“三农”问题,坚持农业农村优先发展,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和政策体系,加快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促进农村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支持和鼓励农民就业创业,拓宽增收渠道等涵盖“三农”发展的各个方面,同样是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的重要内容。农业是国民经济的基础,把中国人的“饭碗”牢牢地端在自己手中是基础工程,也是现代化经济体系要解决的重点问题。这里涉及的不仅是经济问题,还包括一系列的制度建设,如农村集体产权制度、农业经营制度、农村基层组织建设等基础工作,以及健全自治、法治、德治相结合的乡村治理体系、国家粮食安全保障建设等内容。这也说明,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涉及经济发展观念的改变和思考问题着眼点的变化。

                                                                                                        作者简介

                                                                                                        姓名:顾钰民 工作单位:复旦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职称:教授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