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克服知觉流畅性带来的“过度自信”
2017年11月13日 13:1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陈颖 字号

内容摘要:个体在知觉水平上对外部信息加工难易程度的这种主观体验被称为知觉流畅性,它通常被认为是一种元认知体验。研究中,被试需要学习四列单词,每一列都由一半清晰(即常规字体)和一半模糊(即用计算机程序将每个字母中的像素分散10%的字体)的单词组成,每个单词的呈现时间为0.5秒,被试每学完一个单词即进行学习判断,学完一列单词后完成自由回忆测试。因此,教师改变学生的不合理信念需要足够有力的证据来说服学生,或者让学生发现矛盾点,形成冲突,从而启发学生重构合理的信念。因此,我们依然对学生的元认知监测能力保持乐观的态度,期望能有更多的教育机构可以为学生提供最佳的学习策略以及元认知线索的指导。

关键词:学习;学生;知觉;认知;成绩;测验;信念;需要;单词;操纵

作者简介:

  当一张打印纸中的图片是清晰的时,我们能够轻松地看到图片的内容,而当打印机出现故障后,打印出来的图片就比较模糊了,此时我们需要费力一些才能看清楚图片的内容。个体在知觉水平上对外部信息加工难易程度的这种主观体验被称为知觉流畅性,它通常被认为是一种元认知体验。在知觉流畅性实验中,通常是在不增加客观难度的基础上对刺激外部形式有关属性的加工难易度进行操纵。

  越来越多的研究发现,知觉流畅性可以影响我们的学习判断(Judgment of learning,简称JOL,它是元认知监测的重要指标),譬如操纵学习材料的字体清晰性、字体大小、图片清晰度、声音流畅性等。Yue等人通过操纵分辨率发现字体清晰度会影响个体的学习判断。研究中,被试需要学习四列单词,每一列都由一半清晰(即常规字体)和一半模糊(即用计算机程序将每个字母中的像素分散10%的字体)的单词组成,每个单词的呈现时间为0.5秒,被试每学完一个单词即进行学习判断,学完一列单词后完成自由回忆测试,再以同样方式学习并测试余下三列单词。结果发现,对于每一列单词,被试都倾向于给予清晰的单词更高的学习判断,但回忆成绩不受字体清晰度的影响,出现了元认知错觉。Carpenter等人通过从更生态的背景下操纵讲课流畅性这一变量来考察知觉流畅性对学习判断的影响。研究中,实验者随机将被试分为两组:流畅组和不流畅组。所有被试都需要观看一段科学概念的讲解视频,一组被试观看的视频是流畅的(流畅指讲课者的语言清晰,姿态端正),另一组观看的视频是不流畅的(不流畅指讲课者讲课吞吞吐吐,姿态语言僵硬)。视频观看结束后,被试需要作出学习判断,即预测10分钟之后自己的测验成绩表现如何。结果发现,相比于不流畅组,流畅组的被试作出了更高的学习判断。但值得注意的是,两组被试的测验成绩并没有显著差异。研究者认为,观看流畅视频的被试过高地估计了其测验成绩,出现了过度自信(overconfidence)的现象。

  一些研究者认为,知觉流畅性影响学习判断的过程可能是基于体验的加工,这是一种快速的、非分析性的、无意识的加工方式,因此,个体很难去改变这种过度自信的判断。然而,准确的学习判断有助于个体进行有效的学习管理,所以,克服“流畅”的偏见非常有必要。

  第一,强调正确的线索。以往的研究发现,表面流畅的知觉线索会影响个体的学习判断,那么,提示学生正确的线索就非常有必要。例如,对于学习词对这种材料来说,正确的线索就是关注词语之间的关联性,而不是依据表面的线索(比如字体大小、字体清晰度等)进行回忆成绩的预测。研究者发现,对于高关联性的词对,个体会对其做出更高的学习判断,并且在回忆成绩上,高关联性的词对回忆出来得更多;而对于低关联性的词对,个体对其做出了更低的学习判断,并在回忆成绩上,低关联性的词对回忆出来得更少。该结果表明,词对的关联性是一个有效的记忆线索。因此,在教学领域中,教师可以适当地提醒学生在做题时多回忆一下问题细节、题目特征等此类有诊断性价值的记忆线索,从而有助于学生做出有效的元认知监测判断。

  第二,获得反馈。Russo和Schoemaker指出,个体获得关于自己成绩表现的反馈可以减轻过度自信。反馈可以让学生了解到自己挑战任务的难度,并及时地调整自己的信心以反映对挑战的态度。例如,要求学生做延迟学习判断(即让学生学完一些项目后,间隔一段时间再预测自己的测验成绩情况),那么在延迟间隔的这段时间内,学生会尝试提取记忆中的内容。于是,学生就能根据尝试提取的情况反馈进行更加准确的判断。Koriat,Sheffer和Ma’ayan的研究还发现,尽管被试在第一个试次的学习中出现了过度自信的现象,但是在第二个试次学习后,被试判断的准确性提高了,信心判断程度由过度自信转换为信心不足。可见,先前测试经验提供的反馈有助于降低个体的过度自信程度。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反馈有助于准确的元认知监测,但是如何校准有效的反馈也是当前摆在人们面前的一个问题,尤其对于教育者而言。例如,对于执行能力不强的学生而言,他们很少甚至不会去主动地运用反馈来进行判断。因此,教育者需要考虑如何最大限度地激发学生主动利用有效的反馈进行合理的判断。

  第三,改变对流畅性的信念。一些研究者认为,个体之所以认为知觉更流畅的知识内容在测验成绩上会更好,可能是他们持有对流畅性的信念。例如,字体大小对学习判断的影响可能是由于人们相信大字体加工更流畅,而不是字体大小本身的流畅性所导致的。那么,这种错误的信念就会误导人们做出不准确的判断。Bridgid和Tauber指出,改变个体对流畅性的信念就需要人们在进行判断时更多地启发缓慢的、分析性的加工方式。教师需要引导学生发现自己的不合理信念,对不合理信念提出质疑,从而通过自我反思过程来阻碍不合理信念的误导。Hofer认为,信念改变的过程类似于概念的转变,这是新、旧信念相互作用的过程,是新信念对已有信念的改造与重构过程。因此,教师改变学生的不合理信念需要足够有力的证据来说服学生,或者让学生发现矛盾点,形成冲突,从而启发学生重构合理的信念。

  总之,学生的元认知监测过程会出现一些对测验成绩或者学习材料内容理解上的过度自信,这种过度自信的产生可能来源于对学习材料等刺激线索的流畅性体验。在学习过程中,过度自信的产生会误导学生过早地停止学习,从而导致学生对学习内容掌握不足。一些关于减少或消除对“流畅”偏见的方法可为学生及教育者提供参考。因此,我们依然对学生的元认知监测能力保持乐观的态度,期望能有更多的教育机构可以为学生提供最佳的学习策略以及元认知线索的指导。

 

  (作者单位:浙江师范大学心理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