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天人简论·拟议新德
2017年08月10日 10:4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张岱年 字号

内容摘要:道德随时代之不同而变迁,随社会生活之改易而转移。是故当审时代之需要而建立新道德。当今之世,为社会大变革之时,能促成社会之前进者为道德,反之即反道德。道德之标准,以最大多数人民之最大利益为依归。道德之基本原则是:凡合乎最广大人民之最大利益者。故当云最广大人民之最大利益,而不必言一切人之共同利益。如多数人民之利益与少数人之利益有矛盾,则多数人民之利益是正义的。以公共利益高于个人利益,为大众利益而献身,谓之公。爱护公物:爱护公共财物,注意公共卫生,维持公共秩序,此为群居必不可少之德。道德基于社会需要,道德标准乃历史的客观需要所决定,非少数人所能擅作。

关键词:道德;利益;群体;人民之最;正义;父母;旧德之目;谦让;达德;公物

作者简介:

  道德随时代之不同而变迁,随社会生活之改易而转移。当今之世,社会生活与往昔大异,而如仍沿用旧德之目,势必无效,甚且有害。是故当审时代之需要而建立新道德。

  当今之世,为社会大变革之时,能促成社会之前进者为道德,反之即反道德。道德之标准,以最大多数人民之最大利益为依归。道德之基本原则是:凡合乎最广大人民之最大利益者,为之;凡违乎最广大人民之最大利益者,舍之。

  全群体一切人之间,利益有矛盾。所谓一切人之共同利益常是虚构的。故当云最广大人民之最大利益,而不必言一切人之共同利益。

  道德之根本准则惟一,曰公而已矣。

  人群之中常有矛盾冲突,而有正义非正义之分。如多数人民之利益与少数人之利益有矛盾,则多数人民之利益是正义的。如受压迫者与压迫人者相斗争,则受压迫者一方是正义的。正义之原则有二:一寡应从众,二不平应消除而易之以平。

  旧德之中亦有不可辄废者,亦有可借用旧名赋予新义者,夫民族语言不可断裂,则用旧名赋新义亦当然之事矣。

  今试提出六达德、六基德。达德:一公忠,二任恤,三信诚,四谦让,五廉立,六勇毅。基德:一孝亲,二慈幼,三勤劳,四节俭,五爱护公物,六知耻。达德为关于个人对群体或对群体中大多数人之行为之准则,基德为关于家庭生活或日常活动的准则。

  公忠:爱民爱国,以群重于己,能为群忘己,必要时能为国捐躯,谓之公忠。以公共利益高于个人利益,为大众利益而献身,谓之公。爱国不贰谓之忠。古人亦多言公者,今当以公为第一德目。然古之帝王以一己之大私为天下之大公则不可。忠本为旧德之目,忠君之义自随君主政体之废而废,实无疑义。然忠字本义原非对君而言。“上思利民,忠也”(《左氏春秋》),此乃本义。今提忠字,特取忠字之本义,凡爱国利民一心不贰谓之忠。

  任恤:努力工作负责尽职谓之任,尽力助人扶危济困谓之恤。任为后期墨家特重之德。《墨经》云:“任,士损己以益所为也。”能为群体事业而牺牲自己,谓之任。《周官》六行,有任恤之目(六行:孝友睦姻任恤),今特提为主要道德。孔子言仁,仍以自己为出发点,以己推人,由近及远,差等俨然,不适于今日。且历来论仁者甚多,众说纷纭,词无定诂,其有虚名无实效,盖已久矣。

  信诚:言如其实谓之信,言行一致谓之诚。“人而无信,不知其可”,虽系古语,今不可废。“朋友有信”,“与国人交止于信”,人与人共处,自非仇雠,岂可无信?正直之人,事无不可对人言。然为公众长远利益,固不必事事对人言之。如有所言,必如其实,绝不可有谎语妄言。近古以来,狡诈成风,彼此相欺,尔诈我虞,此风不革,群道难成。故今特标信诚之德,以救晚世欺诈之弊。

  谦让:虚心而不自满,尊重别人的平等人格,荣利不争,享乐居后,谓之谦让。个人智能实极有限,纵有所成,亦甚细渺,学问无穷,进德无止,岂容骄慢,岂可自满? 前哲多重谦德,今亦重之。谦虽旧德之目,其义实随世俱新。

  廉立:严辨取舍,非力不食,非所应得,一毫不取,谓之廉。独立不倚,不恃人而食,不屈其素志,谓之立。人处于群体之中,可以损己以益公,不可损公以肥私。廉亦旧德,而今应特加提倡。《孟子》:“故闻伯夷之风者,顽夫廉,懦夫有立志。”廉立之操,实高尚人格所必需。

  勇毅:坚持真理,坚持正义,刚强不屈,果敢不惧,谓之勇毅。非勇无以自立,非勇无以克艰,非勇无以猛进,非勇无以抗暴。舍生以维正义,杀身以卫邦国,非勇何济乎?

  孝亲:敬养父母谓之孝,此乃为子女者之义务。古者以顺为孝,今应改易。父母言行有是有非,是者当从,非者当劝,岂可不加辨析,一以顺从为正?父母既老,子孙应尽赡养之责,同时应有尊敬之意。如专意自私,不顾父母,父母且不肯顾,岂能尽心为公乎?岂能利济他人乎?

  慈幼:为父母者对子女有教养之责,此义易知。

  勤劳:衣食资于劳动,事业待于思勉,既恃衣食而生,岂可无所用力?如专谋一己权位,岂得为劳心哉?必须努力于利济群生之工作,然后不负此生。

  节俭:人生衣食之资,无非辛苦而得者,暴殄天物,罪不可逭。朴素节俭,乃为人民大众而惜物,非为一己而吝财。孔墨以来皆崇节用,亦当今之急务也。

  爱护公物:爱护公共财物,注意公共卫生,维持公共秩序,此为群居必不可少之德。古无专名,简称为爱护公物。普通亦称为公德,然公之为德,其义甚深,不得以此限之,故别立此目。

  知耻:人之所以异于禽兽者在于有耻:能辨是非,知其非则不为之;能辨荣辱,知其辱则避免之。“匹夫不可夺志。”“士可杀不可辱。”昔日昏暴之君,横挫天下人士之耻心,耻心既挫,而国无与立矣。

  道德基于社会需要,道德标准乃历史的客观需要所决定,非少数人所能擅作。然生乎今之世,对当今所急,不能无所拟议。移风易俗,人人有责,吾亦勉力尽责云尔。

  (摘编自《张岱年全集》增订版之《天人五论》)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赛)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