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推进高校成为“万众创新”的桥头堡
2017年05月19日 07:47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钱革 字号

内容摘要:但长久以来,中国高校一些教师的精力被浪费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在创新方面还有所不足。同时,高校的改革和创新不能只图形式上的新,或“为创新而创新”,或满足于几个明星教师的创新举措,或给学生开设一些创新技巧之类的课程,关键是要进行相关的、基础性的同时也是长期的艰难的体制和机制改革,从而创造公平的高校环境和创新的学术氛围。其重点在于调动人的积极性,使教师从不愿创新到积极创新,学生从不会创新到学会创新,管理和教辅人员从漠视创新到服务创新。那为什么不能推而广之,将教师,当然还有学生的评价,作为对这些管理和教辅部门的人员进行绩效考核的基础呢?显然,如果管理和教辅部门的人员服务不到位甚至服务质量差,就会阻碍高校教师的科技创新.

关键词:教师;科技创新;学生;学术;教辅部门;笔者;职称评审;教育;管理;评价

作者简介:

  众所周知,高等学校是高层次人才的集聚地,理应站在科技创新的最前沿。但长久以来,中国高校一些教师的精力被浪费在复杂的人际关系中,在创新方面还有所不足。因此,比较而言,高校“以改革促创新”的任务最为艰巨。笔者以为,我国高校体制机制的改革应在各级党组织坚强有力的领导下,实现稳步推进和大胆突破相统一,而在现阶段,尤其要强调后者。同时,高校的改革和创新不能只图形式上的新,或“为创新而创新”,或满足于几个明星教师的创新举措,或给学生开设一些创新技巧之类的课程,关键是要进行相关的、基础性的同时也是长期的艰难的体制和机制改革,从而创造公平的高校环境和创新的学术氛围。其重点在于调动人的积极性,使教师从不愿创新到积极创新,学生从不会创新到学会创新,管理和教辅人员从漠视创新到服务创新。具体而言,笔者提出以下三条建议。

  首先,为鼓励教师积极创新,应推进高校职称评审社会化。对高校教师而言,职称是体现他们学术能力的最主要标志,也是调动他们积极性的主要抓手。当然,职称制度不是孤立的,其与学术评价等问题密切相关。有学者认为高校教师科技创新的主要路径是将科研成果进行市场转化,这当然是对的,但这是建立在该科研成果具有创新性和学术性基础上的。如果科研成果本身就没有创新性甚至没有学术性,那根本无法转化,或只能进行“权钱交易”式的假转化。另外,有些基础研究的成果,如量子力学或哥德巴赫猜想研究,确实很难市场化,但也可能具有极大的创新价值。因此,对绝大部分教师的绝大部分成果主要还是要进行学术创新性而非市场创新性的评价。目前,在我国部分高校,一方面,学术共同体并未真正形成,而由于历史文化因素影响,已有的学术共同体内部也存在大量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使得以此为基础的同行评议的结果更多偏向于官人、熟人、老人、内部人;另一方面,高校每年一次的职称评审往往成了各种人际和利益关系博弈和平衡的场所。因此,笔者建议,由教育部牵头,以信息技术为基础,建立全国规模甚至世界规模的专家数据库,作为进行同行评议的基础,并大力鼓励和适当倾斜于跨学科研究。同时,推行高校职称社会化评审。职称社会化评审在有些系列(如工程师、会计师等)已实行多年,但高校似乎置身事外。笔者以为,近若干年正在全面推进的中国科协所属学会有序承接政府转移职能正是一个契机,其试点范围是否也能扩大到高等学校理、工、农、医及某些交叉学科(如情报学、心理学、管理科学与工程等)各专业的职称评审(尤其是高级职称任职资格的评审)?在笔者看来,高校实行职称社会化评审虽不一定符合国际惯例,却十分符合中国国情,其至少有两大好处:以上述全国甚至世界规模的专家数据库为依托进行同行评议,结果更加公平;教师尤其是中青年教师不必再把主要精力放在校内各种与学术无关的事情上,从而有更多时间从事创新性的科学研究。

  其次,为鼓励学生学会创新,应积极推进完全意义上的通识教育的实施。就可比的课程(如数理化)而言,中国重点中学的教育质量绝不低于甚至超过了发达国家的水平,但经过大学教育,我们的毕业生在包括创新能力等多方面却与国际先进水平相距甚远。因此,就高等教育而言,我们确有向西方发达国家学习先进经验的必要。近年来,我国许多重点大学引入了在国际上已较为成熟的通识教育模式,但又因此出现了很多新的问题。比如,很多家长和学生认为通识教育“什么都学了一点,却什么都没学到”;还有些高校专业课学分减不下来,因为要搞通识教育,又增加了许多选修课,反而加大了学生的课业负担。笔者以为,要破解这些问题,关键是要把通识教育与高质量教育结合为一体,而沟通两者的中介环节就是兴趣。真正的通识教育绝不应是什么知识都学一点皮毛,其实质是要把人类的所有知识展现给大学生,让他们自己选择真正感兴趣的知识领域去学习,而培养学习兴趣和提高教育质量恰如同一枚硬币的两面。通过高考,我们已经把智力水平较高的孩子选拔进了大学,如果再让他们对学习的内容产生浓厚的兴趣,那高质量的高等教育可以说就会水到渠成。就创新而言,在当代,一个人在他感兴趣的知识领域不一定能够创新,但在他不感兴趣的领域恐怕是不可能创新的。由于大学生本身比较聪明,如果再学自己愿意学的知识,干自己愿意干的事,必能极大地激发他们的创新潜力。当然,要实行这种真正意义上的通识教育,就要允许学生根据自己的兴趣自由选择专业,但这显然又涉及高校现有的体制和机制问题。

  最后,为鼓励管理和教辅人员服务创新,应尽快实行对这些部门人员的以教师和学生评价为基础的绩效考核机制。笔者以为,这完全符合目前正在积极推进的事业单位人事制度改革的基本要义。在高校中,管理和教辅部门应该为教学和科研部门服务,但在现实中,这些管理和教辅部门“门难进、脸难看、事难办”的情况还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现在很多高校以学生评价作为对教师教学质量评价的基础,产生了一定的积极效应。那为什么不能推而广之,将教师,当然还有学生的评价,作为对这些管理和教辅部门的人员进行绩效考核的基础呢?显然,如果管理和教辅部门的人员服务不到位甚至服务质量差,就会阻碍高校教师的科技创新;而如果管理和教辅部门的人员服务质量能大大提高,广大高校教师就能更少有后顾之忧,也就会有更多时间、精力投身于科技创新中去。当然,高校管理和教辅部门从资源分配者的位置回归本位,必然也涉及相关利益调整问题。

 

  (作者单位:上海财经大学)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李中平)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