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世界正进入国际安全体系均衡建构时代
2017年03月20日 09:0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时永明 字号

内容摘要:特朗普提出的“美国第一主义”在具体的叙事方面经常显得凌乱和自相矛盾,但从宏观角度梳理可以看到其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是以贸易保护主义为手段重振美国制造业。第二是在对外关系中不再搞价值观输出,以减少美国的国际义务。美传统产业衰落源于自由资本主义自由主义一直是战后美国向全球输出的核心价值观。美国传统产业衰落固然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更核心的原因是美国的霸权战略使其用市场开放来换取美元霸权和军事霸权的活动空间,国内资本因此而积聚于利润超高的金融业、军工业和军工技术外溢而产生的高科技产业。全球化条件下的价值体系构建应多元化资本主义在全球化的进程中是非常血腥的。美国并不满足于经济全球化,还要推动政治全球化。

关键词:全球化;美国;北约;输出;冷战;民主;政治;价值体系;确定性;发达国家

作者简介:

  人类历史总是在激荡的过程中寻找前行的方向。特朗普就任美国总统所带来的冲击,除了他确定要改变奥巴马的一系列政策之外,留给人们的就是不确定性。特朗普提出的“美国第一主义”在具体的叙事方面经常显得凌乱和自相矛盾,但从宏观角度梳理可以看到其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第一是以贸易保护主义为手段重振美国制造业;第二是在对外关系中不再搞价值观输出,以减少美国的国际义务;第三是通过打造更强大的军事力量来确保美国的安全。这三大政策实际上是给世界提出了三大问题,即全球化还能走多远?人类社会应以什么理念来构筑相互关系?国际社会应以什么方式来构筑共同持久的安全体系?

  美传统产业衰落源于自由资本主义

  自由主义一直是战后美国向全球输出的核心价值观。但是,从资本主义的发展阶段来说,早已进入到垄断资本主义阶段,而自由主义仍然不断获得发展空间得益于技术进步和全球化的发展。新技术和新行业的不断出现,为新企业的诞生和发展创造了技术空间。而全球化进程为新企业的发展拓展了人口和市场空间。

  事实上,真正的全球化进程开始于中国的改革开放和冷战的结束。在此之前,世界上没有统一的市场。东西方的政治对立和美国领导的西方国家对其他国家的经济壁垒,从政治上割裂了市场。与此同时,西方国家坚持殖民主义的国际化分工方式,发达国家对第三世界国家形成技术垄断优势,双方之间的经济差距不断拉大。发达国家借助技术垄断获取的超额利润建构了福利资本主义制度和劳工的高收入体系。但国际间的这种差距极大地限制了发达国家商品市场的拓展。所以,让第三世界发展起来,创造更大的消费市场空间已经成了资本主义发展的必然要求。这时候,中美关系的突破性进展和中国的改革开放,以及西方环保主义的压力和西方国家自身产业升级的需要,都促成了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尤其是东亚地区持续的、大规模的产业转移。

  自由资本主义在此时得到了极大的现实增长空间,但自由资本主义的核心是优势竞争。这一轮产业大转移的主要动力是劳动力成本的巨大差异。美国传统产业衰落固然有这方面的原因,但更核心的原因是美国的霸权战略使其用市场开放来换取美元霸权和军事霸权的活动空间,国内资本因此而积聚于利润超高的金融业、军工业和军工技术外溢而产生的高科技产业。普通的民生产业则逐步拱手让给了自己扶持的同盟国。

  如今,全球化的困境主要在于经历了持续二十年的发展、市场空间开发殆尽之后,资本主义固有的贫富分化、生产过剩和消费不足的缺陷开始在全球范围内显现。与此同时,技术进步的空间不仅在缩小,且其发展方向也是在不断地替代人工,减少人的劳动机会,同时抬高商品消费的门槛。特朗普希望通过重新划分市场来解决美国的产业空洞化和就业问题,但即便其可以迫使企业在美国生产,也解决不了资本主义固有的矛盾。

  全球化条件下的价值体系构建应多元化

  资本主义在全球化的进程中是非常血腥的。这点不仅体现在殖民地征服的过程中,而且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得到充分证明。二战后,意识形态的分歧导致了东西方冷战。站在人类大历史的角度看,可以将这种局面理解为对人类发展道路的不同探讨和实践。但现实政治的规律使这种冷战演变为美苏两个超级大国的争霸,最终苏联解体了。冷战结束使市场经济得到了全球扩展的机会。美国并不满足于经济全球化,还要推动政治全球化。于是,在理论上就炮制了所谓的“普世价值”的概念和“人权高于主权”的理论。

  人类社会是不是需要一个“共同价值”,以及我们是否能够找到“共同价值”,这个问题从抽象的理论上是不难回答的。迄今为止,任何一种文化,任何一个文明在它的价值体系里都能找到关于“公平与正义”的论述。可以说,“公平与正义”的价值体系是人类社会得以发展延续的基础。我们现实的困境是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历史对这种“公平与正义”的解读和阐述存在差异。我们需要构建的是一种包容的文化价值体系,通过实现相互的理解与借鉴来达成和谐共处、共同发展。而“民主”只是一种政治制度,一种实现“公平与正义”的路径或手段。但它既不是唯一的路径,也不会必然实现公平与正义。拿“普世价值”当手段是一种逻辑上的荒谬。

  而这种否定恰恰与冷战后,美国政府在国际上以反民主的方式在他国推动所谓“民主”进程的行为源出一处。即判断选举结果的方式就是,合本人意的就是民主的结果,不合本人意的就是非法操纵。美国政府用这种方式在不少国家策动了所谓“颜色革命”。但比这更严重的是美国用武力手段输出“民主”和“人权”。从波黑到利比亚,从伊拉克到叙利亚,美国以“民主”和“人权”为借口实行的大规模武力干涉,不仅导致了二战以后空前的人道主义灾难,而且造成恐怖主义泛滥到建国立制的程度。这种情况恰恰证明了美国在拿所谓“普世价值”当作实现霸权的政治工具。

  国际安全体系建设应该更加均衡

  在安全问题上,特朗普的名言是“北约过时了”。虽然他是以商人的方式在论述这个问题,但是他说出了一个道理。经济全球化的一个重要前提是和平与安全。如果国家之间在政治上和安全上是相互对立的,那么自由贸易和资本自由流动就无法实行。但是,冷战后,美国恰恰不是放弃北约,而是扩展北约,并且试图构建亚太版的北约。北约已经成为一个集体性军事帝国。而北约在冷战后的不断扩张正成为世界不稳定的主要因素之一。

  尽管特朗普提出了一种符合时代的看法,但是由于美国的政治如今已深受军工复合体的影响,所以,在安全问题上他制造了巨大的不确定性。不过,特朗普不仅带来不确定性,也带来在一定程度上以无主导的、非对抗的、更加均衡的方式构建国际秩序的可能性。

 

  (作者单位: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贾伟)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