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 本网原创
美国主流传播文献的两大真空
2015年12月03日 07: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金铨 字号

内容摘要:传播研究已成为世界景观,但它毕竟发源于美国,带着深刻的美国文化烙印。我自从1971年到美国念书,后来在美国教书,与美国的传播文献结下了不解之缘。美国主流传播研究逐渐窄化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传播研究的先驱进入美国政府,研究如何对付纳粹的宣传策略。这里我要借用“内眷化”的概念,它形容学界只顾向内部的细节发展,一再以形式主义炫耀技术至上,思想上却不敢大胆创新,以放大镜照肚脐眼,孤芳自赏,造成了传播研究“精致的平庸”。因为美国是传播研究的发源地,主流文献蕴涵美国社会的基本价值,把自由多元主义及美国社会的“恒久价值”视为当然。他的学生编的《传播科学手册》,只勉强拨出一章讲国际传播、跨文化研究,算是聊备一格。国际传播只是国内传播在海外的理论延伸,或是国内传播在海外的经验试验场。

关键词:美国;传播研究;文化;施拉姆;视野;主流;米尔斯;学科;学者;内眷

作者简介:

  再说到国际视野的真空。因为美国是传播研究的发源地,主流文献蕴涵美国社会的基本价值,把自由多元主义及美国社会的“恒久价值”视为当然。他们认为美国制度整体健全,细节可以改善,于是将研究旨趣放在“体制内”如何改革,也就变成了技术问题的关怀。因此,政治传播就变成媒介如何影响选举与投票行为,另外还大量探讨媒介如何影响购物行为。学者不考虑体制的正义基础,不讨论“体制改革”的问题,也不太讨论意识形态的问题。美国这套研究在国内固然有它的价值,一旦离开了美国,对于许多国家的“体制改革”或文化冲突,美国文献就无解释力,不能提供重大的参考价值了。

  美国文献的国际真空还有一个例证:上面提到施拉姆的《传播学手册》,其中两成的文章讲国际传播,还是从美国冷战需要着眼的;他的学生编的《传播科学手册》,只勉强拨出一章讲国际传播、跨文化研究,算是聊备一格。传播“科学”假定理论放诸四海而皆准,那么“国际”不啻是美国的放大版而已。国际传播只是国内传播在海外的理论延伸,或是国内传播在海外的经验试验场。“发展传播”和“创新扩散”流传到第三世界,一度成为显学,这是葛兰西所说的思想称霸(hegemony)的过程与结果。美国老师教第三世界的学生,使之自愿拥抱美国文献为天经地义,各自回去宣扬美国的思想,而不思索它的基本假设。

  回归米尔斯的“社会学想象”

  我写过一篇很长的文章《地方经验,全球理论:国际传播的文化性》。从知识论和方法论来说,我以为应该从自己最具原创性、最重要的问题出发,看它的内在理路和内在逻辑,慢慢地在抽象阶梯上不断上升,以至于接通整个大文献,使得特殊的地方经验上升为普遍意义和全球视野。这样,既可以保留自己的主体性,不随便套用某种西方理论,霸道地窃取地方经验以求印证;而且又避免文化孤立与封闭,反对中西黑白截然两分,最后的目标是要争取平等对话。

  我觉得学界应该回归米尔斯的“社会学想象”,拒绝被过分专业化作茧自缚。学者的研究和生命不应该分割,而是要联系个人经验和社会结构,并在历史的全球的视野里构思。学术孤立主义当然要不得,传播研究必须解决“历史真空”和“国际真空”这两大问题。萨伊德(E. Said)特别提倡学者站在边缘看问题,态度严谨,却愿意冒险,敢问别人不敢问的问题,敢对权势者讲真话,敢于关心受迫害的弱势团体。如果传播学一味在主流框架里打转,整个传播研究不可能生出新的活力。

 

  (作者系香港城市大学媒体与传播学系讲座教授)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