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关注
协商民主嵌入乡村治理:效用及其限度
2020年12月13日 09:14 来源:《江汉论坛》2020年第5期 作者:黄辉祥 付慧媛 字号
2020年12月13日 09:14
来源:《江汉论坛》2020年第5期 作者:黄辉祥 付慧媛
关键词:乡村治理;协商民主;治理有效

内容摘要: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基石,事关乡村社会稳定与经济发展。“治理有效”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是国家对乡村治理提出的新的目标和要求。新世纪以来,随着农业税的取消、城镇化的逐步深入,乡村治理所依赖的政治、经济结构被打破,村民自治体制下乡村基层组织的治理能力被削弱,从而引发了新的治理困境。为了突破村民自治的发展瓶颈,探索乡村社会的有效治理路径,一些地方开展了将协商民主引入乡村治理的实践。从案例村“一会一访”协商民主实践看,协商民主有助于推进乡村社会的有效治理,但也有其自身的适用逻辑和适应限度,要实现乡村治理中协商民主的有序运作,仍然存在着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关键词:乡村治理;协商民主;治理有效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基石,事关乡村社会稳定与经济发展。“治理有效”作为乡村振兴的重要内容,是国家对乡村治理提出的新的目标和要求。新世纪以来,随着农业税的取消、城镇化的逐步深入,乡村治理所依赖的政治、经济结构被打破,村民自治体制下乡村基层组织的治理能力被削弱,从而引发了新的治理困境。为了突破村民自治的发展瓶颈,探索乡村社会的有效治理路径,一些地方开展了将协商民主引入乡村治理的实践。从案例村“一会一访”协商民主实践看,协商民主有助于推进乡村社会的有效治理,但也有其自身的适用逻辑和适应限度,要实现乡村治理中协商民主的有序运作,仍然存在着一些需要解决的问题。

  关键词:乡村治理 协商民主 治理有效

  作者简介:黄辉祥,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副院长、教授、博士生导师;付慧媛,华中师范大学政治与国际关系学院。

 

  一、问题的提出

  “在现代化政治中,农村扮演着‘钟摆’的角色。”“农村的作用是一个变数:它不是稳定的根源,就是革命的根源。”①对中国这样一个有着悠久农业文明传统、庞大农民群体和广大农村地区的国家而言,乡村治理有效与否不仅决定着乡村社会的稳定与发展,还影响着国家治理的水平和效能,因此必须“夯实乡村治理这个根基”②。基础不牢,地动山摇;治国安邦,重在基础。作为国家治理体系的基础,乡村治则国家治,乡村兴则国家兴。盖缘于此,自传统社会以来,中国历朝历代的统治者大都会把乡村治理摆在治国理政的突出位置。但是,在帝制中国时期,国家“治理”乡村社会不是以建设乡村和发展乡村为首要,而是以资源汲取和社会控制等为根本。沿着这一逻辑,新中国成立后,为快速推进工业化和现代化,国家通过“政权下乡”和“政党下乡”建立起了与农民之间的纵向联系,实现了对乡村社会的有效控制和资源汲取。③这种基于城乡二元结构的“向内积累”发展模式以牺牲农村、农业和农民的利益为代价来推动城市化和工业化的发展,因而引发了“农民真苦、农村真穷、农业真危险”的“三农之问”。

  进入新世纪,为了求解“三农”难题,国家先后推行了农村税费改革、取消农业税、新农村建设和统筹城乡发展等惠农政策和改革举措。党的十八大以来,为了进一步破解“三农”难题,国家又相继提出“推动城乡发展一体化”和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些政策的出台,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三农”问题的解决和促进了乡村社会的发展。但是,“三农”问题的根本解决,不仅需要国家在“多予、少取、放活”的方针指引下供给政策和注入资源,还需要积极探索新的体制机制来创新乡村治理体系、提升乡村治理能力。因此,党的十九大将“治理有效”作为乡村振兴战略的“总要求”之一,以“治理有效”替代“管理民主”,为乡村治理明确了方向和目标。2019年6月,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的《关于改进和加强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进一步明确了“推进乡村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总体要求和主要任务。

  事实上,进入新世纪以来,为了突破村民自治的发展瓶颈,探索乡村社会的有效治理路径,一些地方较早地开展了各种创新实践。④比如,将协商民主引入乡村治理实践,就体现了这种努力和尝试。从一定意义上讲,协商民主的中国实践最早始于浙江温岭的“民主恳谈”。这种具有协商民主性质的“民主恳谈”,“是一种原创性的民主载体”,被誉为“基层民主百花园中的一朵奇葩”。⑤一些学者的跟进调查与研究,也对“民主恳谈”给予了较高评价⑥,认为其可以弥补村民自治制度在乡村治理中的局限⑦。此后,“民主恳谈”的协商民主经验被一些地区借鉴并应用到乡村治理实践中。⑧特别是党的十八大报告首次提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的概念,并作出了“社会主义协商民主是我国人民民主的重要形式”的论断后,协商民主从实践探索和理论探讨两个层面都受到了较多的关注。从实践探索来看,一些受到关注的实践探索大多被冠以“模式”之名,体现了地方政府治理创新的政绩诉求⑨;从理论探讨来看,观察者和研究者也大多充分肯定其积极意义。固然,从现有的典型案例来看,协商民主的置入确实起到了弥补村民自治制度局限的积极作用,但是,其推广应用是否具有普适性呢?这是否真的就是实现乡村社会有效治理的“包治百病”的“良方”呢?质言之,乡村协商民主的成功实践还需要有哪些条件的支撑呢?带着这样的疑惑,笔者选取了一个经历从“落后村”到“先进村”蜕变的村庄,开展乡村协商民主实践的观察和研究,并试图找寻上述疑问的答案。

 

作者简介

姓名:黄辉祥 付慧媛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赵明豪)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