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唐肃宗改立“五都”与“三府”州县置废探微
2016年05月08日 10:53 来源:《学术月刊》 作者:张达志 字号

内容摘要:摘要:安史之乱爆发后,唐肃宗在稳固从灵武到凤翔既有权势的基础上,压制玄宗与永王璘的势力,并借助江陵转运东南财赋以应平叛战争所需。地方建制层面,通过改立“五都”,以图巩固凤翔、提升江陵、弱化成都。凤翔府管内凤翔、天兴二县的置废与江陵府管内枝江、长宁二县的调整均能体现中央权力斗争对地方格局演变的深远影响。改立“五都”后,江陵成为南都,以荆州为江陵府,同时析枝江县置长宁县,二县并存,与上都京兆府、西都凤翔府如出一辙,在完成全局战略调整后又恢复常态。因此,《新唐书》卷37《地理志一》“凤翔府天兴县”条虽为晚出,但却基本厘清了天兴、凤翔二县的置废过程,“本雍,至德二载曰凤翔,仍析置天兴县,宝应元年省凤翔入天兴”。

关键词:江陵;旧唐书;地理;州县;枝江;朝廷;县置;凤翔县;置废;安史之乱

作者简介:

    摘要:安史之乱爆发后,唐肃宗在稳固从灵武到凤翔既有权势的基础上,压制玄宗与永王璘的势力,并借助江陵转运东南财赋以应平叛战争所需。地方建制层面,通过改立“五都”,以图巩固凤翔、提升江陵、弱化成都。凤翔府管内凤翔、天兴二县的置废与江陵府管内枝江、长宁二县的调整均能体现中央权力斗争对地方格局演变的深远影响。河中府虽不在“五都”体系之内,但通过对其属县改置的梳理,可以证明《旧唐书》所载蒲州置中都之谬。

   关键词:唐肃宗/州县置废/五都/三府

   作者简介:张达志,华中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副教授

 

  据地志材料所载,唐肃宗朝凤翔、江陵、河中“三府”之地均有州县置废现象的集中出现。州县置废是中国古代地方行政的重要举措,其建置或罢废背后存在政治、军事、经济等方面的深层原因,历朝历代对此均极为慎重。有鉴于此,若从建置沿革上看,“三府”州县地域远隔,其置废似乎并无关联。但仔细考察可以发现,凤翔府在肃宗朝曾为西京、西都;江陵府在肃宗朝曾为南都;河中府在玄宗朝曾为中都,代宗朝元载又有“置中都议”,但未果建,如此则“三府”之地均涉及“都”的概念。如所周知,唐代“京”与“都”、“府”与“州”存在显著的名实之别,其间的统属关系与地位升降值得深入探讨。而肃宗一朝与平定安史之乱相始终,且玄宗作为太上皇与肃宗皇帝并存,肃宗改立“五都”又与此特殊的历史背景密切相关。此外,唐代陪都的设置由来已久,其变动因特殊时期皇帝的“驻跸”、“中兴”而产生现实的地缘政治需要。因此,若从政治地理视角将“三府”州县置废与改立“五都”之史事相联系,或能揭示其背后诸多层面的复杂关系,展现安史乱后中央权力与地方格局的双重变奏。

  一、从“三京”到“五都”

  肃宗一朝在平定安史之乱的同时,对“三京”体系多次作出调整。仔细考察“三京”到“五都”的前后转变,可以发现其中暗藏玄机,实为最高权力斗争的产物。玄宗避地西蜀,肃宗即位灵武,形成皇帝与太上皇并存的特殊状态。任士英称之为“中央政治的二元格局”,玄宗通过颁行诰旨、委派宰相等方式对肃宗政治进行渗透和干预,肃宗则力图减弱玄宗的影响。①日本学者冈野诚认为以肃宗为中心的灵武政权与以玄宗为中心的蜀政权“处于一种潜在的对立状况,甚或可视为一种南北朝之对立”。②孟彦弘则认为肃宗摆脱玄宗另立门户,形成成都与灵武两个政治中心的并峙局面,对最终结束安史之乱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③孙英刚更从肃宗为重造李唐天命、构造自身统治合法性而采取无年号纪年、改李唐正朔的角度分析肃宗与玄宗微妙的竞争关系以及肃宗对玄宗政治遗产的彻底抛弃。④玄宗回京后,肃宗通过罢免玄宗委任宰相、逼迫玄宗迁宫西内、离散玄宗身边亲信等手段,使其逐渐丧失政治权力,直至宝应元年(762)四月父子相继驾崩,代宗即位,“二元格局”方告解体。学界先贤关注的焦点重在玄、肃之际的中枢政局,此外,在地方层面,肃宗削弱玄宗政治影响力的举措亦有体现,最为显著的即为改立“五都”一事。

  玄宗天宝元年(742),曾改京师为西京⑤,东都为东京⑥,北都为北京⑦,即京兆、河南、太原为“三京”。此三者,或称“京”,或称“都”,地位一仍其旧。直至安史之乱爆发,朝廷播迁导致“三京”体系开始发生显著变化。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