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资讯
六朝陵墓装饰中瑞兽的嬗变与“晋制”的形成
2016年05月08日 10:42 来源:《考古》 作者:霍巍 字号

内容摘要:一、地表石刻与墓内神兽的变化与汉代墓葬制度相比较,六朝墓葬一个最为突出的变化,是在大型墓葬的地表出现了具有制度化特征的神道石刻,种类包括石兽(石辟邪)、石柱、石碑等。从20世纪初叶开始,前辈学者便对此做了大量调查研究工作并发表过相关资料,其中较为重要者有张璜《梁代陵墓考》②、朱希祖、朱偰父子《六朝陵墓调查报告》③、朱偰《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④和《金陵古迹图考》之第五章《六朝陵墓》⑤等数种。二、六朝陵墓瑞兽系统的源流与演变关于六朝陵墓前石兽的风格及其来源,过去学术界曾有过十分热烈的讨论,对其源流演变所持的基本观点,多认为其一方面源于汉代,而另一方面又接受了西方文化因素的影响。

关键词:陵墓;石兽;考古;狮子;神兽;石刻;制度;辟邪;石柱;神道

作者简介:

  关键词:六朝时期/陵墓制度/瑞兽/中外文化交流/

  作者简介:霍巍,成都市,四川大学历史文化学院

 

  20世纪70年代末,我国著名考古学家俞伟超先生在他的一篇论文提纲中首次提出将商周秦汉以来的墓葬制度划分为“周制”、“汉制”、“晋制”三个发展阶段的设想。他认为,约从三国两晋时期开始,除河西等较为边远的地区仍大体沿用东汉后期的旧制外,许多身份极高的贵族之墓开始向单室砖墓演变,墓形制度从此进入了一个新阶段——“晋制”出现。“这种新制西汉末开始孕育,东汉后期眉目已见,三国以后瓜熟蒂落”①。虽然俞伟超先生并没有展开论述“晋制”的具体特征,只是以单室墓作为“晋制”最具标志性的特点,指出其是中国古代墓葬制度发展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仅此一点,其影响也是十分深远的。笔者认为,除了墓葬形制之外,汉晋南北朝以来墓葬装饰风格中以神灵动物作为镇守死者亡灵、引导死者“升天”的瑞兽这一题材的嬗变,或许可从另一个侧面反映出“汉制”与“晋制”之间转换流变的线索,本文试对此略加论述。

  一、地表石刻与墓内神兽的变化

  与汉代墓葬制度相比较,六朝墓葬一个最为突出的变化,是在大型墓葬的地表出现了具有制度化特征的神道石刻,种类包括石兽(石辟邪)、石柱、石碑等。从20世纪初叶开始,前辈学者便对此做了大量调查研究工作并发表过相关资料,其中较为重要者有张璜《梁代陵墓考》②、朱希祖、朱偰父子《六朝陵墓调查报告》③、朱偰《建康兰陵六朝陵墓图考》④和《金陵古迹图考》之第五章《六朝陵墓》⑤等数种。新中国成立以后,南京的考古工作者在前人基础上又不断取得新的调查成果。据统计,经考古调查地面有遗迹可考的六朝墓葬石刻共计33处,其中分布于南京者11处、分布于江宁者9处、分布于句容者1处、分布于丹阳者12处,这当中有5处是1949年以后新发现的。若加上新中国成立以来考古发掘的大型墓葬地面有石刻的7处,共计可达40处。其中位于丹阳陵口的1处可能不属于某一单独墓葬,而是丹阳齐梁诸陵总入口处的地面遗迹⑥。

  六朝墓葬前的神道石刻一般成对分布,一墓以三对为最多,即石兽一对、石柱一对、石碑一对,虽然历经岁月残蚀保存现状不一,但基本上仍可观察到当时是以对称排列的形式布局的。其中的石兽,有的有角而有的无角,有的有双角而有的仅有单角,以往的研究者多据此将其与中国古代文献记载中的“天禄”、“麒麟”、“辟邪”等神兽加以对照⑦。这类石兽还有一个最大的特点,是均带有丰满而短小的羽翼,可以称之为“翼兽”。显然这种动物形象并非现实写照,而无疑是一种神兽,因其具有镇压地下邪恶、守护死者亡灵安息之功能,亦可以“瑞兽”名之(图一)。这类石兽最初见于东汉墓葬前的地表之上,在六朝又有新的发展,我们将在后文中再加详论。

  石碑是汉代墓前石刻之一,六朝陵墓前的石碑仅仅只是形制上发生了变化。汉代墓碑的碑首多作圭首形,六朝时碑首变成了琬首形,左右有双龙交缠,环缀于碑脊;碑身除刻写有文字外,还在碑侧加饰鸟兽花叶纹的浮雕,分格雕出,每格中刻一种纹饰,分格处饰以忍冬缠枝纹,被认为“是一种新的装饰手法”⑧。石碑的碑座仍然沿袭了汉代以来的龟趺之制。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振)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