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埃及国家博物馆

微视频更多 更多>>

专访郭丹彤 更多>>

郭丹彤:发展具有中国气派与风格的埃及学研究

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教授郭丹彤表示:中国埃及学发轫于旧中国,开拓于新中国初期,创建于改革开放之后,特别是1985年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创立之后,因为埃及学的发展离不开世界古代史学科的发展。经过30年的开拓与发展,中国的埃及学得以创立。然而与国外的埃及学相比,中国的埃及学仍存在着很大的差距。就中国目前的经济实力和人口数量来说,埃及学的资金投入仍然不足,埃及学学者的人数仍然很少。于是,如何改善埃及学的研究条件,提高埃及学的研究水平,加强埃及学人才的培养,将是目前中国埃及学的当务之急。 【详细】

专访郭子林 更多>>

郭子林:中埃考古合作将助力中国埃及学走向国际

中国社会科学院世界历史研究所副研究员郭子林表示:文字、文献和考古,我称其为埃及学研究的“三驾马车”。要想做好埃及学研究,必须要懂文字,会读文献,有考古经验。虽然中国考古“走出去”已经取得了一些成果与成绩,但是中国目前还没有一支考古队进入埃及进行考古发掘。从长远来看,随着中埃两国文化交流的不断增多与深入,两国势必会在考古领域进行合作。目前,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正在做这方面的努力。考古和研究工作展开之后,我们的埃及学研究和考古学研究会走向国际,国际化的考古工作和研究成果会促动埃及和中国学术界的直接交流,会为繁荣两国的文化交流做出直接而长期的贡献。 【详细】

埃及学 更多>>

从19世20年代到80年代,埃及学走过了从早期的野蛮发掘到有计划的科学勘察、抢救与保护文物的历程。经过几代埃及学家的不懈努力,埃及学作为一门世界性的学科已经完全确立起来,埃及学的研究成果已成为全人类共同的文化财富。 [详细]
埃及学从诞生到现在已经有二百多年的历史,但埃及学真正走向科学化,成为一门世界文明研究的重要内容却是在20世纪这一百多年的时间里完成的。在这一百年的时间里,埃及的考古完成了从追逐财宝到建立起一整套科学挖掘整理体系的转变。 [详细]

中国埃及学 更多>>

埃及学自诞生之日起,至今已有近两个世纪的历史,并且越来越引起人们的注意和兴趣。中国与埃及都是世界上最古老的文明国家,面对21世纪的新形势,复兴与发展东方文化,包括埃及学在内,是我国学人不可推卸的责任。 [详细]
我国的埃及学研究在老一辈史学家的指导下,在广大中青年学者的共同努力下,取得了可喜的成绩。中华民族要走向世界,需要认识和了解世界各国的历史与现状,需要借鉴和吸收人类的一切文明成果,包括古埃及文明在内,因而有必要把我国的埃及学研究深入下去。 [详细]

夏鼐 更多>>

中国“埃及学之父”夏鼐

我国考古学界的一代宗师夏鼐先生,曾主持国家考古研究机构工作3O余年,是新中国考古工作的主要指导者和组织者。但少有人知,夏鼐先生还是我国第一位埃及学博士。他于1935年9月进入伦敦大学,1936年开始专攻埃及学,1937—1940年期间,两度赴埃及参加考古发掘和考察研究。新中国成立后,夏鼐先生从事中国考古工作,但他始终关注并参与埃及学在中国的发展。 【详细】

《古埃及串珠》介绍

林志纯 更多>>

林志纯教授与世界上古史学科建设

林志纯先生原本以研究中国古代史,尤其是以先秦和秦汉史见长。新中国成立后,由于教学科研的需要和深感我国在世界古代史研究领域的落后,毅然转向世界古代史研究领域,从20世纪50年代起,担任历史系世界上古史课程,同时开始投身于本学科的建设。当时的情况是白手起家,从零做起。 【详细】

林志纯与世界上古史学科建设 更多>>

怀念日知先生

林先生学究天人,贯通古今中外,是中国世界古代史学界的元老和泰斗,为建设中国世界古代史学科,创建中国世界古代史研究会和东北师范大学世界古典文明史研究所建立了卓著的功勋,获得了全国世界古代史学界同仁的尊敬和爱戴。 【详细】

刘文鹏 更多>>

刘文鹏与埃及史研究

刘文鹏先生是我国著名世界史学家、埃及学专家,中国埃及学研究的主要奠基人。刘先生的后半生及其主要学术成就都是在一个边陲城市、一个没有任何世界史研究基础的大学中完成的,内蒙古通辽市、内蒙古民族大学更是见证了他“经难为之时,历难为之地,治难为之学,成难为之功”的一生。 【详细】

学者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