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中国史 >> 动态
我国现存少数民族家谱6796种
2016年12月28日 09:05 来源:文汇报 作者:付鑫鑫 字号

内容摘要:家谱,又称族谱、宗谱、家乘、家牒、世谱等等,是记载同宗共祖血亲群体世系、人物、规章和事迹等情况的历史书籍。据统计,上海图书馆目前共收藏有三万多种、三十余万册中国家谱,是国内外收藏中国家谱(原件)数量最多的单位。满族家谱历经“口传谱系”“结绳谱系”再到文字家谱的演变历程,受汉族家谱文化影响最深、数量最多。为了不混淆蒙语和汉语的区别,高娃给我们看的第一份蒙古族家谱,即是蒙汉对照版的家谱,这也是在图书馆馆藏110多份家谱中唯一一份蒙汉对照的蒙古族家谱。就家谱而言,要研究中国朝鲜族的家谱,很自然地要联系到朝鲜半岛的朝鲜族家谱。在翻阅朝鲜族家谱的过程中,记者留意到,有的线装家谱,由于是韩纸制作,非常轻、薄,而且里面的内容全是中文的繁体字。

关键词:满族;世系;蒙古族;谱系;朝鲜族家谱;记者;布占泰;王鹤鸣;家族;修谱

作者简介:

  家谱,又称族谱、宗谱、家乘、家牒、世谱等等,是记载同宗共祖血亲群体世系、人物、规章和事迹等情况的历史书籍。

  家谱,与国史、方志并称为史学三大支柱。作为我国宝贵文化遗产中亟待发掘的一部分,家谱中蕴藏着大量有关人口学、社会学、民族学、经济史、人物传记以及地方史的资料,它不仅有重要的史料价值,而且是人们寻根问祖的依凭。

  不同民族、不同地域的家谱各有特点,少数民族家谱无疑是其中不可或缺的组成部分。据统计,上海图书馆目前共收藏有三万多种、三十余万册中国家谱,是国内外收藏中国家谱(原件)数量最多的单位。日前,记者跟随上海图书馆研究员王鹤鸣等专家,奔赴吉林、内蒙古、辽宁等地,实地调研满族、蒙古族和朝鲜族家谱保存现状。

  满族家谱历经“口传谱系”“结绳谱系”再到文字家谱的演变历程,受汉族家谱文化影响最深、数量最多。据最新统计,中国少数民族家谱现存世数为6796种,满族2111种,居第一位。因此,“我的家谱”田野调查的故事从满族开始……

  满族 龙虎年晾谱修谱

  “这张满文谱单是我们乌拉纳喇氏的家谱。”在吉林长春二道区一栋三层小楼里,纳齐布录后裔、耄耋之年的赵东升精神矍铄,侃侃而谈。他说,纳齐布录活跃于明永乐初年,祖上原为大金名将完颜宗弼,后在纳喇河滨自成部落,故改姓纳喇氏,“以地名为姓氏是我们女真人的习俗”。

  在赵家卧室的大床上,长约2.5米、宽约2米的布制大谱单,像张大被单铺陈开来。最上方绘有青山绿水和几位先祖画像,俗称“谱头”;往下则绘有几座立了墓碑的亭子,亭子两边各有一个约A4纸大小的屏风,屏风上从右向左依次写有历代修谱主持人的官衔、名字;再往下则是由“弓字纹”连接的历代 (谱)世系表,整体呈宝塔形格局。

  赵东升说,他家原有7部家谱,最早可追溯至清顺治年间,一共修过六部满文家谱和一部汉文谱单。“文革”时期“破四旧”毁了六部,如今剩下唯一的谱单是光绪末年所修,记有15世代,200多人。

  “从光绪末年到新中国成立,几十年没修过谱。直到1964年再修家谱,就不修满文谱单,全改汉文了。”赵东升说。上世纪60年代,曾经的修谱人大多已经去世,只剩下他的族兄、一位85岁的老萨满(祭司)主持大局。自1988年开始,担任穆坤达 (满语,意为族长) 的赵东升主修过3次家谱,分别在1988年、2000年、2012年。“前两次都修谱单,最近一次是谱书。”

  为什么是12年一轮?吉林师范大学满族文化研究所所长许淑杰告诉记者,满族修家谱有不成文的规定,立谱、晾谱、上谱优选龙年,次选虎年,最末为“红鼠年”,寓有人丁兴旺之意。

  在谱单上,记者发现,有的满文姓名外围套有小小的匾额花纹,形似北京故宫的“大清门”。记者问赵老:“这是何意?”

  “这是在家族中有地位、经历过重大事件的人才有的特殊标识。”他细心地指认道,“你看,这里是布占泰。布占泰为纳喇氏第九代,‘扈伦四部’之一乌拉部国主,在位18年。”1613年,乌拉国被努尔哈赤所灭,布占泰逃往叶赫部。布占泰第八子洪匡,被努尔哈赤招安,遂有“洪匡失国”一说。洪匡长子乌隆阿,在洪匡自刎之际年仅7岁,被恩人救出,改汉姓赵,隐姓埋名定居乌拉城外。

  “其实,我是布占泰第十世孙,属洪匡一脉,自乌隆阿一代开始姓赵。如果从纳齐布录算起,我是第二十代。我们乌拉纳喇氏谱系一脉相传,六百年来从无间断,是满族群体中渊源最久且有谱系可凭的一个氏族。”赵东升耗费几十年研究家谱,也是满族说部(类似说书)的传承人之一,追根溯源一点不含糊。

  许淑杰介绍说,满族家谱有着自己的特色,比如,龙虎年修谱,须与萨满祭祀相结合,且以全身黑毛的公猪作为祭品。另外,满族的“换索”也是满族实物家谱的重要组成部分。

  每年农历十月或十一月,新粮入库时,先要祭祖,族人将家谱供于西墙的祖宗龛上 (满族以西为尊),摆上供果,烧香拜祭。再从祖宗龛上的“子孙口袋”取出“子孙绳”,自西向东,挂到“佛多妈妈”的柳枝上。如果过去一年家有添丁,则将象征着男孩的小弓箭和象征女孩的彩布条,系在“子孙绳”上,是为“换索”,取祈福纳新之意。

  吉林师大满族文化研究所收集到的千余种家谱中,既有满族汉化的谱书,也有汉军旗人的家谱。许淑杰说:“清朝道光、咸丰以前,纯粹满文家谱较多;咸丰以后,满汉合璧及满文汉字家谱逐渐增多;清末民国以来,大多是汉文家谱。满族家谱汉化后,逐渐具备汉族家谱的特征。文字形态的演变基本反映了满人入关后在汉文化影响下,满汉民族文化日益融合发展的大趋势。”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刘远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