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语言学 >> 现代汉语
论汉字与汉语的辩证关系 ——兼论现代字本位理论的得失
2014年10月31日 09:05 来源:《北京师范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14年1期 作者:王宁 字号

内容摘要:不幸的是,在他的理论研讨过程中,有一些貌似推崇汉字而未能消化汉语基本常识的论调声浪渐渐高涨——有些说法混淆汉字与汉语的界限,否认汉字构形系统与汉语词汇系统是两个虽互有关联却实质不同的符号系统,甚至分不清“汉字”和“书面汉语”这两个不同的概念。有些说法甚至颠覆了“汉字是纪录汉语的第二性符号”的命题,以汉字起源时的前文字现象为据,否认汉字记录汉语的实质,以致否认“汉语先于汉字产生”的历史事实,进而延伸出“儿童可以不通过学习汉语,直接学习汉字”,以及“学习汉字比学习汉语更容易”等违背常识的说法③。

关键词:汉字;汉语;语言;本位;分化;本字;词汇;研究;词义;记录

作者简介:

  很显然,上述五种注释材料中加着重号的汉字,绝非同一种单位,它们或不同质,或不在同一个层次上。这五种同样被汉字记录的单位,既有字与词的不同质的区别,又有词义的不同范围的区别,还有多义词的词项、义位与义素的不同层次的区别。这就打破了既往训诂学笼统以“字”为单位来理解古代注释材料的惯例,而透过汉字的表面形式,可以构建出字、词、义层次的结构框架,显示出以下的结构布局:

  H1Y453.jpg 

  在训诂材料中,“字”对应的语言单位是不单一的,也就说明了“字”仅仅是书写单位,而不是语言单位本身。如果我们把对应不同语言单位的“字”当做语言的某一个惟一的单位,是难以避免实践中的失误的。例如,我们可以从古代的注释书或训诂专书中搜集到这样的迭相注释材料:

  厌(压),笮也——笮,迫也——迫,近也——近,附也——附(坿),益也——益,饶也——饶,饱也——饱,厌也

  如果我们把“字”当成一个语言单位,可以把“厌”、“笮”、“迫”、“近”、“附”、“益”、“饶”、“饱”、“压”(厌)8个递相训释的字系连为同义词。但是,有了层次分析的观念后,便可以知道,在这些注释中,被注释的字都是词项而注释词则是相应的义位。这八个注释体现四个义位,是不能简单以“字”为单位将其认同而系连的:

  厌—笮—迫………逼紧

  迫—近—附………靠近

  附—益……………增加

  益—饶—饱—厌………………满足

  它们的意义相关而不相同,是因为“迫”、“附”、“益”这三个汉字处在注释地位与处在被注释地位并非表示同一词项或义位,是汉字的表面形式的同一,使这四组不同意义的单音词项错误地连在一起。

  我们还要看到一个事实。前面说过,在书面语里,“字”区别单音词的作用在某种程度上大于语音音节,有些现代汉语双音词也需要汉字来区分。但是,在现代汉语书面语也就是白话文里,对于双音词来说,以字别词不能贯穿始终,同词而用不同的字书写的情况,并非个别现象:

  (1)给与——给予

  (2)谋划——谋画

  (3)启程——起程

  (4)戥子——等子

  (5)粗鲁——粗卤

  (6)鲁莽——卤莽

  (7)仓促——仓猝

  (8)元素——原素

  (9)郎当——锒铛

  (10)呱哒——呱嗒

  (11)喘吁吁——喘嘘嘘

  (12)黑乎乎——黑糊糊——黑忽忽

  在上述12组词语中,前后两项的语音完全相同,所指的对象相同,语义、语用均没有区别,所以,它们是同一个词。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隋萌萌)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