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中北欧文学
柏拉图的诗论六说
2015年02月28日 16:50 来源:《东方论坛》2007年第01期  作者:李衍柱 字号

内容摘要:柏拉图的诗论具有原创性,对后世影响深远。主要观点有六说:灵感-迷狂说,磁石-魔力说,模仿-生产说,典型-理想说,效用-净化说,作品结构-有机整体说。

关键词:柏拉图;;诗论;;六说

作者简介:

  〔内容提要〕  柏拉图的诗论具有原创性,对后世影响深远。主要观点有六说:灵感-迷狂说,磁石-魔力说,模仿-生产说,典型-理想说,效用-净化说,作品结构-有机整体说。  

  〔关键词〕  柏拉图   诗论   六说  

  柏拉图是在古希腊丰厚的艺术沃土上形成自己的诗学思想的。他面对古希腊文学艺术实践,吸取了他的前人对文学艺术提出的种种理论主张,具有原创性地阐发了一系列诗学的重要理论问题。西方诗学传统中所涉及的许多重大问题,及乎都可以在柏拉图那里找到它的源头。  

  一   灵感——迷狂说  

  在古希腊诗是一个广义的概念,它也是一种“技艺”。技艺,希腊原文是techne,可译为技艺、手艺、技化、艺术,等等。在柏拉图对话中,它既指诗歌、音乐、绘画、雕刻等艺术门类,又指医药、耕种、骑射、畜牧等专门知识来进行工作的行业。〔1〕在《高尔吉亚篇》中柏拉图专门对“技艺”作了解说,他认为:“人类有许多技艺,是人们凭着经验发明出来的,经验指引着我们走上技艺之路,而缺乏经验就只能在偶然性的道路上模索。不同的人以不同的方式分有这些不同技艺,最优秀的人追随最优秀的技艺”。〔2〕在各种技艺中,“有些技艺实际上并不需要言语,而仅凭行动就可发挥其功能,例如绘画、雕刻,以及其他许多技艺。……但也有些技艺确实完全通过言语来起作用,实际上不需要或几乎不需要行动。举例来说,算术、计算、几何、跳棋游戏,以及其他技艺,其中有些技艺涉及的言语和行动一样多,有些技艺涉及的言语多于行动,它们的整个成就和影响一般说来可以归结为言语的作用”。〔3〕后者主要指的是修辞学。对于诗虽然它涉及到言语和行动,而主要是通过言语的方式发挥其功能。但是诗虽属于技艺的范围,可主要不是靠技艺,而是靠神助,由此他正式提出和阐发了他的著名的灵感——迷狂说。  

  优秀的诗歌是从哪里来的?是天上掉下来,还是诗人头脑中固有的?驱使诗人创作的动力是什么?柏拉图的回答是神助,是灵感。  

  灵感说在古希腊有其古远的实践和理论依据。荷马史诗开篇首先就是呼告诗神缪司的来临,酒神祭者在如醉如狂中唱出即兴诗,女祭司也在烟雾氛氤中宣示阿波罗的神谕。品达认为灵感得自于天赋。德谟克利特明确在诗学的发韧期提出了灵感问题,认为:“一位诗人以热情并在神圣的灵感之下所写成的一切诗句是最美的”。〔4〕他还说:“不为激情所燃烧,不为一种疯狂一样的东西赋予灵感的人,就不可能成为一个优秀诗人”。〔5〕  

  柏拉图最早是在《申辩篇》中,提出灵感问题。他认为,灵感与天才是一对孪生姐妹,诗人写诗不是靠智慧,而是靠灵感。他说:“我去访问诗人、戏剧诗人、抒情诗人,还有其他各种诗人,相信在这种场合我自己会比他们更加无知。……我确定使他们能够写诗的不是智慧,而是某种天才或是灵感,就好像在占卜家与先知身上看到的情况,他们发布各种精妙的启示,但却不知道它们到底是什么意思”。〔6〕在《伊安篇》中,他对灵感是从哪里来的?灵感和技艺的关系以及灵感来临时的思维特征等问题,作了极为生动的描述,他说:  

  那些创作史诗的诗人都是非常杰出的,他们的才能决不是来自某一门技艺,而是来自灵感,他们在拥有灵感的时候,把那些令人敬佩的诗句全都说了出来。那些优秀的抒情诗人也一样,……他们一旦登上和谐与韵律的征程,就被诗神所俘虏,酒神附在他们身上,就像酒神狂女凭着酒神附身就能从河水中吸取乳和蜜,但他们自己却是不知道的。所以抒情诗人的神灵在起作用,诗人自己也是这样说的。诗人们不是告诉过我们,他们给我们带来的诗歌是他们飞到缪斯的幽谷和花园里,从流蜜的源泉中采来的,采集诗歌就像蜜蜂采蜜,而他们就像蜜蜂一样飞舞吗?他们这们说是对的,因为诗歌就像光和长着翅膀的东西,是神圣的,只有在灵感的激励下超出自我,离开理智,才能创作诗歌,否则绝对不可能写出诗来。只有神灵附体,诗人才能作诗或发预言。〔7〕  

  这里柏拉图的观点很清楚:第一、诗歌创作不是凭技艺,而是来自灵感,只有当“神灵附体”,诗人拥有灵感时,才能写出诗来,诗人不过是神灵的代言人。第二、灵感来临时,诗人的思维空前活跃,高度集中,想像力最为丰富,“像光和长着翅膀”一样,能迅速地“从河水中汲取乳和蜜”,飞到缪斯的幽谷和花园里,将从百花采集的精英酿成甜美的蜂蜜。柏拉图这一比喻,成了后世许多著名作家用来阐明灵感思维和诗歌创作特点的依据。第三、灵感来临时往往不受理智的控制,而是“超出自我,离开理智”。柏拉图认为,只有这样才能创作出优秀的诗歌来。在《斐德罗篇》中,更具体地将灵感来临的状态称之为“迷狂”。柏拉图认为,神灵最大的赐福是“通过迷狂的方式降临的,迷狂确实是上苍的恩赐”。〔8〕神灵附体的迷狂有四种:有预言家的迷狂,巫术议式中祭司的迷狂,爱情的迷狂和诗歌的迷狂。诗歌创作中出现的灵感或迷狂,源于诗神。“缪斯凭附于一颗温柔、贞洁的灵魂,激励它上升到眉飞色舞的境界,尤其流露在各种抒情诗中,赞颂无数古代的丰功伟绩,为后世垂训。若是没有这种缪斯的迷狂,无论谁去敲诗歌的大门,追求使他成为一名好诗人的技艺,都是不可能的。与那些迷狂的诗人和诗歌相比,他和他神智清醒时的作品都黯然无光。你瞧,我们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这种人的地位”。〔9〕柏拉图反复论证,说明迷狂在诗歌创作中的意义。他说:“我们不要害怕迷狂,不要被那种论证吓倒,认为神智清醒就一定比充满激情好”。〔10〕柏拉图所说的迷狂,在诗歌创作中,是与“激情”同一层含义的。诗歌创作的实践也反复证明,没有激情的诗歌,是不会成为打动人、感染人和激励人的优秀诗篇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潘桂英)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