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歌散文
梅岭的风
2015年12月21日 16:22 来源:《中国艺术报》 作者:刘 洁 字号

内容摘要:秋天的风从遥远的北方吹来,吹过了辽阔的西伯利亚和蒙古大草原,越过了秦岭,在中原腹地盘桓沉吟了许久,才到了梅岭。

关键词:梅岭;西伯利亚;云杉;张九龄;梅花

作者简介:

  秋天的风从遥远的北方吹来,吹过了辽阔的西伯利亚和蒙古大草原,越过了秦岭,在中原腹地盘桓沉吟了许久,才到了梅岭。风起步的时候很犹豫,在西伯利亚已经徜徉了一个夏天,实在是烦了那样的辽阔和平展,风要看看其他地方。风想起来了,他以前看过的一些地方,他开始想念了,于是,他开始向南方飞奔,他要去和他南方的朋友们见面。

  风的脚步忽然停下来,他看到了那棵生长在西伯利亚的高大的云杉,那棵云杉如此的挺拔、高大和健美,每次当他们相遇的时候,风会不自觉地荡漾起情怀,很想坐下来,伸出臂膀拥抱云杉,静静地不动,让尾巴在大地上随意地拖着,就那么安然地铺散开来,做一个安静美好的风。可是每次,西伯利亚云杉都不配合,高傲的身影远远地出现在云杉的身上,从头顶到脚底,每一寸都飘逸着令人无比沮丧的气度,风不想示弱了,他的雄心被挑起,他要让云杉低下头来,让云杉的高傲消失掉,每次都是风卷起西伯利亚云杉,用自己的臂膀紧紧地拥抱着,不管不顾地架势让云杉知道到底谁才是掌握局势的一方。

  风又开始走着,他要忘掉西伯利亚云杉,前面还有他的朋友们在等着他的到来。到梅岭的时候,风有些忘情,他驻足观看,又看到了那条蜿蜒的小路,窄窄的,从高高的山岭中间的谷底迤逦向前,到底是谁、什么时候发现了这小路的秘密,风已经忘了,这时他看到了身着大襟窄袖、腰间系有革带、带上有钩的人在匆匆地艰难地行进着。山路太狭窄了,根本没有路,遍布着荆棘和野兽,仿佛只是一刻,天色已经变暗了。风看不到那个人了,风有些着急,那个人呢?他于是大口地喘息,浑不觉此刻的山里已经有了凄厉的呼啸声,伴着野兽不时的鸣叫,恐怖的氛围会让胆子小的人颤栗,而自己正是这个声音的始作俑者。风的怒气弥漫了整个山岭,一切都在风的怒吼中被控制了。天终于亮了,风被暖阳叫醒了,风想起来那个人,那个腰上带钩的家伙,他开始绕着梅岭逛,后来是搜寻,再后来就是地毯式地铺开找了。风最后失望了,没有那个人,只是一夜,那个人就消失了。后面的许多日子,风都在期待还有别人出现,但是没有。风无聊地躺下来,把尾巴舒展开,看着满山的梅花渐次绽放,风知道春天要来了。盛开的梅花有四色,红、粉、白、绿,风最爱红色,他流连在红色的梅花边,看着红梅在他的暗力下微微抖动,会情不自禁地笑出声来,惊动了旁边的绿梅,但是风不在乎,绿梅在枯干的枝条上,实在说不上动人,绿色,太朴实了些。这一日风又缠绵在红梅边,嘈杂声越来越大,许多执长戈的兵士出现在小路的尽头,他们攀爬而上,冷冷的冬日下,居然有汗珠冒出来。一幅幅旌旗招展,曲笔的“秦”字,风还是识得的,他不禁失了声。风仍然记得,那个暗夜里白起做的事情,那时候他的声音里满满的都是赵国士兵的哀哭,他带着这哀哭,行遍了大江南北,让更多人知晓了那段残忍,不如此,风好像就不能再飘过中原。“秦”的士兵远去了,风从红梅中钻出来,他朝士兵走远的方向望过去,发现那条原来若隐若现的小路,被无数的士兵用脚接连踩过,已经明确地成为了一条路,从南到北连通了山的两边。风才不会理这些,他已经闻到了春天的气息,他迫不及待要朝北方扑去了。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