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文学生活
生别离和新相知
2019年12月06日 09:5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章铜胜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

作者简介:

  屈原在《九歌·少司命》中有一句诗:“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这句诗很好理解,就是说人世间最悲哀的事情就是离别,而人世间最快乐的事情便是认识一个新的好朋友。第一次读到这句诗的时候很感动,因为那时自己刚经历过一场离别,心里有一些感伤,竟在这句诗里读到了,忽然就有些感伤莫名。但那时的感伤是浅淡的,经不住时间的推移,很快也就淡忘了。

  这么多年来,读诗一直是我非常喜欢的一件事情。很多自己曾经读过、喜欢过的诗,都会常常拿出来一读再读。再读屈原的这句诗,与初读时相比,心境上竟然有了很大的不同,或者说是屈原的诗所能带给我感发的力量,伴随着我阅历的增加而有了更加丰富的内涵。我在他对生别离和新相知的感叹里,读到了人生的悲与乐,也融进了自己经历过的悲与乐。人生的感受,大概正如屈原所说的有悲亦有乐,或如弘一法师在临终前写下的那四个字一样,只是一场“悲欣交集”吧。

  我经历过的最“盛大”的一场别离,是在自己人生的毕业季。毕业考试结束后,相处几年的同学将要各奔前程。别离在即,每个人都有些无奈,每个人心里又都小心翼翼地倍加珍惜这一段时光的浓稠。那是令人窒息的亲善和可怕的沉默。

  在毕业班会上,我们热情地互诉友情、互道珍重、互致祝福,大家一脸的坦然,满心的欢喜。毕竟,毕业季也是我们的成长季。而到了毕业联欢快要结束的时候,一位同学的嘤嘤啜泣打破了这样的气氛,同学们再也掩藏不住,集体宣泄着压抑许久的感情,悲伤已成海。经过这一夜,我们似乎都懂得了更多,也成熟了一些,同学们都在默默地收拾着自己的行囊。我和几个同学一起,将先行离校的同学一个个送到车站,一一目送着他们远去的背影,静静地看着一趟趟远行的列车将他们送向远方。

  后来,断断续续地和同学们都相聚过,相聚是令人欢喜的。“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是李白《送友人》中的句子,真是一个温和而又温暖人心的句子,像旧时的友情一样恒久而又稳定。

  而新相知呢?当我遇到一个新的好朋友的时候,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我会觉得对方身上有许多东西,亟待去发现和欣赏,从而产生一种新鲜、热烈的感情,不似落日般的温和温暖,却有了初阳般的朝气与热情。也许,结识这样的新相知,才是我们忘记生别离的最好的方法吧。

  五年前,开始陆续写一些简短的文字,认识了一些喜欢读书写字的新朋友。有同在一个小城里生活平时却难得见上一面的朋友,还有从未谋面的编辑和文友。同城的朋友,偶尔也会聚在一起聊聊读书或创作的心得,大家互相鼓励,也互相提醒,气氛很融洽。和编辑、文友的交流,离不开读书与为文,似乎更有随兴而至、兴尽而返的适意。我不知道,他们能不能算是我的新相知,但我知道他们给我带来了更多的欢乐。

  故人落日温,新月初阳暖。才别故人,便期新知,生活依然迢递绵延。

作者简介

姓名:章铜胜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雨楠)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