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 >> 民俗节气
有别于中国传统的“江陵端午祭”
2016年06月17日 08:52 来源:文汇报 作者:范永聪 字号
关键词:江陵;中国传统;江陵端午祭;祭祀活动;韩国

内容摘要:韩国古代即有的“端午”这个节日,得自中国东传,这点不容置疑。

关键词:江陵;中国传统;江陵端午祭;祭祀活动;韩国

作者简介:

  韩国古代即有的“端午”这个节日,得自中国东传,这点不容置疑。除韩国外,同属“东亚汉字文化圈”内的越南、琉球(今日本冲绳县)及日本等国,自古以来均有庆祝端午之传统。究其成因,乃其国出于向往、进而主动学习中国文化所致。关于此点,庶几已属公论。

  不过,即令如此,也不等如中国端午节在东传韩国以后,毫无变化。事实上,自古以来,韩国端午习俗与中国颇有不同。还有,虽然韩国位处的朝鲜半岛地域不广,但韩国不同的“道”(约等如中国的“省”)过端午时的习俗也会有所不同。比如2008年成功“申遗”的“江陵端午祭”,其实庆祝的只是江陵市的端午习俗。江陵市是江原道内一个大城市,在江原道旁边的庆尚道及全罗道,它们的端午节庆习俗就已经跟江陵不一样了,与中国的端午习俗差别就更大了。

  关于中国端午节之源起,众说纷纭,莫衷一是。其中,闻一多(1899-1946)的见解十分值得注意。闻一多在其《端午考》《龙的节日》及《端节的历史教育》等文章中,首先提出端午节最早出现之时,实为“龙图腾团族举行图腾祭的节日”,是日“龙图腾团族”举行各种祭典,旨在“请龙”与“祭龙”。所谓“龙图腾团族”,就是古代原居于江、浙一带的百越族人。古人相信,“龙”可飞天、下海,掌管降雨,有吉祥之意。端午之出现,原来本为“祭龙”。及至汉代(前206-220),人视五月为“恶月”,认为群病之起,始于五月“浊气群生”,故尤重祭祀,于是端午愈趋重要。后来,作为爱国诗人及忠臣义士代表的楚臣屈原(约前340-约前278)成为端午节的代表人物,中国端午文化图景,更趋多元及复杂。

  古时越族人沿海而居,属于“海洋文化民族”。端午旨在“祭龙”,其祭祀活动亦带有明显的海洋文化色彩,例如至今仍然流传的龙舟竞渡,就是明证。今天普遍认为,端午龙舟竞渡是为了纪念自沉汨罗的屈原;但同时有考古出土文物证明,早于屈原在世以前,青铜器上已刻有龙舟图案。把船造成龙的模样,当然与龙图腾崇拜有关;龙可居于海中,又管降雨,其与“水”之关系,至为密切。由是,说中国端午属于“海水文化节日”,亦不为过。

  但韩国“江陵端午祭”的核心文化元素,却不是“水”。自古以来,“江陵端午祭”最重要的祭祀对象,是“大关岭山神”──“山”是“江陵端午祭”的最重要文化底藴。一般认为,“大关岭山神”就是新罗(前57-935)名将金庾信(595-673)。金庾信之所以能成为“山神”,与其一生功业有密切关系。新罗攻灭高句丽(前37-668)及百济(前18-660),统一朝鲜半岛,成为韩国史上第一个统一王朝,金庾信居功至伟。由是他逝世以后,慢慢被国民“神化”,最终成为“大关岭山神”。民间坚信,金庾信年轻为“花郎”时,曾经于溟州(今江原道江陵市)附近铸剑及修炼。故其“转化为神”,也顺理成章地要做江陵地区的守护神。

  江陵位处朝鲜半岛东部沿海之地,东临日本海,西面有名曰“大关岭”的高山,海拔832米,自古以来与朝鲜半岛较为富庶的中南部地区隔绝。要走出江原道,必经崇山峻岭,穿越猛兽居住之地。大关岭附近还有大大小小数十座山岭,使人望而生畏。由此可作推想,江原道一带人民自古就崇拜山神,不无原因——由“威武花郎”金庾信这样的猛将转化而成的“大关岭山神”,更是他们最理想的守护神。从这个角度出发,对比中国端午节与韩国“江陵端午祭”的文化底藴,明显有所不同。

  由于缺乏充足而明确的文献记录,韩国何时开始形成端午习俗,现已极难稽考。中国方面,据南梁(502-560)宗懔(502-565)撰《荆楚岁时记》载,早于汉代以前,端午习俗已经形成,当中最重要的节庆活动──龙舟竞渡,亦已成定制。汉武帝(刘彻,前156-前87;前141-前87在位)出兵攻灭位于朝鲜半岛北部的卫满朝鲜政权(前195-前108)后,先后建立乐浪、玄菟、真番及临屯四郡,直接管治朝鲜半岛北部土地,史称“汉四郡时代”(前108-313)。四郡的郡守以及其辖下各县县长,往往由汉朝政府直接委任,他们当中绝大多数是汉人。汉人于“汉四郡时代”大举移民朝鲜半岛北部,中国文化直接移植韩国。由于郡县守长均为汉人,可以想象的是,他们自然把中国生活习惯带到朝鲜半岛,当中最为重要、对韩国文化影响至深远者,当然是汉字及中国历法的应用。中国历法东传,端午作为重要节日,也自然于韩国落地生根。《三国志·魏书·东夷传》中记载带方郡南部(今朝鲜半岛中南部地域)各族韩人“常以五月下种讫,祭鬼神,群聚歌舞,欢酒昼夜无休”。虽未明言此乃“端午习俗”,然其节庆盛况,实与中国古代先民重视五月,常行祭祀的文化传统相近。

  “江陵端午祭”于何时正式开始,亦难查考。据朝鲜王朝时代(1392-1910)其中一部最重要地理著作──卢思慎等修、李荇等增修的《新增东国舆地胜览》记载,位于江原道内的江陵大都护府,设有金庾信祠,附近更建有城隍庙及“大关岭山神祠”等建筑物(卷四十四,《江原道》,《江陵大都护府》,《祠庙》)。今天“江陵端午祭”奉金庾信为城隍,他同时是“大关岭十二山神”之一。由此可作推测,“江陵端午祭”应是韩国古代江陵大都护府内由官民发起,以金庾信及一众城隍、山神为对象的年度综合祭祀活动。《新增东国舆地胜览》成书于1530年,由此可见,“江陵端午祭”之始,至少可追溯至距今四百八十余年以前。

  据现存可见古今文献及各方专家、学者的实地考察记录,“江陵端午祭”的活动包括女性用菖蒲水洗头、联群结队打秋千;男性举行大型摔跤比赛,古时获胜者甚至会获得官府褒奖;民众举行假面舞会,内容以独具韩国民族特色的两班贵族社会逸事为主,当中不乏讽刺时弊之政治元素;祭祀方面,则以带有浓厚传统东北亚萨满巫俗色彩的大自然祈福活动为主,主持这类宗教活动的,都是现今于韩国国内硕果仅存的巫堂(巫女)。

  这些端午节庆活动,与我们中国传统端午习俗,可谓大相径庭。成功“申遗”的是“江陵端午祭”,是一个“祭典”,而非一个“节日”。试想,如果“江陵端午祭”改名为“江陵祭”,单纯观察它的活动及文化意涵,与我们中国节庆文化似乎关系不大;它只是韩国人于中国端午节那天进行的、独具韩国传统文化特色的节庆活动而已。然而,名称上强调了它的进行时间──一个由中国人发明的节日──端午节,终于引起轩然大波。这或许出于种种误会,但“端午”一名之应用,却使这个争议注定出现,尽管两者不应混为一谈。

  “江陵端午祭”一方面保存了韩国传统节庆文化精萃;同时,它的名字是中韩两国两千余年文化交流关系的明证。我们看待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传统节庆活动,或尝试把它看成整个源起于中国、影响及东亚地区的“端午节文化”的其中一部分,它与中国传统节庆文化并无矛盾。它的存在,反而见证自古以来中国传统文化于亚洲东部的强大影响力,并于我们审视传统文化、努力保存国粹的过程中,提供重要启示。(作者为香港浸会大学历史系一级讲师)

作者简介

姓名:范永聪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杨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