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读书 >> 副刊
《法国史》:为何成为阅读法国的入门佳作 关键词 法国 历史
2018年06月29日 14:35 来源:中国出版传媒商报 作者:郭可 字号
关键词:法国;乔治·杜比;乔治;主编;商务印书馆

内容摘要:《法国史》(全三册)[法]乔治·杜比主编吕一民、沈坚、黄艳红译/商务印书馆2010年8月版/228.00元.

关键词:法国;乔治·杜比;乔治;主编;商务印书馆

作者简介:

  《法国史》(全三册)[法] 乔治·杜比主编 吕一民、沈坚、黄艳红译/商务印书馆2010年8月版/228.00元

  乔治·杜比是享誉法国乃至国际史坛的著名历史学家。他的成名作《三个等级》,和雅克·勒高夫的《炼狱的诞生》《中世纪的知识分子》、勒华拉杜里的《蒙塔尤》《朗格多克的农民》、夏蒂埃的《记忆之场所》、阿居隆的《村落之中的共和》《玛丽安进入战斗》共同构成法国史学的新地标。不过,由他主编的《法国史》(三卷本)却不可忽视。该书初版于20世纪70年代初,问世后好评如潮,广受欢迎,一版再版。尤其是在出了一卷本的平装本后,更是成了典型的既畅销又长销的佳作。

  乔治·杜比主编的《法国史》(三卷本)8年前就由商务印书馆出版了中文译本。喜欢法国历史和文化的中国读者早已熟知,这部书由享誉国际史坛的历史学家领衔,由雅克·罗西奥、米歇尔·莫拉、路易·贝若隆、米歇尔·优维尔等多位学者执笔撰写,是法国通史著作中的精品,也是好评如潮的畅销书。作为该书的责任编辑,近期重读该书,对法国历史又有了进一步的认识,对著作本身也有一些感想。

  乔治·杜比是法国年鉴派第三代传人中的重量级人物之一,去世已经20多年(1996年12月病逝),影响力却经久不衰。他秉承年鉴派史学的学术追求,致力于多学科和跨学科综合研究,不尚空谈,着眼于“人”,突出具体实例和个案。《法国史》作为法国一流学者的集体创作,既剖析法国人的私人生活史,也强调法国各个区域在历史演进中的整体性,在时空结构中把握历史上的错综复杂的关系。正如乔治·杜比在序言中所说,“在我们的集体记忆中,法国历史由一连串的事件所构成,这些事件的情节,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越来越具有延续性,越来越紧凑和复杂。”

  《法国史》反映了整个法国的文明史,作者们更加关注法国历史的诸多层面,生活方式、劳动方式以及历史人物的信仰、伦理、思想与科学进步的变化,都是研究对象,他们强调的是一种“在自然环境中安身立命的方式”的历史,因而尽可能反映“结构”的深层历史。这个深层的结构涵盖了政治、社会、经济和人口等各个方面。

  《法国史》按时间顺序书写,可分为三部分。第一部分“从起源到菲利普六世时代,即1348年”,先写法国的地理环境,接着写史前历史、罗马征服前和罗马统治下的高卢,然后是蛮族大迁徙,墨洛温王朝的乡村、城市和民众生活,加洛林王朝的建树,直至卡佩王朝。书中对卡佩王朝的描述很细致,涉及大量的历史信息,如早期卡佩诸王的领地、各地的封建采邑、人口增殖、商品交换、货币流通,尤其是知识传承、宗教信仰、新的艺术风格、骑士阶层、贵族、世俗文化、贵族精神、教区的户籍等,相比较而言,对王权和绝对主义的勾勒比较简略。第二部分“王朝与革命:从1348~1852年”,主要内容又分为整齐的十章,按照时代命名,分为“苦难时代”“重建”“文艺复兴和宗教纷争”“巴洛克时代”“古典主义时代”“启蒙运动”“大革命”“帝国”“浪漫主义和资产阶级的法国”“第二共和国”。比如“苦难时代”主要讲黑死病、战败、危机、动乱、灾难后的恐怖岁月。第三部分“新的时代:从1852年到当今”,结构上不整齐,有的是按照政治事件划分,如“第二帝国”“第三共和国”“第一次世界大战”,有的是按照专题划分,如“知识和传播和文化变革”“战后法国的经济社会史”“文化表述与传播”,有的章节则很模糊,如“一种新文明的演进”“四分之一的世纪”。

  因此,我们可以进一步理解,年鉴派第三代的突出成就是开拓了广袤的史学领域,把传统史学的领域拓展到人类活动的各个层面,尤其新史料的发掘,新方法的应用。世界上其他任何学派和研究机构都没有达到如此的广度和深度。乔治·杜比等知名学者经常在电视与广播节目中露面,甚至制作节目,这在其他任何国家是难以想象的:一批研究经济、社会史“枯燥学问”的职业史学家,竟然能够在大众传媒中占具一席之地。

  阅读乔治·杜比主编的《法国史》,可以获得诸多惊喜和愉悦:“法国王权”是什么性质,这是枯燥的问题,但卡佩王朝的宫廷生活和民间生活是有温度的;“法兰西王国的优势”是什么,这是空洞的问题,但18~19世纪巴黎和外省的文化和艺术是立体的、蓬勃的。至于史学素养较高的读者,他们会追寻乔治·杜比的研究方法,感受法国历史的厚重和文明的辉煌,获得方法论方面的提升,这是毋庸置疑的。

  在阅读过程中也常有精彩的辨析。在讨论经济、文化、宗教论题时,笔锋常转,有些论断也令人费解。例如,作者以严肃的笔调描写上世纪二三十年代法国社会的僵化,写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笼罩法国的沉郁甚至失落的氛围,起初让人不明白作者的用意何在,读完后才明白,这是对后面的法国“奇异的溃败”做伏笔,是要说明:不仅仅是军事失利或外交失策,关键还有精神和心态等因素。像这种让人读后才能慢慢想明白的地方数不胜数。再如,第一部分的前五章,似乎看不出什么特色,直到读完全书才回味到,作者是在描述整个法国文明史,历史变化和律动是有其内在联系的,从低级到高级的递进也是有脉络可寻的。作者断言11世纪时法国文明仍然很“粗糙”,法国人的精神生活原始,政权组织简单,更谈不上理性和法制。这是建立在深入研究的基础上的,并非标新立异。《法国史》中在多处描写历史时期的奇闻逸事,并非猎奇或取悦于读者,而是“有深意存焉”。

  正如该书译者之一、法国史专家黄艳红研究员认为的那样,鉴学派在战后的代表人物乔治·杜比的学术研究和他主编的《法国史》主要在揭示历史中“人的意识运动”方面具有典范意义。如,到底是什么因素制约了法国经济的发展?乔治·杜比主编的著作中可以给出一些参考:首先,法国人有追求宁静和安全的“乡村主义”情结:其次,法国农民们对刻板的工厂生活的抵制;再次,法国的教育体制维护名流阶层的文化特权,设置了太多的“人文主义”课程,导致精英阶层缺乏务实精神、鄙视功利性活动。又如,这部书的特色是什么?黄艳红认为,是“关于历史深处的思想意识运动的精彩分析”。

  但客观地说,这部《法国史》带有多人合撰的历史著作的通病:主题分散,详略不当,风格不统一。再加上年鉴学派所追求的“打破学科之间的围墙”,力图把历史学和地理学、心理学、社会学结合起来,从精神和心理因素来研究人,打破以政治军事史为构架、以上层人物为主的传统史学的路径。这样一来,深度是有了,但政治事件的连续性、战争演化的线索都被弱化了。年鉴派强调“以平凡人的的私生活与其相关的生活方式、行为准则及文化习惯”,来推导甚至影射当时的社会现状,有意把战争和政治当作历史长河中的浪花或尘埃,跨学科思考的优势体现出来了,弱点也暴露出来了。虽然如此,《法国史》依然是一部完整的法兰西文明史,它的畅销,表明主编乔治·杜比和各位撰稿人,努力打破严肃刻板的历史写作方式是成功的。

作者简介

姓名:郭可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吴屹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