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作文常识
陈平原:桐城派文章流变
2015年04月24日 10:38 来源:中国文化报 作者:陈平原 字号

内容摘要:桐城乃清代最大的文派,前后绵延两百多年,传人遍及全国,其规模之大、影响之深、评价之分歧,在中国文学史上首屈一指。

关键词:桐城派;流变;天下文章;音节;神气

作者简介:

  桐城乃清代最大的文派,前后绵延两百多年,传人遍及全国,其规模之大、影响之深、评价之分歧,在中国文学史上首屈一指。桐城作为一个文学流派,道统上尊崇程朱,文统上继承唐宋八大家,讲“义法”,讲“神气音节”,讲“神理气味格律声色”,自有一套看家本领。才气有大小,学识有高低,同是桐城文章,也可能风格迥异,但大都能做到清通畅达、雅驯简洁。至于其弊病,也正出在这“义法”与“雅驯”上。

  “天下文章,其在桐城乎”

  文派以“桐城”名,因其创始人戴名世、方苞、刘大櫆、姚鼐等都是安徽桐城人。《南山集》案发,戴氏被诛杀,客观上使得他的文章流传不广,对文派形成影响不大;再加上避忌,清人为桐城溯源时不大愿意将其列入。方宗诚等编《桐城文录》,将戴氏附录于方苞之后,已是相当大胆。戴、方二位文学观念相近且关系密切,故近人研究桐城文章,多将其相提并论。

  桐城立派,实始于姚鼐。其《刘海峰先生八十寿序》借他人之口,称颂方、刘为代表的桐城文章,顺便追忆从刘学文之经过,明显有举旗立派的意图。私淑桐城的曾国藩,将这一层意思说穿,强调姚在桐城派的中心地位:

  乾隆之末,桐城姚姬传先生鼐,善为古文辞;慕效其乡先辈方望溪侍郎之所为,而受法于刘君大槐及其世父编修君范。三子既通儒硕望,姚先生治其术益精。历城周永年书昌为之语曰:“天下文章,其在桐城乎!”由是学者多归向桐城,号“桐城派”,犹前世所称“江西诗派”者也。(《欧阳生文集序》)

  曾氏对姚氏推崇备至,列其为古今三十二圣哲之一;可为求均匀对称,将其与许慎、郑玄同列,而不与韩柳欧曾并称,实在高估了姚氏的经学成就。一般的说法是方、刘、姚三家“皆足继唐宋八家文章之正轨,与明归熙甫相伯仲”;至于说三家为儒“足以衷老庄之失”,为文“足以包屈宋之奇”,已属派中人的高自标榜,不足为训。不过,方东树、曾国藩等的极力鼓吹,对建立桐城门户,乃至虚拟与“道统”相对应的“文统”,还是起了很大的作用。一时间,俨然天下文章,独尊桐城。

  一为文派,便成门户,虽说易于震动流俗滥得虚名,可也招来许多诟骂。因此,立派者理直气壮,追踪者则进退维谷——唯恐自家面目完全被文派的“门户”所淹没。被列为桐城重要成员的吴敏树,便曾辩驳“文派”之说;而揭桐城之帜以号天下的林纾,也大谈“夫桐城岂真有派”。其实,桐城文派的存在,并不意味着桐城文章只有一副面孔。许多集合在桐城旗帜下的作家,还是颇具自家面目的:更何况两百年间文派亦随风会,风格多有变迁。

  倘以文章风格论,桐城三宗方、刘、姚自是主干;姚门四大弟子梅曾亮、管同、方东树、姚莹,对桐城文派的形成及推广大有贡献。桐城诸君为求清真雅正,弃韩愈的奇崛而取欧阳修、归有光的平易,末流才气薄弱,难免寒涩枯窘之讥。湘乡曾国藩私淑姚鼐,取其俊洁雅驯,闳以汉赋之气体,以救桐城拘谨之弊。曾门也有四弟子,张裕钊、薛福成、黎庶昌、吴汝纶都是兼擅事功与文章,所谓“天下文章在曾幕”的说法,已经暗示自曾文正出,“桐城文章”即被“湘乡文章”所取代。此前,尚有“阳湖古文”,间接受之于刘大櫆,而又不为桐城门户所限;其“闻见杂博,喜自恣肆”虽为章太炎所不屑,毕竟别具面目,同样值得一说。

  自从桐城开派,方、刘、姚三宗比较便成了有趣的话题。一般说来,方苞深于学,故论文主义法;刘大櫆优于才,故论文重品藻:姚鼐才学俱佳且以识胜,故力倡义理、辞章、考据三合一。同样认可桐城三宗,因个人才性、趣味及承传等关系,也会有所褒贬抑扬。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