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团 >> 学术评论窗
回归学术本位 杜绝“以刊论文” ——专访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常务副院长冯俊
2014年03月03日 16:49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陈叶军 字号

内容摘要:近年来,学术界对学术期刊评价体系的公正性存在诸多评论,尤其在功利主义盛行、学术风气日益浮躁的当下,一些高校和科研单位由于业绩考评、岗位聘用你、工资晋升、就业等方面的需求,出现了“以刊论文”现象,异化学术期刊评价体系的功能,忽视论文本身的质量。但是,核心期刊的遴选是把期刊看作一种文献载体,根据学科文献在期刊中的分布规律,采用载文量、引用率等指标,来对期刊进行评价,并不具备全面评价期刊或论文学术优劣的功能:首先,核心期刊是从文献收集、期刊利用的角度对期刊进行筛选的结果。学术评价应是同行学者的评价,“以刊论文”的现象使“核心期刊”、“来源期刊”变成了压倒一切的学术评价标准,导致各专业学者失去了学术评价的话语权,他们的学术成果的价值,只能以文献情报学的评价机构来评判,学术研究的服务者变成凌驾于学者之上的评判者。

关键词:核心期刊;学术期刊;冯俊;学术评价;遴选;发表;研究生;学术刊物;科研机构;学者

作者简介:

  近年来,学术界对学术期刊评价体系的公正性存在诸多评论,尤其在功利主义盛行、学术风气日益浮躁的当下,一些高校和科研单位由于业绩考评、岗位聘用、工资晋升、就业等方面的需求,出现了“以刊论文”现象,异化学术期刊评价体系的功能,忽视论文本身的质量。3月3日,在全国“两会”开幕之际,记者就这个问题采访了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浦东干部学院常务副院长冯俊。

  记者:您如何看待当前盛行的“以刊论文”现象?

  冯俊:在我们今天的学术界和教育界,广泛存在“以刊论文”的倾向,普遍把发表在核心期刊上文章的数量多少看作是项目结项、业绩考核的主要依据,取得更多科研经费的前提条件,看作是评职称、晋级别、评各种荣誉头衔、得各种奖项的标准。这种“以刊论文”的倾向,久而久之与人们的物质利益、社会地位密切相关,背后已形成了一条可供寻租的利益链,这种“以刊论文”的倾向,使学术论文的评价发生了严重错位,即由对论文学术价值的判断变成了追究论文的“出身”,助推了学术浮躁的蔓延,成为学术领域、教育领域的不正之风。

  学术论文质量水平的高低与发表文章的刊物的级别和名气没有必然的联系,不能说发表在级别高、名气大的刊物的文章质量水平一定高,发表在级别不高、名气不太大的刊物的文章质量水平一定低,许多好文章不一定都发表在大刊名刊上,许多小杂志也登出了很多好文章,这是一个尽人皆知的道理。

  记者:“以刊论文”现象暴露出的核心问题是什么?

  冯俊:“以刊论文”现象暴露出的核心问题是学术评价体系的不完善、科研管理办法的不规范,以及有关职能部门在人才评价问题上的简单化和粗放化。因为核心期刊的评定本身并不是用来评价论文质量的,而是对于期刊自身评价的一种方法。核心期刊的评选采用文献计量学方法,对学术期刊的编排和参考文献的标准化、规范化都有一定要求,因此对推动并提高学术期刊质量和编辑水平具有积极作用。遴选程序采用了量化指标,避免了依赖定性评价中人为因素的干扰,对完善科研管理有一定的意义。

  但是,核心期刊的遴选是把期刊看作一种文献载体,根据学科文献在期刊中的分布规律,采用载文量、引用率等指标,来对期刊进行评价,并不具备全面评价期刊或论文学术优劣的功能:首先,核心期刊是从文献收集、期刊利用的角度对期刊进行筛选的结果,评选很大程度上依赖于信息量,而期刊质量的高低涉及多种因素、多个指标;况且核心期刊有些本身就不是学术刊物而是时政类刊物。其次,核心期刊遴选存在位序误差。容量大、出版频率高的期刊,往往能够形成核心优势,而容量小、出版频率低的期刊,难以形成核心优势。再次,核心期刊遴选存在一定的迟滞性,因为一般要在刊物连续出版7年之后才能入选核心期刊,许多新出版的刊物进入不了核心期刊。同时,其采用的数据一般是评选之前三年的数据,反映的不是当前刊物的质量而是之前三年刊物的情况,更不能反映当期刊发论文的质量。最后,核心期刊遴选不利于新、小、边缘、跨学科期刊的发展。

  记者:“以刊论文”现象对学术研究、期刊发展、社会风气带来了哪些消极影响?

  冯俊:以文章刊发的载体(刊物)级别来鉴定文章本身,这已成为国内大多数高校学术管理的重要手段。“核心期刊”的评定是对期刊的评价而不是对具体论文质量的评价,而将其作为科研绩效考核的标准或依据,就“差之毫厘、谬以千里”了。核心期刊代替、充当了学术水平的裁判,核心期刊评定的作用和应用范围得到了始料未及的放大甚至变形。这种简单的量化考核不但使科研成果得不到客观、公正的评价,而且还给科研活动套上了急功近利的枷锁,对学术研究、期刊发展、社会风气,都造成了种种消极影响。

  恶化了学术生态。“以刊论文”使得许多学者不再将心思花在学术研究上,而是主动或被动地将精力放在攻克核心期刊上,因为这样就可以为评职称、晋级、获奖、申报课题等打开方便之门。这种状况不仅让科研发展陷入了功利化怪圈,也造成了科技人员、科研智慧的巨大浪费,“虚假学术”、“泡沫学术”的泛滥,极大地损害了学术的公信力和影响力。长此以往,必将影响和势必制约我国科研创新能力的提高。

  违背了学术评价规律。学术评价应是同行学者的评价,“以刊论文”的现象使“核心期刊”、“来源期刊”变成了压倒一切的学术评价标准,导致各专业学者失去了学术评价的话语权,他们的学术成果的价值,只能以文献情报学的评价机构来评判,学术研究的服务者变成凌驾于学者之上的评判者。

  侵蚀了学术精神。早在几年以前,国内一些名牌高校为提高研究生教学质量,要求研究生就读期间必须以就读单位为“作者单位”在“核心期刊”上发表数篇论文,否则不能举行论文答辩,此后,国内各研究生培养单位纷纷效仿。这一规定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许多学生自己掏钱付数百或数千元 “核心”刊物的版面费后便可发表自己的 “学术成果”,他们用通过买版面而发表的论文再到学校里去争取奖学金和其他奖项,使他们丧失了对学术尊严应有的敬意。

  学术期刊的价值取向发生偏离,滋生腐败、助长社会不正之风。当前,不少学术期刊把进入“核心期刊”作为办刊的至高和唯一目标,一味地去追逐、迎合“核心期刊”的遴选标准,有的学术期刊已将刊物办成了半月刊、旬刊,千方百计扩版、提高载文量、文摘率和引文率。少数核心期刊“以刊创收”,趁机向作者收取高额的版面费用,催生了许多以提供发表论文机会而谋利的团体和组织,“钱学交易”之风蔓延。学术刊物一旦与金钱发生关系,必然会造成取稿标准的异化和混乱,稿件质量势必大打折扣。办刊价值导向的商品化影响了学术的公正与纯洁。

  这一学术评价机制问题与中国学人的切身利益如学位、职称、业绩等息息相关,因此它会影响到中国学术的发展方向,必须引起我们足够的重视。

  记者:为遏制学术浮躁之风,杜绝“以刊论文”现象,您带来了哪些建议?

  冯俊:教育部、科学院和社会科学院、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和国家哲学社会科学基金、各高校、党校和各科研机构在绩效考核、职称晋升、成果结项和荣誉奖励的评审中,对个人和机构的评审中均应采取代表论著的评估,而不能强调刊物等级和论著数量。改革学术评价机制,充分发挥单位学术委员会的作用,建立“代表作”同行评议制度。以最有代表性的一两件作品,作为学者学术水准的评定依据。这种评价方式在实际操作中并不排他,可以和传统的量化标准结合使用,根据不同学科、不同科研机构的特点因地制宜,最大限度地反映学者的客观水平,使学术从重发表数量和杂志级别回归到重成果质量。

  各高校和科研机构取消硕士生、博士生在学期间必须在核心期刊上发表论文的硬性要求。我们鼓励研究生发表论文,也希望他们有了成果能够发表而且尽快发表,但是坚决反对把发表论文作为毕业的前提条件。取消硬性要求有望给研究生提供一个相对宽松、有利于产生有价值的研究成果的氛围和空间,使研究生的培养更合乎学术研究和人才成长的规律。

  禁止财政拨款单位、高校和科研机构主办的学术刊物收取版面费。早在2000年,国家新闻出版总署就已发布《关于禁止收费约稿编印图书和期刊的通知》,其中明确规定,任何出版单位不得以任何名义和手段向供稿个人和单位收取任何费用。可见,学术期刊收取版面费,在我国是没有法律依据的。学术期刊的办刊宗旨与读者定位,决定了它的非盈利性质。无论以何种名义向作者收取“版面费”,都是不合理的。希望国家广播电视电影新闻出版总局能进一步监督和检查相关文件的执行情况。

  树立优良学风,从源头上遏制学术浮躁。学风是一所大学或教育科研机构的灵魂,是学校办学理念、学术质量和管理水平的重要标志,也是培养高素质人才的关键,学风是长期的养成和积累的结果。学风建设需要每个人从自我做起,培养勤奋认真的治学精神、严谨求实的治学态度和勇于探索创新的品质和作风。总之,需要加强个体的道德自律、群体的制度他律、社会的行为法律,内外结合、共同努力,建立学术个体、学术群体与社会全体联动机制,最大程度地营造清新、和谐、富有生命力的学术生态。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永新)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