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院社科联 >> 文化大视野
《光明日报》评文学遗产:又见幽州台
2016年03月24日 10:08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彭庆生 字号

内容摘要:又见幽州台作者:彭庆生清理古代文学遗产有两个取向:一是回到过去,还原文学活动实际。彭先生长期研究陈子昂,去年刚出版了三卷本《陈子昂集校注》,就清人唐诗选本选取该诗频率、卢藏用编辑《陈子昂集》为何未收该诗、蓟北楼现在何处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看法。陈子昂是唐诗革新的先驱者,《登幽州台歌》是陈子昂的代表作之一,这应已成为定论,不料近年却有人提出了异议。现存陈集最早的版本是敦煌唐写本,卷尾署《故陈子昂集拾卷》,可证卢编本原名《陈子昂集》,直至《百川书志》《铁琴铜剑楼》之著录及明弘治杨澄校刻本始改称《陈伯玉文集》。

关键词:陈子昂;登幽州台歌;唐诗;蓟北楼;本事;先生;古代文学;远游;南史;文集

作者简介:

  又见幽州台

  作者:彭庆生

  清理古代文学遗产有两个取向:一是回到过去,还原文学活动实际;一是指向未来,阐发文学活动意义。温故知新,弄清古代作家生平行止、文献留存情况,有利于理解作品本意,有利于准确阐发作品现代价值。本期所刊就是两篇清理名作文献问题的文章。

  彭庆生先生就陈子昂名篇《登幽州台歌》几个问题展开辨析。盛唐之音第一项内涵风骨,虽然在唐初就已提出,但直到陈子昂标举“兴寄”,才找到表现风骨的操作方法,《登幽州台歌》正是其风骨理论的生动实践,具有示范意义。“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诗中抒发了诗人面对历史长河和宇宙空间所发出的感慨,感人力量喷薄而出,读之者莫不心动。但这一名篇到底是否出自陈子昂之手,艺术上有无可取之处,是否将其看作唐诗名篇,学界出现了争议。彭先生长期研究陈子昂,去年刚出版了三卷本《陈子昂集校注》,就清人唐诗选本选取该诗频率、卢藏用编辑《陈子昂集》为何未收该诗、蓟北楼现在何处等问题提出了自己看法。彭先生赞同袁行霈先生提议:找到蓟北楼现今位置,立个诗碑,供后人凭吊。编者认为,如果有可能,应该重建蓟北楼,供人们登高遐思,使登斯楼者能像陈子昂一样发思古之幽情,置身于历史长河和广阔宇宙空间中思考自身人生价值,从而提高精神境界。

  孙明君先生《〈青青陵上柏〉中的宫阙》就《古诗十九首》之《青青陵上柏》中“宫阙”指东汉洛阳宫阙还是曹魏宫阙问题展开辨析,因为这直接关系《古诗十九首》写作年代。《古诗十九首》是诗中精品,一般认为作于东汉。但近年来有学人认为是曹植所作,孙先生继有《〈青青陵上柏〉作者与作年辨》一文之后,又从诗中所写“宫阙”入手,证明诗中所写“宫阙”是东汉洛阳宫阙,而非曹魏洛阳宫阙,从而有力证明了该诗属于东汉作品。

  信而好古是清理古代文学遗产应有立场,百家争鸣是清理古代文学遗产理想局面。真理越辩越明,相信两篇文章所论问题随着辩论展开能得出更加接近事实的结论。(吴相洲)

  陈子昂是唐诗革新的先驱者,《登幽州台歌》是陈子昂的代表作之一,这应已成为定论,不料近年却有人提出了异议。先是在王兆鹏先生所作《唐诗排行榜》中,《登幽州台歌》竟名落孙山,其原因据称是“唐、宋、明二十二种选本都没有提到它,清代只有两种选本有收”(陈尚君《唐诗凭什么排名》)。此与事实不符。明钟惺、谭元春选评的《唐诗归》就选了此诗。在清代,黄周星《唐诗快》、王夫之《唐诗评选》、沈德潜《唐诗别裁》、孙洙《唐诗三百首》等选本都选录了此诗。作排行榜,本来就费力不讨好,很难令广大读者满意,但作者用力甚勤,不失为一家之言。值得注意的是,《东方早报》2012年2月19日载陈尚君先生《唐诗凭什么排名》云:“这首诗在陈子昂友人卢藏用为他编的《陈伯玉文集》中是没有的,文本来源最早是卢藏用记述其事迹而写的《陈氏别传》。说陈进谏不被采纳,‘因登蓟北楼,感昔乐生燕昭之事,赋诗数首,乃泫然流涕而歌曰云云。’陈子昂在幽州作过一组诗,题目是《蓟丘览古赠卢居士藏用七首》,序称‘作七诗以志之,寄终南卢居士’,当时卢在终南隐居,不在陈身边,他如何知道陈流涕所歌?如果有此歌,又为何不编入文集?今人已经揭发,‘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二句,是南朝宋孝武帝读到谢庄《月赋》时感慨的原话,见孟棨《本事诗》。后两句则是屈原《远游》‘惟天地之无穷兮……心愁凄而增悲’两句的改写,类似的感慨在《蓟丘览古》这组诗里也有表述。我比较倾向认为此诗是卢藏用根据陈寄诗的大意,根据前人的旧句所作之改写。”此说误甚。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卓晶)
696 64.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wxgg3.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