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本网首发稿源库 >> 原创_考古学
气候变化影响石峁古城兴衰
2016年01月22日 15:56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1月22日 作者:记者 陆航 字号

内容摘要:环境变迁与人类发展关系密切自从考古学家戴应新在高家堡采集的一批玉器的资料公布之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就开始对石峁遗址持续关注,他认为,研究石峁遗址应关注环境变迁与人类的关系。考古学家从朱开沟遗址各阶段文化层中获取的孢子花粉资料分析,再依据鄂尔多斯地区全新世植被变化而复原的降水变化可知,朱开沟文化从早期到晚期的生态环境,经历了“森林草原—灌丛草原—典型草原”的发展过程。目前,动植物考古在石峁遗址的勘探与发掘中同期进行,研究人员正在对周围墓葬遗址中出土的动物遗骨和纺织品残片,以及植物遗迹进行鉴别,期望通过对先民饲养的家畜和种植农作物的研究,揭示自然环境的特征及其变化。

关键词:遗址;研究;文化;古城;气候变化;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文明;草原;石器时代;统万城

作者简介:

  在中国古代,农业是上层社会经济活动的最基本支撑系统。而古代农业年成的丰歉,很大程度上依赖于天气与气候状况的好坏。气候变化通过影响粮食生产安全进而影响粮食的获取和利用,并反映在人口、社会经济、政治文化等各个方面。

  石峁遗址所在区域属于低山丘陵地带,海拔在1100—1300米之间。记者此次来到石峁遗址,环顾考古现场,周围地表支离破碎,沟壑纵横。如此荒凉之地何以在4300年前出现了一个体量巨大、结构复杂、构筑技术先进、规模宏大的石砌城址?四五百年之后先民为何又弃城而去?

  环境变迁与人类发展关系密切

  自从考古学家戴应新在高家堡采集的一批玉器的资料公布之后,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伯谦就开始对石峁遗址持续关注,他认为,研究石峁遗址应关注环境变迁与人类的关系。

  气象学家竺可桢对我国历史上的气候变化过程进行过相当深入的研究,他提出,我国历史上气候变化大致经历了四个相对温暖和四个相对寒冷的时期。近两千年来,我国气候的总趋势是逐渐变冷的。由于环境的变化,长江流域及其以南的气候从过去过分炎热、潮湿变得更适于人类居住和农业开发。相反,黄河流域气候渐趋寒冷,水体大为减少,气候干燥,加之黄土高原经过长期开发,天然植被严重破坏,水土流失加剧,土壤肥力下降,水利灌溉日益困难,由此引发农业生产因生长季节太短而歉收,粮食需求无法满足,先民遭遇饥荒,必须离开家乡向南迁徙。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首席专家赵辉的研究揭示,仰韶文化晚期以来,中原关中地区文化向北扩张和龙山时代晚期北方文化掉头南下,与环境变化密切相关。中华文明探源工程自然环境变迁课题研究结果表明,在公元前2500—前2100年间,黄河流域的气候较为温暖湿润,适合农业发展。公元前2000年左右,在黄河中游地区曾有一个气候较为异常的时期,其主要表现为温度变化尤其是降雨量不均衡。这一研究结果与古史传说中关于尧舜禹时期气候异常、灾害频发的记载恰相吻合。

  记者在紧邻“皇城台”边的沟壑深处发现有残存的几株古柳树,或许石峁遗址周边遍布的沟壑当年溢满辽阔的河水。

  北京大学考古文博学院教授李水城认为,这个地区支离破碎的地形地貌不会当初就是这个样子。“这里是农牧交错带,从我们调查的情况来看,这个地方大量的遗址应该都是以农业为主。”李水城说,“我们在神木两河流域调查的时候发现一个规律,凡是龙山到夏代的遗址都在山头上。”

  农业最初并非产生于大河流域,这一点目前在学术界已取得共识。就目前所知道的新石器时代最初文化遗址而言,农业发生与聚落出现,无论在西亚还是在北非,无论在东亚还是在欧洲,最早都在山地或高地边缘,而不是在江河冲积平原或三角洲地带。有学者认为,其主要原因是由于在人类掌握一定的防洪和排涝技能以前,大河流域或三角洲并不适合人类居住和生产。

  多学科合作研究环境变化

  朱开沟遗址位于距石峁古城正北方约100公里的鄂尔多斯。对朱开沟文化的研究发现,这一地区在人类出现文明之初,并非如现在一派草原风光。其延续的800年里,地理环境出现了非常大的变化。考古学家从朱开沟遗址各阶段文化层中获取的孢子花粉资料分析,再依据鄂尔多斯地区全新世植被变化而复原的降水变化可知,朱开沟文化从早期到晚期的生态环境,经历了“森林草原—灌丛草原—典型草原”的发展过程。

  “朱开沟文化的早期阶段,基本属于农耕文化,而石峁古城的始建年代正值这一时期。”河北师范大学历史文化学院教授沈长云表示,然而到了其后期,因这个地方的气候变得越来越干冷,致使其自然环境向典型的草原景观转化,当地的经济也才变为半农半牧。

  从不再适合农耕,到距今3000年前后冷干气候发展至顶峰,鄂尔多斯年均气温降到了零摄氏度左右,恶劣的自然条件和生态环境,使得人类无法生存而不得不自发迁徙。沈长云推测,同为朱开沟文化的石峁古城也是因为面临气候从湿润向干燥变冷的严峻挑战,自然环境不断恶化,社会发展产生了重大转折,居住在这里的一部分白狄族人和周人东徙或南迁,后来周人在渭水流域崛起并建立周王朝,形成了以周人为主导的中原各古老部族的大融合暨华夏民族。而历时约300年才建好的石峁古城群落由此被废弃。

  在人类早期演化和发展历史上,迁徙无疑是最为壮丽的场景之一,它涉及人类的起源、基因的传播、文化交流等诸多问题,因而成为古人类学、新旧石器考古学和地质学界关注的重要课题。然而,受考古材料稀少和测年技术限制等因素的制约,过去对这个问题的研究一直未能深入。近年来,随着石器时代考古材料迅速增加,特别是来自东亚地区考古材料的增多,与石器时代考古学密切相关的古气候学、年代学的研究也取得了较大的进展。

  目前,动植物考古在石峁遗址的勘探与发掘中同期进行,研究人员正在对周围墓葬遗址中出土的动物遗骨和纺织品残片,以及植物遗迹进行鉴别,期望通过对先民饲养的家畜和种植农作物的研究,揭示自然环境的特征及其变化。

  气候影响人类文明进程

  人类进入文明时代以来,学术界通过大量的研究,形成了目前的主流观点:4000多年以来,地球经过了四次比较大的寒冷期,也叫“小冰期”,还有四次比较大的温暖期。所谓的“四千年前事件”是第一个寒冷期,时间在公元前2200—前1900年。考古专家根据生活在石峁古城者留下的器物痕迹测算,他们总共在这里生活了四五百年。石峁古城的先民,正好赶上“四千年前事件”小冰期开始,此时气候由温暖潮湿转为寒冷干旱。

  公元前2000年左右,欧亚大陆气候变得异常寒冷,西伯利亚人中的一支向美洲迁徙的同时,另一支则南下。这也是今天在中国中原地区出土的历史文物中,公元前2000年前后的文明特征有很大差别的重要原因(更早以前的农耕文明印记明显,之后一段时期则呈现出畜牧文化)。

  历史上的榆林地区曾是水草肥美的河套平原地区。1600年前北朝十六国时期的夏国在此地附近建立了首都,称为“统万城”。当时夏国赫连勃勃在此兴建都城时,形容这里是水草丰美、山川秀丽、气候宜人的优美之地。随着历史的流逝,当年的“统万城”被风沙掩埋,现在成了干旱的沙漠。从“统万城”消失可以看出,随着历史和气候的变迁,榆林地区逐步变得干旱。

  气候变化与人类历史兴衰是一个极为复杂的跨学科问题。历史气候变化的不确定性,历史本身及影响和响应机制的复杂性,相关理论体系和研究方法的不完善,都会影响对该问题的认识。“考古是一个长期的工作,发掘、整理、研究是一个系列。现在石峁遗址的发掘才刚刚开始,虽然有了很多新的认识,但是结论还要慎重,需要积累更多的资料,才能做出准确的判断。”石峁遗址考古队队长孙周勇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如是说。

  本期独家报道图片均由本报记者陆航摄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齐泽垚)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