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理论与批评
夫妻·伴侣·情人 ——西方女性主义者的多元情感
2017年06月12日 09:23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李进超 字号

内容摘要:“女性主义者”(Feminist)一词似乎从产生之初就充满了否定意味,人们往往认为它指代了一群尖锐的、专横跋扈的、具有进攻性的、偏狭的人,并且这些人一定是痛恨男性的。今天来看,渥斯顿克雷福特的经历向我们展示了一位希望在婚姻中寻求自我的女性主义者的情感选择,她渴求婚姻和家庭,这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情感的正常追求和表达。当时海德格尔早已有了家室,于是阿伦特就以情人的身份与海德格尔交往,此后他们经历了数次的分分合合,直到她早于海德格尔数月离世。阿伦特选择以情人的身份开始与海德格尔交流,然而两人之间却并不是一种简单的情欲关系,自始至终,他们之间都存在着思想的对话和精神的交流。

关键词:德格;阿伦特;渥斯顿克雷;婚姻;情感;女性主义;情人;伴侣;男性;夫妻

作者简介:

  “女性主义者”(Feminist)一词似乎从产生之初就充满了否定意味,人们往往认为它指代了一群尖锐的、专横跋扈的、具有进攻性的、偏狭的人,并且这些人一定是痛恨男性的。然而,这些都是男性中心主义的观点。就人类情感而言,女性主义者凭着她们的睿智、勇敢和独特的思考方式,往往能够突破单一的男权中心,揭示更丰富多元的人类精神世界。

  夫妻:渥斯顿克雷福特的选择

  英国作家、哲学家玛莉·渥斯顿克雷福特(Mary Wollstonecraft)的《女权辩》(1792)堪称是最早的女性主义理论著作,被看作是现代女性主义的奠基石。然而,与她的作品相比,其丰富多彩的个人生活似乎更为同时代的人所津津乐道。

  渥斯顿克雷福特在法国与美国前陆军军官吉尔伯特·依姆雷(Gilbert Imlay)相遇,并陷入了深深的爱恋难以自拔。她期待与对方结为夫妻,渴望相守一生的婚姻,而依姆雷只是将对渥斯顿克雷福特的爱看作是飘忽而短暂的浪漫情感,这显然与渥斯顿克雷福特的期望不相符。1795年,为情所伤的渥斯顿克雷福特曾两次企图自杀,幸好被人救起,这才使她走出了与依姆雷的情感漩涡。

  之后,渥斯顿克雷福特开始了她的新生活。在她38年短暂生命的最后两年,她与英国政治学家、著名作家威廉·葛德文(William Godwin)发展出了一段感情,并结为夫妻。然而,她却在生下女儿之后,因产后并发症去世。她的女儿玛丽,后来嫁给了浪漫主义诗人雪莱,写出了著名的科幻小说《弗兰肯斯坦》。

  对于婚姻,渥斯顿克雷福特认为,多数的中产阶级妇女都应该结婚,并待在家里。但她也提出,女孩子接受教育是为了以后获得经济上的独立,由此来获得自由和尊严,而不仅仅是为了吸引和取悦未来的丈夫。

  然而,拜她的丈夫葛德文为她写的传记所赐,其生活经历在当时被视为离经叛道和不道德的。以至在之后很久,人们都不去关注她在《女权辩》中所表达的思想,而更多地将她视为情感不受控制的警示。

  今天来看,渥斯顿克雷福特的经历向我们展示了一位希望在婚姻中寻求自我的女性主义者的情感选择,她渴求婚姻和家庭,这不过是一个普通人情感的正常追求和表达。

  伴侣:波伏娃的选择

  法国存在主义作家西蒙·德·波伏娃(Simone de Beauvoir)堪称一位惊世骇俗的女才子,她身上有着诸多标签:现代女性主义早期最权威的理论家、现代存在主义思潮的发起者之一、龚古尔文学奖获得者,等等。她的《第二性》(1949)被奉为女性主义的圣经。而她与法国哲学家让-保罗·萨特长达51年的“契约式爱情”更耐人寻味。

  波伏娃的性格极具反叛性。19岁时她就发表了一项“独立宣言”,宣称“我绝不让我的生命屈从于他人的意志”。她曾就读于法国巴黎高等师范学院,并在那里和萨特相识。

  波伏娃在《第二性》中提出了她著名的观点,“女人不是天生的,而是后天成为的。”这是她女性主义思想的基石,她认为,妇女是被社会所建构成为女性的。为了获得平等和自由,妇女应该摒弃社会强加给女性的各种束缚,并且具有男性气质。她希望女性从内部开始觉醒,不再做男权社会的附庸和玩具。为此,波伏娃在情感问题上可谓身体力行,她同萨特始终没有结婚,但却是彼此最亲密的伴侣;他们彼此真诚相待,且保持着爱情的独立自由。当然,有“契约”就有坚守和忠诚,这使得他们之间的爱情关系完全有别于那些不负责任的“浪漫”。

  波伏娃情感选择的独特之处在于:她一生既非萨特的妻子,亦非萨特的情人,却又兼具此双重身份。作为伴侣,他们一起工作,讨论学术问题,参加政治活动;他们各自有自己的住处,相互保持着一定程度的隐私权;他们几乎每天见面,常常一起外出旅行。波伏娃曾表示“我与萨特的关系主要是建立在知性而非婚姻或家庭的基础上”。萨特在世时,波伏娃在自己的作品出版前总是会让萨特通读全稿。波伏娃曾问萨特自己应该被称为哲学家还是文学家。萨特沉思之后表示她更应该被称为是文学家。这也是波伏娃后来给自己的身份定位。萨特去世后,波伏娃说:“遇见萨特,是我生活中最重要的一件事。”

  情人:阿伦特的选择

  汉娜·阿伦特(Hannah Arendt)生于德国一个富裕的犹太人家庭,穷其一生都在追求思维的乐趣,堪称20世纪最杰出的女性哲学家之一。

  阿伦特在马堡大学哲学系就读时,爱上了自己的老师海德格尔。当时海德格尔早已有了家室,于是阿伦特就以情人的身份与海德格尔交往,此后他们经历了数次的分分合合,直到她早于海德格尔数月离世。阿伦特清楚地知道已有家室的海德格尔不可能跟她结婚,但她并不在乎,“如果我失去了对你的爱”,她曾对海德格尔说,“就失去了活着的权利”。对于阿伦特而言,海德格尔就是她的一切,“情人、朋友、兄弟、父亲”。

  阿伦特也曾有过自己的婚姻。1940年,她与德国诗人、哲学家海恩里希·布吕赫(Heinrich Blücher)在法国结婚。阿伦特曾对布吕赫说,遇见他,让她感受到了自己渴望的爱和安全,认识到了什么是幸福。他们的婚姻是建立在思想独立、彼此宽容的基础之上的,并且相伴一生。到美国之后,阿伦特致力于政治理论和哲学的研究,从20世纪50年代开始,她的各种著作陆续出版,并建立起了自己的学术思想。应该说,离开海德格尔之后,阿伦特的婚姻是幸福的,她的学术成就也逐渐达到了顶峰。

  然而,阿伦特对海德格尔的爱是那么的真实、深沉和难以抗拒。二战之后,她一回到德国就与海德格尔恢复了联系。彼时的海德格尔因为纳粹统治时期的政治失节而陷于困境,但这并没影响阿伦特对他的情感。她帮助海德格尔走出困境,并将海德格尔的学说传播到美国,在自己所供职的美国大学中介绍海德格尔的思想。至此,阿伦特对海德格尔的情感上升到了更高层次的纯粹精神层面上。

  阿伦特选择以情人的身份开始与海德格尔交流,然而两人之间却并不是一种简单的情欲关系,自始至终,他们之间都存在着思想的对话和精神的交流。20世纪20年代中期,阿伦特对海德格尔的爱是一位追求思维乐趣的少女对哲学大师的崇拜,是对其思想与精神的追求。20世纪50年代之后,当阿伦特成为一位有独立学术思想的大师之后,她用自己对海德格尔的爱帮助他走出困境,修复海德格尔的形象。终其一生,阿伦特都在追求一种精神上的血脉相连。

  夫妻—伴侣—情人,反映出了女性与男性之间情感关系的变化。渥斯顿克雷福特渴求与异性成为婚姻中的夫妻,这是异性关系较为常见的一种模式,是较为切近、稳固的一种关系。波伏娃与萨特的“契约式爱情”伴侣关系,对彼此忠诚,但却坚决地摒弃了婚姻的形式,没有婚姻的规约,却仍有着爱情的独立和自由,因此,这种伴侣关系就使两性之间比夫妻多了些松散和自由。阿伦特作为海德格尔的情人,经历了从情欲到精神的升华,当他们的关系上升到纯粹精神层面的交流时,阿伦特也不再沉陷于对异性情人的迷恋,从而实现了自己精神的独立,因此,这种情人关系中的两性是相对独立的。

  从夫妻到伴侣,再到情人,女性在情感上对男性的依附性越来越小,这在一定意义上可以看作是女性的真正独立,因为,精神的独立相对于物质的独立而言,是更难实现的。

 

  (作者单位:天津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