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理论与批评
冷智花:世界城市化发展路径及启示
2017年06月12日 09:2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冷智花 字号

内容摘要:随着工业和服务业的发展,第二、三产业在经济结构中的比重增加,人口由农业部门向工业、服务业转移,产业结构的转变伴随着收入水平的增长,城市化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自然结果。而城市化发展速度过快的国家如巴西,由于产业发展、社会发展跟不上城市化的节奏,反而出现了各种城市病和城市化发展矛盾,因此我们需要注意城市化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结果,而非手段,只有实现经济与社会、产业与城市化的同步发展,才能避免城市化发展陷阱。经济转型背景下,中国面临人口老龄化、农业结构转型、城乡收入差距较大等多重挑战,中国在城市化快速发展阶段,要重视城市化、工业化、农业现代化的同步发展,切忌片面追求城市化率,应实现城市化的均衡发展,谨防城市化发展陷阱。

关键词:城市化发展;城市化进程;经济发展;实现;巴西;增长;城市人口;日本;均衡发展;发展模式

作者简介:

  世界各国和地区的城市化发展路径形成方式与实现机制、政府作用、土地制度都有较大差异。不同经济发展水平国家的城市化发展水平也存在较大差异,城市化发展水平与一个国家的经济发展程度密切相关。随着工业和服务业的发展,第二、三产业在经济结构中的比重增加,人口由农业部门向工业、服务业转移,产业结构的转变伴随着收入水平的增长,城市化是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的自然结果。通过分析全球城市化发展历史进程,结合中国城市化发展实际情况,笔者得出以下几点看法。

  克服城市化高速发展弊端

  从发展速度来看,欧美历经一百多年才逐步完成其城市化进程,花费时间较长。美国城市化进程始于1840年,当时美国城市化率只有10%左右,1920年达到51.2%,1970年达到73.6%,基本完成了其城市化进程。从美国城市化的发展速度来看,其整个城市化发展进程没有大起大落,而是循序渐进、水到渠成。1940年至1950年间,美国的城市化发展速度相对于其他年份要稍快一些,城市化率由1940年的56.5%提升到1950年的64%,增长了7.5个百分点。总体来看,美国的城市化发展速度与其经济发展相匹配,美国农业发展的规模化、现代化为实现城市化与农业的均衡发展提供了基础,而对于人少地多的美国而言,农业规模化、机械化发展是优势所在。

  日本城市化开始于明治维新后,1920年日本城市化率达到了18.04%,1955年达到56.1%,1970年基本完成城市化进程,城市化率达到72.07%。日本的整个城市化转型也花费了将近一百年的时间。1950年至1955年这段期间是日本城市化快速发展时期,从1950年的37.29%到1955年的56.1%,增加了18.81个百分点。

  韩国在1950年时城市化率仅为21.35%,从1950年至1990年是韩国城市化的加速发展时期,1980年韩国城市化率达到56.72%,1990年达到73.84%,基本完成城市化进程。韩国整个城市化发展仅用了40多年,可谓实现了快速城市化发展。

  巴西也仅用了约40年的时间,就实现了城市化,1950年巴西城市化率约为36.16%,从1950年至1990年巴西完成了快速城市化发展进程,1990年城市化率达到73.92%。

  通过综合考察上述国家的城市化发展速度与进程,人们不难发现,英美经过了一百多年的发展,其产业结构与城市化同步协调发展,在城市化进程中遵循经济发展原则,并没有强行推进城市化。而城市化发展速度过快的国家如巴西,由于产业发展、社会发展跟不上城市化的节奏,反而出现了各种城市病和城市化发展矛盾,因此我们需要注意城市化是经济发展到一定程度的结果,而非手段,只有实现经济与社会、产业与城市化的同步发展,才能避免城市化发展陷阱。

  注意城市化与农业均衡发展

  从城市化发展模式来看,日韩采取的是高度集中化的城市化发展模式,日本的第一大城市东京吸纳了全国30%的人口,而日本的东京、名古屋、大阪三大城市吸纳的人口达到日本城市人口的70%以上,这三大城市创造了日本全国经济总量的70%。日韩在城市化进程中,都出现了城市化和农业发展不均衡的困局,因而它们在城市化中后期都开始重视城市化和农业的均衡发展,制定一系列的农业保护政策,来实现城乡一体化。

  欧美国家的城市化发展主要由工业化带动,在城市化进程中注重产业结构与人口结构的协调发展,城市化完成较为顺利。巴西、阿根廷是拉美城市化模式的典型代表,巴西的快速城市化模式并没有相应的工业经济发展作支撑,带来了一系列的经济和社会问题,土地过度集中和无地农民运动成为巴西城市化转型中的主要矛盾,随着城市化发展,巴西城乡收入差距进一步扩大,阶层矛盾恶化。

  非洲部分国家则经历了没有增长的城市化,其城市化发展并非是城市和产业的发展所致,因此,尽管城市人口在增长,但并没有带来相应的集聚效应和经济增长。这些国家的高城市化率主要是由高人口增长率推动的。通过分析发达国家城市化发展模式与历史进程不难发现,城市化进程中忽视农业发展,可能导致粮食安全问题。此外,土地过度集中也可能会带来严重的社会与经济问题。

  协调城市与人口规模

  从城市规模和人口分布来看,日本、韩国第一大城市人口占其总城市人口比重(首位度)排在全球第一、二位,日本第一大城市人口占比达到32%。德国城市人口分布则较为均衡,因城市间的公共福利差异化不大,形成了大小城镇错落有致的城市化发展体系,人口并没有过度集中在大城市。美国城市化进程中形成了大城市与小城镇多样化发展的城市体系,东部城市如纽约、华盛顿人口集中度较高,南部的小城镇人口分布较松散,美国曾经历过从城市化到逆城市化的发展历程,城市群发展和田园小城镇同时共存。

  中国未来城市群发展可以进一步形成人口集聚空间,加上特色小城镇的建设,可形成大小城市多样化发展空间。从全球城市化进程中城市规模和人口分布规律来看,中国现阶段可以放松人口在城市间的自由流动,利用市场规律调节人口与产业的均衡配比,达到城市最优规模,产生集聚效应。此外,还应注意实现城市间的公共福利均等化,而不仅是限制城市规模与人口流动。

  纵观全球城市化发展史,只有实现有增长的城市化,实现社会与经济同步增长的城市化,才能避免城市化发展所带来的风险。拉美城市化发展陷阱、非洲城市化发展困局,给正在高速发展的中国城市化带来警示。经济转型背景下,中国面临人口老龄化、农业结构转型、城乡收入差距较大等多重挑战,中国在城市化快速发展阶段,要重视城市化、工业化、农业现代化的同步发展,切忌片面追求城市化率,应实现城市化的均衡发展,谨防城市化发展陷阱。

 

  (本文系国家社科基金一般项目“城镇化背景下粮食结构性失衡应对政策研究”(16BJY105)、湖南省社会科学成果评审委员会重点项目“城镇化结构均衡发展机理与实现路径研究”(XSP17ZDI028)阶段性成果,文中数据来源于Wind数据库)

  (作者单位:湘潭大学商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