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本网首发 >> 理论与批评
金建萍:国外社会主义思潮基本动向
2017年06月12日 09:20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金建萍 字号

内容摘要: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国外主要社会主义思潮呈现出了多样性和多元化的发展趋势。虽然表达方式有别,内涵各异,立足点和侧重点也不尽相同,但当今国外主要社会主义思潮在关注人类共同面临的重大全球性问题方面所形成的相对共识,表征了其基本动向。国外社会主义思潮的民主思想在经济领域的反映是主张市场与社会主义相结合,强调“效率与平等相结合”的原则。美国《每月评论》(Monthly Review)主编、著名生态马克思主义学者约翰·贝拉米·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强调环境危机是资本主义危机的一部分,并将生态危机的理论救赎转向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追问,认为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积累方式。拉美“新社会主义”思潮不断发展20世纪末以来,社会主义运动在拉美地区不断发展,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并发展出了一股“新社会主义”思潮。

关键词:社会主义思潮;全球化;民主;生态;多元化;市场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形成;危机;发展模式

作者简介:

  随着全球化的发展,国外主要社会主义思潮呈现出了多样性和多元化的发展趋势。虽然表达方式有别,内涵各异,立足点和侧重点也不尽相同,但当今国外主要社会主义思潮在关注人类共同面临的重大全球性问题方面所形成的相对共识,表征了其基本动向。

  平等是民主在经济领域的反映

  进入21世纪以来,现代移动通信技术和互联网媒体的发展打破了传统社会中精英阶层对信息话语权的垄断,促使民众参与决策的知情意识普遍高涨。国外社会主义思潮倡导的民主,正是以实现社会经济基本权利为基础的民主。

  国外社会主义思潮的民主思想在经济领域的反映是主张市场与社会主义相结合,强调“效率与平等相结合”的原则。在“兰格—勒纳—泰勒模式”(通常简称“兰格模式”)的基础上不断丰富和推进,形成了一套计划与市场相结合的经济理论模式。20世纪80年代后,市场社会主义理论逐渐成型,它按照现代制度经济学的思维,运用委托—代理理论、产权经济学理论、激励机制理论和规制理论等,依靠具有内在约束力的激励机制和约束机制,推崇自治原则、市场原则与国家中央计划原则并存。当代市场社会主义的领军人物约翰·罗默(John Roemer)基于“社会主义唯一正确的伦理学论据是一种平等主义的论据”这一前提,构建了双层委托代理的“虚拟证券市场(Pseudo Stock Market)社会主义”理论模式,提出在保证企业效率的同时实现社会主义平等目标,给予那些努力促进国家发展并愿意参与政府活动的工业企业一定的自由。

  国外社会主义理论模式普遍重视自由、民主和平等,针对交易层面的不平等做了尽可能充分的设计,如罗默将社会成员的收入设计为包括劳动收入、证券收益和社会分红等;詹姆斯·扬克(James Yunker)建议由全社会来共同分享大部分的公有产权净收益,使社会成员平等地成为生产资料的共同所有者。马克·弗勒拜伊(Marc Fleurbaey)在其“平等的民主经济”模式基础上提出“工人与银行共同分享企业的决策权”的治理结构,通过工人自治来建构劳动与资本的关系。这一系列设计为社会主义民主和平等的实现提供了多重选择空间,着力强调应在存在市场的条件下给予人们尽可能大的制度空间。

  主张保护环境和全球治理公正

  社会公平、环境保护逐渐成为西方各种社会主义理论主张的重要内容。许多西方社会主义思潮代表理论作品,如斐迪南·穆勒-罗密尔(Ferdinand Muller-Rommel)的《欧洲执政绿党》、萨拉·萨卡(Saral Sarkar)的《生态社会主义还是生态资本主义》、戴维·佩珀(David Pepper)的《生态社会主义:从深生态学到社会正义》等,均将社会公平、环境保护等全球可持续发展的核心问题,作为其价值主张的重要部分。

  美国《每月评论》(Monthly Review)主编、著名生态马克思主义学者约翰·贝拉米·福斯特(John Bellamy Foster)强调环境危机是资本主义危机的一部分,并将生态危机的理论救赎转向对资本主义社会制度的追问,认为资本主义社会的资本积累方式,必然导致“增长的悖论”(Paradox of Growth),破坏原有的自然生态平衡。为了扭转人与自然关系的物质断裂,必须要实现社会公平,要有民主的生态和社会计划。

  德国哲学家恩斯特·布洛赫(Ernst Bloch)曾以乌托邦精神反对资本主义,德裔美籍哲学家和社会理论家赫伯特·马尔库塞(Herbert Marcuse)也曾在生产力发展、社会矛盾运动之外寻找新的发展社会主义的必然性。西方马克思主义阵营内一股反对资本主义的理论思潮已然形成。这股思潮是在重新解读马克思理论著作的过程中形成的,将全球秩序和社会公正紧密联系在一起进行讨论。英国左翼史学家艾瑞克·霍布斯鲍姆(Eric Hobsbawm)曾发文表示马克思是“新的全球化宗师”(the new globalization guru),他力图对“全球化”背后的重大经济及社会基本趋向加以解释,反对1%的少数人将危机的成本转嫁给99%的绝大多数人,独特而全面地批判了当代资本主义。这些学者致力于维护多元化世界的全球治理机制,理论形态更加完整,论证更加精致,因而对“公正”这一社会治理原则捍卫得更为深入。

  拉美“新社会主义”思潮不断发展

  20世纪末以来,社会主义运动在拉美地区不断发展,展现出旺盛的生命力,并发展出了一股“新社会主义”思潮。其中较具代表性的是委内瑞拉前总统、拉美左翼政治家乌戈·查韦斯的“21世纪社会主义”理论。他主张以“玻利瓦尔和平民主革命”替代“新自由主义改革”,以“新社会主义”替代“资本主义”,以“美洲玻利瓦尔国家替代计划”代替“美洲自由贸易区计划”。明确提出反对资本主义发展模式,认为“超越资本主义模式的道路在于真正的社会主义:平等和正义”。除此之外,巴西共产党和其他拉美国家共产党的政治影响力也有所增强,秘鲁、萨尔瓦多、哥伦比亚出现了所谓“拉美向左转”的现象。拉美地区的“新社会主义”运动是近年来拉美政坛推进现代化、民主化的理论反映,是为批判新自由主义而引发的热门思潮。

  “新社会主义”思潮从口号向构建理论体系推进,在理论上、认识上都比以前更加成熟。“世界社会论坛”成为展示拉美左翼力量的重要舞台,部分学者围绕委内瑞拉的“21世纪社会主义”基本内涵进行理论说明,并就如何在拉丁美洲实现从资本主义向“新社会主义”变革的问题展开探讨。马克思主义左派理论家玛尔塔·哈内克(Marta Harnecker)、迈克尔·勒博维茨(Michael A.Lebowitz)、海因斯·迪特里希(Heinz Dieterich)等人的作品在“新社会主义”理论探索方面取得的较大突破,有力地扩大了社会主义在全球的影响。

  当前,拉美左翼在持续的民主化基础上不断调整理论和政策,政治立场趋于温和化。随着国家发展观念的变化,面对新自由主义的攻势和当前拉美国家右翼势力在近期开始上升的趋势,拉美左翼政府和政党有意识地向中间路线靠拢,基本上只是在社会政策方面进行修正。拉美左翼面临着制定以民享和社会化为特征的替代性发展模式的任务,查韦斯的接班人马杜罗虽明确“21世纪社会主义是英勇的创造”,试图最终建立一个民主独立的社会,但在资本主义体制框架内实践社会主义,显然需要承受强力干扰并面对复杂的执政环境。哈内克认为,立刻在委内瑞拉进行社会主义建设存在诸多困难,而通过和平的道路实现国家和社会转变则需要更多的时间。

  总体而言,市场社会主义思潮突破了计划与市场、市场经济与社会主义对立的僵化观念,但这种外部结合论最后的结论仍然是理想化的,对于如何实现市场社会主义的公有制以及其中的变革因素和推动力量等问题仍没有明确的回答。生态问题不仅对自然环境造成了难以挽回的破坏,更是阻碍人类社会实现公平公正的难题,国外社会主义思潮发展了马克思主义关于人与自然关系的理论。但由于其没有看到资本逻辑是导致资本主义生产面临困境的主要原因,所以使得关注资源合理分配和全球持续发展的经济方案及技术路径收效甚微。

  我们要立足中国国情,批判地借鉴国外社会主义思潮的有益观点,但是对于其本身的改良实质也必须有清醒的认识,从原则上划清科学社会主义和其他社会主义思潮的理论界限。

 

  (作者单位:西北师范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韩卓吾)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