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马克思主义 >> 马克思主义中国化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的双重超越 ——兼论红色文化传承与绿色生态发展
2014年07月24日 10:29 来源:学习与探索 作者:杨英姿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资本主义现代化;社会公正;生态和谐

作者简介:

  内容摘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走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的现实路径。肇始于西方的传统现代化,在创造了丰富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导致了贫富差距拉大、生态环境破坏等社会问题。因此,在传统现代化的社会不公和生态危机背景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过程中需要实现双重超越——超越资本私有实现社会公正,超越工业主义走向生态文明。社会公正与生态和谐既是内在关联的,也是本质一致的,都体现了现代化的社会主义性质和生态文明内涵。

  关键词: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资本主义现代化;社会公正;生态和谐

  作者简介:杨英姿(1969—),女,教授,哲学博士,从事文化哲学、环境伦理学、社会主义生态文明理论与实践研究。

  基金项目:海南省哲学社会科学规划课题“现代性的文化哲学建构与‘人文海南’建设研究”[HNSK(Z)13-51]

  中图分类号:D61文献标志码:A文章编号:1002-462X(2014)07-0061-05

  党的十八大提出,要大力推进生态文明建设,努力走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是在现代化过程中展开和推进的,中国的现代化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就其现实背景而言,它是继传统现代化模式之后而推进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在传统现代化的社会不公和生态危机背景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在面向生态文明的现代化语境中,需要实现双重超越——超越资本私有实现社会公正,超越工业主义走向生态文明,这使得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同时具备了物质基础、社会公正和生态和谐三重内涵。因此,就现实而言,在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过程中,寻求资本私有和工业社会所带来的社会不公和生态危机的解决之道,是我们走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的关键所在。

  一、问题的缘起

  现代化是工业革命以来肇始于西方的、资本主导下的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三百多年的工业文明和现代化发展,使得西方世界乃至整个世界由亦步亦趋的传统地域发展走向了瞬息万变的现代化全球时代。现代化在创造了丰富的物质财富的同时,也拉大了贫富差距,引发了环境问题;现代性在强调主体性原则和理性原则的同时,也偏向了个人主义和工具理性。现代化和现代性使人类“在‘进步’中失去信仰”[1]9,人类社会在物质繁荣的表象下,失却了社会公正,陷入了生态危机。这是传统现代化所呈现的矛盾与冲突。

  社会不公和生态危机的现实压迫以及人类精神的超越追求,促使人们对传统现代化及其所形成的现代性理念进行了全面反思。现代化的发展不能只有物质的繁荣,更不能因追求物质财富而忽视了社会公正、异化了人的本质,从而恶化了人与人、人与自然之间的关系。失去了社会公正和生态和谐,物质繁荣只能是昙花一现;失去了精神家园和生态家园,人类的发展将滑入“非人”的境地。因此,现代化的继续推进,需要逐步克服人的异化,克服资本逻辑的唯利是图、利己主义以及自我中心性和个人主义,重建社会公正与生态和谐。在此,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念和生态文明的发展理念成为核心观念,而红色文化传承和绿色生态发展正契合了这一点。

  红色文化蕴含社会主义的价值观念、发展理念和制度追求,绿色发展昭示着生态文明的发展理念和发展模式,它们既规定着新型现代化的发展方向,又界定着新型现代化的发展内涵。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是追求人与人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是追求人与自然和谐的生态型现代化。充分挖掘红色文化的社会主义理念,逐步充实绿色发展的生态文明内涵,将有助于创建公平正义的社会秩序,调谐人与人之间的关系,重建人类精神家园;有助于变革人类观照自然的价值理念和作用自然的行为方式,调谐人与自然的关系,重建人类生态家园。因此,社会主义、生态文明与现代化有机关联,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将赋予现代化以新的内涵与活力。红色文化传承与绿色生态发展作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重要体现,将推动现代化的精神重建与生态转向,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对资本私有和工业社会的双重超越。

  二、超越资本私有实现社会公正

  我们现今所反思的工业化、现代化基本是在资本逻辑的主导下完成的。资本不断增殖的本性决定了它在价值观上的个人主义和利己主义,并在自由市场经济条件下必然选择私有制这种制度保障。在这样的价值观和经济制度下,无论物质财富如何丰富,无论如何崇尚自由、平等、博爱,都注定了物质与精神、科技与道德、人与人的对立、对抗与冲突。“财富的新源泉,由于某种奇怪的、不可思议的魔力而变成贫困的源泉。技术的胜利,似乎是以道德的败坏为代价换来的。……现代工业和科学为一方与现代贫困和衰颓为另一方的这种对抗,我们时代的生产力与社会关系之间的这种对抗,是显而易见的、不可避免的和毋庸争辩的事实。”[2]775马克思所说的“某种奇怪的、不可思议的魔力”就是资本、资本的逻辑、资本主义私有制。科学技术作为生产力,其发展进步会提高劳动生产率,创造日益丰富的物质财富,但是财富如何分配却取决于生产关系。在私有制下,私人资本是财富分配的主导要素,即资本的拥有者将占有劳动者所创造的使用价值和物质财富的绝大部分,而劳动要素所分得的只是资本所确定的劳动力价格。资本所获得的剩余价值与劳动力价格之比、资本所有者数量与劳动者数量之比,在现实中却是4/5与1/5和1/5与4/5的极端事实,这正是私有制分配当中贫富悬殊的形象数据。

  现代社会的发展需要将货币投入生产和流通领域,通过购买、加工生产资料来创造物质财富并使自身增殖,这时货币就转化成了资本。如果说资本的存在在现代社会是不可避免的话,那么如何缩小贫富差距就取决于资本私有还是资本公有。资本具有无限增殖的本性,在私有制社会中,个人持有资本,其本性会使它日益集中在少数人手中,形成庞大的垄断资本,最终导致富者越富、贫者越贫,贫富差距不断拉大。同时,没有公共利益和公共理性的制约,资本在个人手中就会与工具理性结伴而行、相互“促进”,生发出物质主义、工具主义、经济主义、个人主义、利己主义等现代性后果,这是私有资本运行发展的逻辑必然。

  社会主义是作为对资本私有和资本主义的超越而存在的,其得以成立和得以存在的价值和理由,就是要在解放和发展生产力的基础上,消灭剥削,消除两极分化,最终实现共同富裕。这一目标的实现,是以社会主义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为主体的经济制度为保障的,而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中蕴含着公正、平等、团结、友善等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念,其中公平正义更是核心中的核心。古希腊哲人亚里士多德曾指出,正义是整个德性,不正义是整个邪恶;中国古代历次农民起义也大多提出“均贫富”等口号和主张。在这里,我们不能把“均贫富”简单地理解为平均主义。该得到而未得到,到了极端的程度,才会、也必然会引发以生命相搏的武装起义,所以这里“不均”的实质乃是极大的不公正,只有极大的贫富悬殊和社会不公正才会成为社会隐患,才需要“均贫富”——不是平均财富(每个人都获得同样数量的财富),而是得其所应得,失其所应失。这也是亚里士多德分配正义思想的主要内容。

  如果说古人的公正追求还具有阶级局限,仍然主张以一时的武装暴力来解决贫富差距问题的话,那么社会主义则主张在根本制度中体现着公平正义,并通过根本制度保证公平正义得以实现。社会主义公有制和按劳分配不仅仅是一种经济制度和分配制度,它们更是追求正义的公共理性的真实体现和制度化。有了公平正义的价值观和制度框架,无限增殖的资本就有了一个为公众造福而非为少数人牟利的方向,资本将不再是制造贫富悬殊的“元凶”,因为它不再具有价值观层面的地位和功能,而只是一个创造财富的工具。既然是工具,主体的人就既可以对它说“是”,也可以对它说“不”,既可以利用,也可以不用。这样,具有价值观的人才是真正的决定者、真正的主体,而非被资本异化的物质性存在。摆脱了资本、技术控制的人,才会奉行社会主义公正价值观,在现实社会生活中超越资本私有,追求社会公正。

  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其特色之重要一维就在于它不能使人被物所控制,不能使工具性的资本成为目的性的决定者,不能放任资本私有主导现代化而异化人的价值追求、损害人与人之间的关系。人之为人、人类社会之为人类社会,就在于它的群体性、社会性、文化性,即对个体性、排他性、物质性的超越。所谓超越,就是不被自然的、物质的必然性所束缚、所主宰,而能开创出文化的、精神的自由选择。文化的自由既是一种理性的选择,也是一种理想的追求,是必然与自由的辩证统一。个体的利益只有在和谐的人类关系中才能顺利实现,而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否和谐,关键在于是否以公平正义为圭臬。就现实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而言,追求公平正义绝不是权宜之计,而是其目的所在。否则,就如钱乘旦先生所质疑的那样,“工业化的目的是什么,现代化的目的又是什么?如果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目的不是造福于人,这种工业化和现代化有什么意义?如果工业化和现代化的目的只是为少数人造福而伤害多数人,这样的工业化和现代化是不是不发生更好?”[3]

  社会主义价值观念不是抽象的存在,而是在社会主义革命和建设实践中逐步形成和完善的理论结晶。我们所说的红色文化实际上是社会主义理念的一种形象表述。在当代文化语境中,“红色”代表着对纯粹物化生活和腐败丑恶的批判,代表着对公平正义、精神信仰的呼唤。贯穿土地革命、抗日战争、解放战争的中国红色革命,培育了坚持理想信念,追求公正、自由、民主、权利,充满忧患意识和历史责任感的红色文化,这一新的文化形态在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中体现为求实、创新、开拓、维权等现代意识,对于今天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是弥足珍贵的精神资源。红色文化将成为资本逐利、权力腐败的“防腐剂”和“解毒剂”,将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树立一面鲜明的追求社会公正的旗帜。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焦艳)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