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社科评论
【社科要论】全过程人民民主对美式民主的超越
2021年12月11日 23: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刘明 字号
2021年12月11日 23:02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刘明
关键词:全过程人民民主;美式民主;民主权利

内容摘要:以美国为首的少数国家试图用美式民主的标准来评判其他国家,无疑是在国际社会中行“专制之事”。

关键词:全过程人民民主;美式民主;民主权利

作者简介: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于12月4日发表《中国的民主》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这既是对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系统阐释与总结,也是对以美国为首的少数国家频繁以“民主教师爷”身份对其他国家指手画脚的有力回击。以美国为首的少数国家试图用美式民主的标准来评判其他国家,无疑是在国际社会中行“专制之事”。

  各个国家的民主道路植根于自身的历史与文化,不同国家依据自身国情发展探索适合本国的民主之路恰是民主的应有之义。民主领域并不存在什么“教师爷”和“绝对标准”,何况自诩为“民主样板”的美式民主实则病态重重、沉疴缠身,更无资格评判其他国家。美国民主的核心是两党制下的“一人一票、票票等值”的选举程序。在21世纪的政治生态下,这类民主的弊端变得尤为突出。

  其一,美国民主过程的碎片化导致公民民主权利的空虚化。美式民主的民主程序主要体现在民主选举的环节,即每隔几年的国家或地方主要领导人的投票选举环节,之后民众的民主权利便长期处于“空窗期”。马克思曾经揭示过这种投票选举的本质,无非是每隔几年在资产阶级内部换个人上台而已。因此,美式民主中的“人民主权”,实为徒有其表的“装饰品”。

  其二,两党的对抗性竞争导致过度内耗和社会撕裂。美国两党恶性竞争导致过度内耗的表现之一是“金钱政治”,外交部网站12月5日发布的《美国民主情况》报告显示,2020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总支出高达140亿美元,美国大选沦为富人游戏。美式民主导致过度内耗的另一表现是,两党的持续对抗导致治理效能低下。美式民主中的繁琐程序以及两党对“否决政治”的痴迷,使得政府的绩效合法性大打折扣,民众成为最终的受害者。以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为例,截至11月底,美国累计确诊超过4800万例,累计死亡逾77万例。糟糕的治理效能使得民众成为直接的牺牲品。据“皮尤研究中心”2020年11月13日报道,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在经济、种族、气候变化、执法、国际参与等一系列问题上分歧重重,美国所谓的民主选举则持续强化着美国的社会撕裂。

  其三,美国所谓的民主选举充斥着“反民主”的成分。以2020年的大选为例,各种形式的清除选民和压制选民现象大行其道,众多选民的选举权被赤裸裸地剥夺。美国公民自由协会网站2020年2月3日报道,36个州在投票时有身份证明要求,有超过2100万美国公民没有政府颁发的照片身份证,严格的选民身份法将选民投票率降低2—3个百分点。各州利用选区划分作为政治工具来操纵选举结果,这是“一种普遍的、不民主的做法,扼杀了数百万选民的声音”。此外,另据《天主教国家纪事报》2018年5月22日报道,自2010年以来,美国有23个州通过了某种形式的选民压制法,而有17个州的选民压制法针对的是印第安人和土著居民。

  美式民主的“沉疴”远不止这些,其直接的影响是“民心尽失”。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政治研究所2021年12月1日发布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受访的大多数美国年轻人对美国的民主失去信心,52%的受访者认为美国民主“陷入困境”或“失败”。

  与美式民主的重重病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制度不断完善,尤其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的民主发展进入历史新时期,逐渐发展起了全过程人民民主的新形态。与美式民主“重形式、轻实质”“重程序、轻结果”等特征明显不同,全过程人民民主实现了形式要素与实质要素、程序要素与结果要素的统合,更好地实现了公民的民主权利与国家治理效能的统一。

  全过程人民民主体现的“全过程性”和“全链条性”切实保障了公民的民主权利。民主的灵魂是确保民意得到切实的表达,美式民主下的民众只是在周期性的选举时刻公民才能表达自己的意见和主张,主要通过投票方式进行表达,是形式主义的民主。而我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则是全过程和全链条的,公民的民主权利不仅体现在“民主投票”环节,而且还体现在“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的各个环节。尤其是我国各个层级的协商民主形式为我国公民表达自己的意见和利益诉求提供了切实有效的渠道。

  全过程人民民主对程序要素与结果要素的统合确保了民主决策的科学化与治理效能。与美式民主强调的程序中心主义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全过程人民民主包含了众多结果性的要素。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不仅追求过程的民主性,还追求民主结果的有效性。中国共产党的先锋代表属性和领导作用,则是确保民主结果合理性的政治保障。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我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不是竞争性和对抗式的,而是协商合作式的。民主过程与民主结果的统合与调试,是确保国家治理效能的重要保障。

  此外,全过程人民民主在各个民主环节对公民的“全覆盖”最大程度地确保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民主的“民主性”。评价一个国家民主制度的“民主性”,其最重要的标准是程序上是否具有最大的包容性,即将每一个合法的公民都包括进民主过程中。与美式民主的“排斥性”和“反民主性”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我国的全过程人民民主实现了公民主体的全覆盖。以人大代表的选举为例,年满18周岁的中国公民(依法被剥夺政治权利者除外)均享有民主选举权利。从代表构成上看,我国共有五级人大代表262万多名,各地区、各民族、各领域都有适当数量的代表。此外,在“民主协商”“民主决策”“民主管理”“民主监督”等环节,全过程人民民主均保障公民最广泛的参与。

  全过程人民民主是适合中国国情的民主道路,丰富了人类民主发展的实践形态。与少数国家在全球借民主话题行“专制之事”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中国不寻求输出中国的“民主模式”,正如白皮书指出的,“中国坚定支持各国自主选择本国的民主发展道路,反对外部势力以‘民主’为借口干涉他国内政”。

  (作者系南开大学周恩来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

作者简介

姓名:刘明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毕雁)
内容页广告位-中国与世界.jpg

回到频道首页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