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环球学讯
多层面提升金融危机防控能力
2018年10月24日 09:31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 作者:王悠然 字号
关键词:金融市场;金融危机;金融监管

内容摘要:10月 18日,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在华盛顿召开“金融与哲学”研讨会。会上,美国智库R街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亚历克斯·J.波洛克(Alex J.这种不确定性也使社会对金融领域专家产生质疑:为什么最懂金融的人却很少准确预测到金融危机?波洛克提出,许多专业分析人士使用复杂的数学模型和先进的运算设备预测金融市场走向,但这些预测往往影响金融市场预期,进而造成金融市场的变化。这种变化增加了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及金融市场预测的难度,也降低了金融危机预测的准确性。波洛克认为,在一个受制于不确定性的复杂系统内,负责任的管理者不仅要对风险进行监控,还要对未来可能发生的风险进行推想。政府需加强对金融机构的常规监管波洛克谈道,因为银行经营借贷业务,所以银行存款不可能实现零风险。

关键词:金融市场;金融危机;金融监管

作者简介:

  10月18日, 美国企业研究所(AEI)在华盛顿召开 “金融与哲学”研讨会。会上,美国智库R街研究所高级研究员亚历克斯·J.波洛克(Alex J. Pollock)介绍了他的新书《金融与哲学:为何我们总被惊讶》。

  波洛克告诉本报记者,该书是他在过去40多年里对金融问题的思考总结。通过平实易懂的语言、新颖的视角和丰富的实例,他探讨了金融领域不确定性难以消除的原因、经济泡沫为何诱人等问题。

  认识金融危机预测的局限性

  美联储前主席保罗·沃尔克曾提到,“大约每隔10年,我们就会经历‘过去50年里最严重的金融危机’”。波洛克认为,不确定性是金融市场的主要特征之一。这种不确定性也使社会对金融领域专家产生质疑:为什么最懂金融的人却很少准确预测到金融危机?在某些领域,科学家对一些现象能够做出详细的预测,但是在经济领域,专家的预测未必十分准确。

  波洛克提出,许多专业分析人士使用复杂的数学模型和先进的运算设备预测金融市场走向,但这些预测往往影响金融市场预期,进而造成金融市场的变化。这种变化增加了金融市场的不确定性及金融市场预测的难度,也降低了金融危机预测的准确性。21世纪初,一些美国的金融公司聘请了大量物理学家、数学家,希望通过“高精尖”的量化方法解决金融问题。当时正值美国房地产信贷高峰时期,一家提供房地产次级贷款的公司表示其雇佣了150名经济学博士来研发信用风险模型,但该公司后来还是因贷款违约而被告。美国高盛集团曾专门设立了一个由计算机科学家、数学家、物理学家组成的“量化战略投资”部门参与管理。但在2007年,该部门研发的自动化投资算法出现严重错误,造成重大损失。在波洛克看来,这些问题的症结不在于专业人员的技术性失误,而在于确定的数学计算与不确定的未来现实之间的矛盾。

  美国政治学者罗伯特·杰维斯(Robert Jervis)在《系统效应:政治与社会生活中的复杂性》一书中提出,各主体对他人行为的反应和预期直接影响各种策略之间互动的结果。在金融领域,一部分投资者从某种商品或资产的交易中获得暴利,可能促使其他投资者对该商品或资产的市场前景做出乐观的预期,进而引起投资热潮。当投资热潮接近最高点时,一部分投资者的撤资行为又会影响其他人的心理预期,继而引发群体性恐慌。杰维斯表示,每个人的行为受自身对他人行为的预期的影响。每个人都根据社会系统的信息做出自己的反应。在这种复杂情况下,任何讨论都是不全面的。

  波洛克认为,在一个受制于不确定性的复杂系统内,负责任的管理者不仅要对风险进行监控,还要对未来可能发生的风险进行推想。美国财政部前部长蒂莫西·盖特纳在其回忆2007—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压力测试:对金融危机的反思》一书中写道,“我们的危机大体上是想象力的失败,每一次危机都是”。

  政府需加强对金融机构的常规监管

  波洛克谈道,因为银行经营借贷业务,所以银行存款不可能实现零风险。但是,美国政府一般通过存款保险制度等手段来满足人们的无风险存款期望,提升其对银行系统的信心。在某种程度上,美国国家金融体系总处于一种试图实现存款零风险又无法消除存款风险的困境中。因此,每当面对金融危机时,美国政府通常采取四种方法救市。

  第一,发布提振市场信心的信息。例如,美国次贷危机期间,美联储和美国财政部曾多次表示“次贷问题处于控制之下”,当时的美国康涅狄格州参议员也曾提到“房利美和房地美得到了充足的注资,拥有强劲的投资组合,其中有风险性的次级房贷的份额相对低”。

  第二,延迟承认金融危机带来的损失,防止市场恐慌、信心下降,寄希望于事态稳定。该做法被称为“监管宽容”,在某些情况下还会配合“调整”账面以便在长期内抹平损失。

  第三,由“最后贷款人”向其他金融机构提供紧急贷款。“最后贷款人”一般由中央银行担任。原则上,借款方应具备良好的抵押品,但在紧急情况下也可降低要求。不过,求助于“最后贷款人”的金融机构,最后也未必渡过难关。

  第四,为拥有不良资产或破产的金融机构提供新的权益资本。

  波洛克表示,美国政府采用的纾困方案,使金融危机的损失由借款人、贷款人、投资人转移到纳税人身上,储户则因实际利率下调而“受到惩罚”。换言之,风险并没有消除,只是转换了表现形式。另外,政府屡次介入可能会导致金融机构对政府的依赖,进而忽视对自身行为的规范。为了更好地防控金融风险,除了在特殊时期进行干预外,政府还需要加强对金融机构的常规监管。

    驻华盛顿记者 王悠然

  (中国社会科学报华盛顿10月23日电)

作者简介

姓名:王悠然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冯瑶)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