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管理学 >> 管理理论
领导魅力的本质属性分析
2014年07月28日 09:25 来源:《领导科学》(郑州)2013年6中期 作者:刘志伟 字号

内容摘要:

关键词:领导魅力;领导者;领导力

作者简介:

   【作者简介】刘志伟,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学教研部副教授、博士

 

  领导魅力是领导者的一种软权力,这种软权力是领导者的社会影响力与追随者的认同和回应二者相互统一的产物,这是领导魅力的本质属性。那么,领导魅力的本质属性是由哪些要素所决定的?也就是说,领导者的社会影响力何以形成,以及追随者何以认同和回应领导者的社会影响力?或者说,领导者的社会影响力是由时势所决定的,还是由英雄即领导者自身所决定的?是属于科学,还是属于发挥的艺术?是遵循共性,还是应该发挥个性?这些都是领导科学界长期争辩的问题。

  一、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

  是时势造英雄,还是英雄造时势?这是领导科学界一个争论日久的老问题。在领导魅力属性的认识上,也绕不开这个问题。换言之,是时势造就了领导者的魅力,还是领导者创造了时势,因而赢得了魅力?孙中山有句名言:“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者昌,逆之者亡。”在领导魅力本质属性的认识上,应该坚持唯物主义立场,始终认为是时势造就了领导者的魅力。

  首先,时代决定领导者所承担的使命。众所周知,任何一个社会的进步与发展,总是面临某些它所处时代必须解决的主要课题,这构成这个社会进步与发展的时代主题。只有那些深刻把握了当时社会的时代主题,并且将正确解答这一时代主题作为自己的使命,进而领导民众改造社会、推进历史的领导者,才有可能被称为那个时代的领袖和伟人,或者那个时代的卓越领导者。回顾20世纪70年代末期开始的中国改革开放的伟大历史进程,人们之所以称邓小平为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就是因为他深刻认识到和平与发展是当代社会的时代主题,所以始终将坚定不移地推进改革开放作为自己的历史使命,为中国当代社会的巨大发展和进步做出了杰出贡献,因而,他得到了中国人民的深切爱戴,进而拥有了巨大的领导魅力。一个社会、一个国家的领导者如此,一个地区、一个单位的领导者同样如此。因为,任何一个地区、一个单位,在其工作过程中,在一个时期也同样会面临一些亟待解决的主要课题,同样也就构成了这个地区、这个单位领导者的工作使命。如果领导者能够正确解答这些课题,能够勇敢承担和完成这些工作使命,往往也就会成为一个卓越的领导者,同样也就会赢得相关范围内的社会影响力——领导魅力。

  其次,时代决定领导者所依靠的力量。毫无疑问,领导者的任何活动都离不开追随者的认同与回应,都必须拥有领导活动赖以进行的基本依靠力量。所以,早在中国共产党建党初期,毛泽东在《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中,就曾开门见山地突出强调:“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这个问题是革命的首要问题。”人们都知道,“十月革命”一声炮响给中国革命送来了马克思主义,但是,中国共产党在建党初期并未找到真正能够依靠的革命力量。毛泽东在那个时期进行了一系列理论探索和革命实践,确定了旧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的时代属性,发现了中国农民中所蕴藏的巨大革命力,因而找到了中国革命的基本性质和中国革命必须依靠的基本力量,找到了一条符合中国革命实际的正确道路,开始了中国革命“农村包围城市,武装夺取政权”的伟大探索和实践,带领着以亿万农民为主体的人民大众,经过艰苦卓绝的武装斗争,最终赢得了中国革命的胜利,建立了人民政权。孙中山曾经简明而深刻地指出:“政者,众也。”从领导魅力角度看,领导活动开展所依靠的力量的大小,实际上往往也就决定了领导者社会影响力的大小。因此,领导者依靠的力量不仅决定了领导活动的成与败,也从根本上决定了领导魅力的有与无,还从范围上决定了领导魅力的多与少、大与小。

  再次,时代决定领导者所运用的方法。领导者明确了活动需要实现的使命,明确了活动需要依靠的力量,那么,如何运用与之相匹配的最合适的方法,从而最大限度地利用其动员的社会力量,最大限度地实现所肩负的历史使命,更加圆满地解决时代赋予的主要课题,成为每个领导者必然面临的基本问题。因此,时代决定领导者所承担的使命,时代决定领导者所依靠的力量,时代也决定领导者所运用的方法。20世纪50年代末期,古巴革命领袖格瓦拉与卡斯特罗兄弟一道运用暴力革命的方法,赢得了古巴革命的成功;格瓦拉又进一步运用古巴暴力革命的方法,投身非洲革命运动和拉美革命运动,赢得了世界各国民众的深刻同情和广泛崇敬。然而,时代发生巨大的历史变迁,革命和战争时代已经过去,和平与发展成为当今世界的时代主题,如果仍然运用暴力革命的方法从事争取社会正义的运动,就很难获得广泛的社会同情和民众支持,也不可能成为各国民众心目中的英雄。显然,当今时代的“格瓦拉”已然无法通过暴力革命的方法赢得世界民众的支持,已然无法通过暴力革命的方法获得所谓的领导魅力。

  在领导魅力本质属性的认识上,还必须坚持辩证唯物主义立场,反对机械唯物主义的观点。为此,领导者必须在顺应时代潮流的基础上,充分发挥主观能动性,从而在一定程度上创造时势,形成广泛的社会影响力,获得广大追随者的认同与回应,赢得巨大的领导魅力。

  首先,领导者通过发挥主观能动性,不仅在时代主题已经呈现之时,而且可能在时代主题初露端倪之时,甚至还可能在时代主题萌现之前,就能够透过纷纭复杂的迷雾,正确认识和把握时代主题,明确自己的历史使命,领导民众改造社会,推进历史发展,从而获得广大追随者的心理认同,赢得巨大的领导魅力。

  其次,领导者通过发挥主观能动性,不仅能够赢得来自现时代已经存在的社会依靠力量的巨大支持和拥护,广泛动员和带领最大多数社会民众,进行有利于人类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伟大事业,而且能够培育和壮大现时代的社会依靠力量,不断将潜在的社会依靠力量成功地转化为现实的社会依靠力量,动员和带领最大多数社会民众,推进人类历史发展和社会进步的伟大事业,从而获得广大追随者的心理认同,赢得更加巨大的领导魅力。

  再次,领导者通过发挥主观能动性,不仅能够正确认识和运用现时代已经存在的方法,而且能够发现和运用现时代潜在的方法,有些更加卓越的领导者甚至能够创造现时代不曾存在的崭新方法,最大限度地引导其所能够动员的社会力量,最大限度地实现其所肩负的历史使命,更加完满地解决时代赋予的主要课题,从而获得广大追随者的心理认同,赢得更加巨大的领导魅力。

  二、是属于科学,还是属于发挥的艺术

  决定领导魅力本质属性的要素,是属于科学,还是属于发挥的艺术?实际上,这是领导科学界长期争辩的“领导学是一门科学,还是一门艺术”这一问题的翻版。长期以来,领导科学界存在“领导科学”与“领导艺术”两个流派。前者认为,科学是正确反映自然、社会和思维等方面客观规律的知识体系或理论形态的体系,领导科学是以心理学、行为学、组织学、统计学、管理学和社会学等一系列科学为基础,专门研究领导活动的各个因素之间相互联系、相互作用规律的科学,旨在揭示领导工作中规律性的东西,为领导活动提供指南,确保领导实践的科学化和规范化。后者认为,领导活动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人类思维活动和社会实践领域,它是领导者基于客观情境而在现实中高度发挥主观能动性的活动,是领导者创造性地运用领导原理、规律和方法,卓有成效地解决实际问题的一种艺术。

  笔者认为,一方面,领导艺术必须以深厚的领导科学知识为前提,离开领导科学,领导艺术也就失去了根基;另一方面,领导科学必须以领导实践为形成和发展的基础,必须从领导艺术中汲取精华。丰富的领导艺术是领导活动实践经验的结晶,而领导科学正是这些宝贵经验的规范化和系统化。领导科学与领导艺术的相互促进、相互统一,也就构成了领导科学。具体到领导魅力现象的认识问题上,笔者有两个方面的基本认识。

  首先,领导魅力现象需要遵循科学。就一般思维科学而言,作为一种观念形态的精神现象,它绝不是无源之水、无本之木,不可能凭空产生,而必然是自然、社会和大脑等物质现象的反映,因而,必然需要相应地遵循一定的科学原理、规律和方法;就领导魅力形成而言,领导魅力现象作为领导科学的一个组成部分,也就从根本上决定了它在一定程度上需要遵循领导科学的规律,即建立在相应的心理学、行为学、组织学、统计学、管理学和社会学等一系列科学的基础之上。

  其次,领导魅力现象也必须遵循艺术。领导活动一如人类的艺术活动,它是一个富有创造性的人类思维活动和社会实践领域,是领导者在一定的知识、经验、智慧和特质等多种主观范畴的素质基础上,创造性地运用领导原理、规律和方法,从而解决实际问题的实用性领导技艺和操作性领导能力。固然,在任何领导活动过程中,领导者都需要遵循基本的领导原理、领导规律和领导方法,然而,领导者在具体领导活动实践中必须深刻认识到,因为领导者、领导环境、追随者,以及领导活动需要解决的问题、需要实现的目的等各种参与要素的不同,必然需要领导者发挥主观能动性,具体问题具体分析,灵活地运用领导原理、领导规律和领导方法,从而创造性地解决问题。正如毛泽东在《论持久战》一文中所指出:“古人所谓‘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这个‘妙’,我们叫做灵活性,这是聪明的指挥员的出产品。灵活不是妄动,妄动是应该拒绝的。灵活,是聪明的指挥员,基于客观情况,‘审时度势’(这个势,包括敌势、我势、地势等项)而采取及时的和恰当的处置方法的一种才能,即是所谓‘运用之妙’。”(《毛泽东选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第494页)

  三、是遵循共性,还是应该发挥个性

  决定领导魅力本质属性的要素,是遵循共性,还是应该发挥个性?这也是领导科学界长期争辩的一个问题。在哲学范畴里,共性即普遍性,指不同事物的普遍性质;个性即特殊性,指一事物区别于其他事物的特殊性质。共性和个性是一切事物固有的本性,每一事物既有共性又有个性。共性决定事物的基本性质,个性揭示事物之间的差异性,二者密切联系,不可分割,是辩证统一的关系。在领导科学范畴里,人们认识领导魅力现象也必须遵循共性与个性二者辩证统一的原理。

  首先,领导魅力必须遵循共性。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原因:一是领导活动作为人类社会实践活动之一,必然是一种有意识的社会活动,因而必然具有相应的目的性和计划性。人们的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人类社会生活的共性,决定了具有目的性和计划性的领导活动也必然具有共性特征,即遵循领导科学的普遍规律、根本原则和基本方法。二是领导活动作为人类社会实践活动之一,必然是一种有组织的、具有特定规范性和秩序性的社会实践活动,因而必然具有相应的组织规范和行为秩序,这也就构成了领导活动的共性特征,进而成为领导者提升领导魅力所必须遵循的领导科学的普遍规律、根本原则和基本方法。三是领导活动作为人类社会实践活动之一,必然是一种具有相应历史累积性、社会传承性的实践活动,因而也必然具有相应的共性特征,进而成为领导者提升领导魅力所必须遵循的领导科学的普遍规律、根本原则和基本方法。

  其次,领导魅力也必须发挥个性。主要有以下三个方面原因:一是作为领导活动的主体,不同领导者因为利益诉求、智力水平和领导能力等方面的差异,即使遵循领导科学共性的普遍规律、根本原则和基本方法,在具体的领导活动实践过程中也必然呈现出个性差异。二是作为领导活动的客体,不同的追随者因为利益诉求、认识水平和追随能力等方面的差异,必然促使领导者在运用领导科学的普遍规律、根本原则和基本方法时,针对众多追随者之间形形色色的个体差异做出相应调整,从而在具体的领导活动实践过程中呈现出个性差异。三是作为构成领导活动的环境,因时间、地点等各种因素的差异,也必然促使领导者在运用领导科学的普遍规律、根本原则和基本方法时,针对这些差异做出相应调整,从而也在具体的领导活动实践过程中呈现出个性差异。

  综上所述,在领导魅力本质属性的认识上,既要坚持两点论,还要坚持重点论。“领导是一种没有简单答案的艺术”,这是美国哈佛大学领导学者海弗斯的著名论断。笔者认为,在领导者主观能动性与时代客观必然性的关系问题上,时代的客观必然性比领导者的主观能动性更加具有决定性的作用和意义。同时,在领导活动的科学性与艺术性、领导魅力共性与个性的关系问题上,笔者更加强调领导活动的艺术性和领导者的个性。^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孟育建)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