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各地 >> 人文华南 >> 学术讲坛
七十年前,福建在"提前"又"推迟"中新生
2019年10月16日 15:09 来源:福建日报 作者:钟兆云 字号
关键词:叶飞;南下;张鼎丞;兵团;福建

内容摘要:

关键词:叶飞;南下;张鼎丞;兵团;福建

作者简介:

  毛泽东拨快了解放福建的时钟

  辽沈战役结束、淮海战役拉开序幕后,毛泽东发表著名评论《中国军事形势的重大变化》,宣告:原来预计,从一九四六年七月起,大约需要五年左右时间,便可能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反动政府。现在看来,只需从现时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政府从根本上打倒了。

  1948年12月12日,中央军委在致淮海战役总前委的电报中,提出淮海战役胜利后下一步作战方针的意见,“在明年五月或六月举行渡江作战,然后,华野、中野两军协力经营东南,包括皖南、苏南、浙江、福建两全省,江西一部,并夺取芜湖、杭州、镇江、苏州、南京、上海、福州诸城而控制之”。

  战争的车轮越转越快。对全国解放问题,1949年1月6日至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通过的《目前形势和党在1949年的任务》中,是这么一个提法:“1949年夏秋冬三季,我们应当争取占领湘、鄂、赣、苏、皖、浙、闽、陕、甘等九省的大部,其中有些省则是全部。”文件明确指出,1949年冬先相机占领与浙江毗邻的闽北一些地区,到明年才解放全福建。

  中共中央年初这个部署,是考虑到京沪杭解放后,需要一段时间巩固,而且也估计蒋介石不会轻易退出其江浙老巢,可能会在浙江一带顽抗一段时间,加上美帝插手等因素,所以在既定计划中,确定二野、三野协力经营东南,推迟解放福建的计划。

  谁知蒋介石不经打,4月中旬发起渡江战役,其千里江防顷刻间化为乌有,上海也不过打了半个来月。汤恩伯集团逃跑后,国民党军队土崩瓦解,展开了一场“逃跑竞赛”。美国陈兵于东南沿海,试图进行武装干涉,但看到蒋介石政权已成腐木朽株之势,难以扶持,担心卷入中国内战不能自拔,便也不敢贸然动手了。上海的解放,以及没有出现所担心的美英帝国主义武装干涉问题,使毛泽东大大地松了口气。

  5月中旬,二野一部入闽,解放了闽东北部分地方。毛泽东考虑,要加快解放战争的进程,要解放台湾,福建不宜再按照过去设想的时间解放了,不等江浙一带稳定,即抽调三野一部提前解放福建,并让三野作好解放台湾的准备。

  5月23日,中央军委的命令通过电波传向四大野战军司令部。其要旨是:一野进军西北;四野直捣两广;二野进军四川,在西南全歼国民党军的最后主力;三野加紧解放东南,提早入闽,并准备解放台湾。

  张鼎丞和叶飞为何提出推迟入闽

  在最高统帅部运筹帷幄、考虑加快解放战争进程之际,下面战略区的首长也有了前瞻性设想。统帅部和各个战略区就是这样的默契、合拍,以至于解放战争越打越精彩,时间也越缩越短。

  还在5月22日淞沪战役激战正酣、胜负几成定局之际,三野副司令员粟裕和参谋长张震就联名致电中央军委,“依据蒋匪整个局势观察,已全线溃退,福建守敌不多。遵照军委予四野相机进入粤桂任务,如此我入闽部队是否可能提早,应准备何时出动,以便淞沪战后进行准备,调整部署”。

  真可谓英雄所见略同,早在考虑这一问题的毛泽东,翌日便以中央军委的名义电告总前委及三野前指:“你们应当迅速准备提前入闽,争取于6、7两个月内,占领福州、泉州、漳州及其他要点,并准备相机夺取厦门。入闽部队待上海解决,即可出动。(《军委关于各野战军进军部署的意见(1949年5月23日)》)”考虑到美国在最后时刻仍可能出兵干涉,毛泽东遂又指示刘伯承:目前二野的主要任务是准备协助三野对付可能的美国军事干涉,待青岛、福州等地解决了再行西进。

  华东局、华东军区、三野领导人陈毅根据毛泽东的指示和中央安排,将所属4个兵团15个军60多万人进行了战略划分:二十四军调往山东攻击由美军和国民党联合驻守的青岛;七兵团准备解放舟山群岛;八兵团警备宁沪杭地区并进行剿匪;九兵团在苏南休整、训练,准备担负渡海攻台重任;十兵团负责进军福建,攻占福州、漳州等地后,夺取厦门、金门等沿海岛屿,占领攻台出发阵地。

  5月27日中午,上海甫获新生。十兵团接到三野首长电示:进行入闽准备。十兵团司令员叶飞马上率兵团部及所属3个军集结于苏州、常熟、嘉兴一带休整,进行入闽的各项准备。

  6月初,华东局、华东军区、三野在上海国际饭店召开部队师长政委以上、地方地委书记专员以上的高级干部会议。会上,三野代司令员粟裕传达了中央军委关于各野战军进军部署的电示,正式宣布中央“提早入闽”的决定,并说:军委、总前委和三野指挥部的意见是使用十兵团的2个军,火速南下,争取在六七两个月内,解放全福建。

  华东局常委、组织部长张鼎丞拟任福建省委书记,和十兵团司令员叶飞一个主政一个主军,照陈毅的说法是,两个福建佬,回家乡主政主军,是天生一对地设一双。在问及困难时,叶飞坦陈时间太紧,十兵团在上海战役中伤亡1万多人,还来不及补充兵员,最好能休整一个月后再出发;而且,应允许十兵团3个军全部南下。

  张鼎丞摆出的困难,主要是干部严重匮缺,他赞同叶飞推迟南下的意见,十兵团休整一个月,他刚好可以做好调集干部、筹措接管工作等方面的准备。

  陈毅接受了十兵团3个军全部南下的建议,这样一来可集中兵力攻打福州、漳州、厦门,二来可抽出一个军的兵力,防止美国人在解放福州、厦门时出兵介入,进行干涉,但入闽时间推迟一个月,他表示须请示中央才能定。

  毛泽东同意推迟入闽,却再提要求

  领受任务出来,张鼎丞和叶飞立即开始了入闽的准备工作。

  眼下,最感困难的是干部严重匮乏。接管和经营福建,需要配备1个省级、2个市级、8个地区级、80多个县级的党政领导班子,这得需要多少干部啊。张鼎丞思考中,想到了长江支队,这是华北局从老解放区太行、太岳地区选调4000多名青壮年干部组成的南下开辟新区的队伍,他想着要把他们争取过来。

  几天后,总前委书记邓小平在上海国际饭店主持一个军事会议。二野四兵团司令员陈赓向总前委提议,要长江支队随二野进军大西南。张鼎丞提出长江支队应随三野十兵团到福建去,并为此据理力争:福建是东南海防,解放福建后还有解放台湾的任务,十分需要干部。两人谁也说服不了谁,最后,还是邓小平一锤定音:长江支队去福建!

  毛泽东的复示电,虽然同意十兵团以3个军入闽,但希望能加快进军速度。接到命令后,一贯善于攻坚破难的叶飞仍感难以执行,向三野前指提出,希望休整一个月后于7月上旬进军福建。

  6月13日5时,三野代司令员粟裕、参谋长张震、副参谋长周骏鸣向中央军委并华东局致电:十兵团各部均参加了淞沪战役,部队整理、动员、教育、准备来不及,他们提议延至6月25日开始入闽行动,是否可以,请决示。

  毛泽东同意推迟入闽,于次日代中央军委复电:“同意十兵团行动日期延至6月25日,如果准备工作尚未做好,延至7月上旬亦可。”但他另外提出要求:请开始注意研究夺取台湾的问题,台湾是否有可能在较快的时间内夺取,用什么方法夺取,有何办法分化台湾敌军,各取其一部分站在我们方面实行里应外合,请着手研究,并以初步意见电告。如果我们长期不能够解决台湾问题,则上海及沿海各港是要受很大危害的。

  为了防备十兵团解放福州、厦门时美帝国主义可能出兵干涉,军委决定,以二野主力继续控制浙赣线,掩护十兵团执行上述任务。

  这段时间,张鼎丞往来于上海、苏州,与叶飞、韦国清等共同商议实施提早进军福建的各项准备工作。虽然有了长江支队的4000号人马,但与接管浙江的8000名干部比起来,仍少之又少。经商议,决定在上海、苏州吸收一些知识青年参加,同时向苏南区党委书记陈丕显求援,请求支援两套市级领导班子的干部。

  招收知识青年的布告贴出后,复旦大学、暨南大学、沪江大学、圣约翰大学、同济文法学院、麦伦中学、储能中学、南洋女中等几十所大中学校成千上万的青年学生争先报名,气氛异常热烈,涌现出父母送子女报名、兄弟姐妹争相应招的戏剧性动人情景。只用了三天时间,招收人数就超过了原定计划,建起了南下服务团,2500多名青年学生被编成4个大队21个中队,张鼎丞亲自兼任团长,决定由陈辛仁、伍洪祥任副团长。

  陈丕显和苏南区党委的援手也很快落到了实处。苏南区党委下辖松江、苏州、常州、镇江4个地委和无锡市委。他们研究决定由5个地市各组建一套县级机构,区党委机关组建地直机关,成立6个党委会,共500余人,对外称“苏南大队”。

  不久,华东局在临时办公的上海建设大厦开了一次会,专门研究十兵团南下和新的中共福建省委领导班子的组建问题。与会人员有华东局领导饶漱石、陈毅、粟裕、曾山、张鼎丞、刘晓;十兵团领导叶飞、韦国清、刘培善;预调福建省委工作的方毅、陈辛仁、梁国斌、伍洪祥,以及华东局各部门负责人刘瑞龙、韩哲一、魏文伯、温仰春。从香港辗转来向华东局汇报工作的闽浙赣省委常委、组织部长黄国璋也参加了会议。

  会上,张鼎丞着重谈了福建省委的组建问题,提出新的省委要以十兵团领导为重心,司令员叶飞、政委韦国清、政治部主任刘培善都要参加省委。他提出了省委初步的人员组成,如何安排,待与福建原有的“闽粤赣”和“闽浙赣”两个区党委会师后,再向华东局和中央请示。叶飞和韦国清汇报了十兵团各军入闽作战的准备情况。

  6月19日,中共中央批准华东局建议,成立以张鼎丞、曾镜冰、叶飞、韦国清、方毅、梁国斌、伍洪祥、刘培善、范式人(未到职)、冷楚、陈辛仁、黄国璋12人为委员的中共福建省委。福建军区由十兵团兵团部兼,叶飞为司令员,张鼎丞为政委,韦国清为副政委(仍任十兵团政委),刘培善为政治部主任。

  福建省委和福建军区这两套班子的建立,有力地负起了解放福建的重任。

  先遣入闽为哪般

  十兵团司令部驻地的黑板上,书写着这样的大标语:昂扬的激情=进军的胜利!

  常言道“兵马未动,粮秣先行”。十兵团作战部队有10多万人,随同的干部和南下服务团有8000多人,还有数千随军民工,骡马近9000匹,长途行军,仅一天就要消耗大约20万公斤大米、30万公斤草料。这些物资大约需要60多辆8吨卡车才能装下,因此交通运输也是个大难题。如果没有足够的物质保障,大兵团的长途行进是难以想象的。粮草的筹集,是叶飞,也是张鼎丞思考的另一个棘手问题。

  福建是个缺粮的省份,正常年景一年缺粮三四个月,全靠外省调进。国民党败军从江浙撤退进闽,一路烧杀抢掠,各地皆闹粮荒。十兵团3个军上十万人,另有南下干部、随军民工1.5万人,骡马近9000匹,仅一天就需粮食20万公斤,这么多粮食从哪里来?为保证十兵团顺利进军,必须组织一支部队打前站筹粮、修路、侦察敌情。叶飞和兵团政委韦国清及张鼎丞等领导商定,从司、政、后机关抽调部分干部,组成一支精干的先遣队,由二十九军参谋长梁灵光担任队长。

  叶飞给梁灵光的任务是:率领兵团侦察连及司令部、政治部、后勤部十几名干部及一部电台,组成先遣队,提前入闽,与曾镜冰的闽浙赣边纵队取得联系,发动群众,筹措粮食柴草,整修道路,建立兵站,收集敌情。

  6月7日清晨,姑苏城外的苏(州)嘉(兴)公路上,十辆大卡车和两辆吉普车满载着包括武装连、侦察排在内的200多名先遣队员飞驰南进。

  6月14日,梁灵光率先遣队到达建瓯,与中共闽浙赣省委书记曾镜冰会合。6月18日,闽浙赣省委召开常委扩大会议,总结闽北十县接管工作,研究大军过境的支前和供应工作。

  为迎接十兵团大军即将到来,闽浙赣省委于6月底召开了县以上主要干部都参加的扩大会议,会上着重讨论了大军过境的支前和供应问题。会后,省委于6月30日发出《关于大军供应工作的指示》,号召各级党组织和人民群众“以最大的努力,最吃苦的精神来支援大军”,坚决完成所分配的任务,要求各级党组织必须按照中共华东局指示,做到“既能保障军需,又能不致造成混乱,影响民生”。

  十兵团、福建省委分头南下,福建换了人间

  6月25日,三野前指遵照毛泽东和中央军委的指示,正式向十兵团下达了提前入闽的命令。

  华东局和三野领导对十兵团南下作战高度重视,在交通运输方面亲作调度,共筹集火车头25个、大小车箱370节。确定十兵团各部从苏州到江山、上饶主要以火车运输,为此在杭州火车站设立军事交通运输总指挥部,在嘉兴、江山、上饶设火车运输起点和终点指挥所。江山、上饶以南抵建阳、建瓯、古田、南平段部队徒步行进,物资军用品等由汽车、马车等担负输送。南平以南用船运。

  南下福建战线漫长,后勤保障至关重要,三野首长对此特地作了四条决定:第一,发足十兵团各部队3个月的经费和粮草票。另拨黄金1000两,配若干银元,以备急需;第二,渡江前配备的民工、担架及支前干部,全部随十兵团南下。苏南支前指挥部协助运送粮草、油盐,保证部队出发期间带足3天粮食;第三,行军中减轻配发弹药的基数,在江山、上饶设立弹药库,由三野后勤部负责运送;第四,发足三个月的药品,另发5000人的战伤急救药材,并配一台X光透视机。

  6月26日,陈毅和三野其他领导在上海国际饭店接见十兵团团以上干部,正式传达了中央军委关于向福建进军的命令,接着阐述了国内国际形势,指出进军、解放福建的重要战略意义。

  6月28日,十兵团正式吹响了南下的号角。为加速进程,兵团指挥部根据交通安全情况,决定各军于浙江嘉兴车站上火车,沿浙赣路车运西进,分别于浙江江山和江西上饶下车,然后,兵分三路入闽。

  7月2日,叶飞和韦国清率兵团前指从苏州起程。来自山东、苏北的支前民工,车推肩挑,带着大批粮食和物资,跟在部队后面南下。

  7月13日,福建省委书记张鼎丞率领省委机关和华东支队、长江支队,在十兵团武装警卫团护卫下,也离开苏州,冒着酷暑南下。在江山兴塘边,张鼎丞主持召开两个支队的主要干部(地委书记以上)会议,向大家宣布了中央决定:福建省委由张鼎丞、曾镜冰、叶飞、韦国清、方毅、梁国斌、伍洪祥、刘培善、冷楚、陈辛仁、黄国璋等11人组成;张鼎丞任省委书记,韦国清任组织部长,陈辛仁为宣传部长,梁国斌为社会部长,方毅为财经委员会书记,伍洪祥为青年委员会书记;新省委组建后,南下区党委的建制予以撤销,区党委主要干部重作安排。

  会上,还确定了长江支队所属六个大队(亦即六个地委)入闽后接管的地区:一地委(来自太岳)去建瓯地区;二地委(来自太行)去南平地区;三地委(来自太岳)去福安地区;四地委(来自太岳)去林森地区(后改为闽侯地区);五地委(来自太行)去晋江地区;六地委(来自太行)去龙溪地区。

  另外,将苏南区党委组建的六套班子(即“苏南大队”)一分为二,福州市委由苏州、无锡、镇江三地干部组成;厦门市委由常州、淞江和地直机关的干部组成。因干部不足,龙岩、永安两个地区待解放后再考虑干部配备。

  会后,张鼎丞和方毅等省委主要领导先行出发。省委机关直属单位同六个地专及30个县的大队人马,于7月28日兵分两路进军。一路从江西上饶到铝山,越过分水关进入崇安(今武夷山市);一路从浙南翻越仙霞岭,过枫岭关进入浦城。两路人马在建瓯会师。

  7月18日,南下服务团2500余人从上海闸北车站登车启程。在敌机空袭、匪特骚扰、蚊虫进攻、酷暑煎熬中,一路豪情一路歌,向福建进军。

  福建解放战争的形势令人鼓舞。8月17日福州解放后,十兵团留下八十三师警备福州,其他野战部队鞍马未歇,海陆并进,南下追歼逃敌。雄师所向,风扫残云。10月17日,厦门解放。

  8月24日,福建省人民政府正式成立,主席张鼎丞,副主席叶飞、方毅。9月14日,以叶剑英为第一书记的中共华南分局电复张鼎丞和福建省委,批准撤销闽粤赣边区党委(直属中共南方局——香港分局领导),边区党委书记魏金水、边纵司令员刘永生参加新的福建省委,闽西、闽南两个地委归福建省委领导,原属广东行政区域的3个地区划归新的广东省委领导。

  10月6日,张鼎丞来到鼓山近旁的后屿,看望历时2个多月、长驱1000多公里后胜利来到福州的南下随军服务团,并在一所小学的礼堂里作了题为《青年思想修养》的报告。

  望着一张张洋溢着青春朝气的脸,张鼎丞兴奋地说,“20年后,世界就是你们的了”!

  (作者单位:福建省委党史方志办)

作者简介

姓名:钟兆云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张彦)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