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学 >> 今日推荐
杨延超:我国商业方法专利创造性问题研究
2018年02月27日 07:45 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作者:杨延超 字号
关键词:商业方法;专利;创造性

内容摘要:

关键词:商业方法;专利;创造性

作者简介:

  摘 要:随着计算机技术的迅速发展以及商业领域的不断变革,商业方法领域的创新层出不穷。于是,有关商业方法专利保护的呼声也越加强烈。相比较其他专利形式,商业方法专利的创造性有其特殊性,它不限于技术领域的创造性,同时还包含商业方法方面的创造性。就商业方法的创造性问题,我国专利法以及专利局的《审查指南》尚无明确规范。借鉴美国和欧盟对商业方法专利创造性保护的经验及历史,我国有必要就商业方法专利及其创造性问题作出专门规范,并进一步加强商业方法专利在申请及驳回程序中的创造性审查。

  关键词:商业方法 专利 创造性

  一、问题的提出

  随着技术和商业模式的快速更新,商业方法越来越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对绝大多数网络公司而言,商业方法专利代表了商业本身。”[1]我国有关商业方法专利的申请,最早要追溯到2003年花旗银行在中国的专利申请。截止到2003年3月,美国花旗银行在中国申请19项商业方法专利。《南方周末》曾于2002年9月5日报道,题目为:“花旗银行中国暗部专利 中国银行何时梦醒”,意在提示国人对商业方法这一新的专利类型予以关注。[2]

  至于何为商业方法专利,至今也没有统一的法律界定。美国众议院议员在《2000年商业方法专利促进法》提案中曾将企业的经营、管理、财务处理等方法以及个人的竟技、训练、技巧方法视为商业方法。[3]欧洲专利局对商业方法的界定最广泛,它甚至认为涉及人、社会与金融之间关系的任何主题都可以纳入商业方法的范畴,相比较而言,在金融服务和与互联网有关的电子商务活动中有更多的商业方法的专利。[4]世界知识产权组织(WIPO)对商业方法的界定则相对具体,它特别强调借助数字化网络经营商业的、有创造性的商业方法。WIPO颁布的国际专利分类表(ipc第8版)确立了有关商业方法的分类(G06Q),即“特别适用于管理、商业、金融、监管或预测用途的数据处理设备或方法”。

  我国国家知识产权局曾于2004年出台了《商业方法相关发明专利申请的审查规则(试行)》,其中有对商业方法专利进行专门解释,[5]但该文件已于2008年4月废止。目前,我国有效的法律文件并没有对商业方法专利作专门定义。无论参考哪一种界定方法,商业方法专利在本质上都只能作为一种方法专利存在。根据我国专利法的规定,其应纳入“发明专利”的范畴。专利局在对商业方法专利进行审查时,同样也会参照发明专利的审查流程,对其“新颖性”、“创造性”和“实用性”进行全面审查。

  对于一般专利而言,其”创造性“意味着在对同一技术领域的人员而言,其是“非显而见的“,它更强调技术领域的创新;而商业方法专利适用的大都是普通技术,它更强调商业流程、方法、模式的创新,而授予商业方法专利本身则意味着商家可对该种流程、方法、模式进行垄断,由此也带来商业利益格局分配的问题。为此,一项商业方法专利是否符合专利法意义上的“创造性”标准,也就成为同行业尤其关注的话题。2008年12月,法大科技园(知识产权中心)就花旗银行在华专利“数据管理的计算机系统和操作该系统的方法”向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提出无效申请,而提出无效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该项专利不具有“创造性”。[6]国家专利复审委员会后宣布该项专利无效。

  同样,亚马逊公司“one-click”商业方法专利案例,同样显示了人们在商业方法专利“创造性”问题理解上的分歧。亚马逊公司向美国国家专利商标局申请了“one-click”专利,并于1999年9月28日成功获得注册。该发明涉及一套电子商务系统,该系统通过对以往客户信息的识别,在交易过程中简化交易程序,让客户通过一键即可完成交易。“one-click”专利所依赖的是现有计算机最普通的技术,但亚马逊公司认为其在实现交易流程方面实现了创新。1999年10月,亚马逊公司将Barnesandnoble公司起诉到法院,认为该公司的“the express lane” 网上购物原理侵犯了其“one click”专利权。法院为此颁布了一个临时禁令,禁止公司或个人不得继续对亚马逊公司的“one click”专利实施侵权活动。

  亚马逊公司的“one click”是否达到了专利法关于“创造性”授权的标准,如此商业方法领域的创造性能否替代传统专利法技术领域的创造性等,成为社会普遍关注的热点。反对者们甚至认为,如此保护会导致专利权的扩大保护以及专利权的滥用。著名的“非主流”软件工程师、“自由软件”运动和开放知识产权GPL协议的创始人Richard Stallman,就发起了一场“阻挠”亚马逊公司的运动。而另一位著名的计算机出版商Tim O’ Reilly 在自己网站上贴出了抗议亚马逊公司的公开信,几天内就征集了1万多个签名。在一片争议声中,法院最终于2001年2月废除了此前基于“one click”颁发的禁令,亚马逊公司的总裁也发表公开信,建议缩短商业方法专利的保护期。

  关于商业方法专利创造性问题的讨论,在我国也同样变得十分热烈。从2000年至2008年,我国商业方法专利申请量从154件增长到1533件,截止2008年,国内商业方法专利申请总量已达到7656件。根据2008年的检索数据,国内与国外在华商业方法申请总量方面基本持平。2008年之后,我国商业方法专利申请量进入快速增长阶段,自2010年起,国内商业方法专利申请量呈直线上升趋势。2010年到2014年间,更是以每年2000件左右的增长速度飞速发展。截止目前,国内商业方法专利申请总量已达到35959件,是国外在华专利申请总量(25324件)的1.4倍。[7]然而,我国每年商业方法专利授权量,却与每年急剧增加的商业方法专利申请量不成比例。根据2000年至今每年商业方法专利授权量的统计,2012年当年商业方法专利授权量最高,但还不足600件[8]。绝大数的商业方法专利申请了,但最终并没有被授权,其中“创造性”作为专利授权的一个重要条件,倍受关注。商业方法专利需要满足什么条件才符合专利法创造性的要求?类似问题在我国当下都亟待解决。面对迫切的社会需求,国家知识产权局在2000年之后开始探索对商业方法的专利保护,并与华为、中兴通讯、雅虎、腾讯、百度等大型企业以及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等金融机构进行广泛探讨。2009年1月,国家知识产权局就“商业方法专利的审查方式”作出尝试性规范,但由于缺少法律的明确定位,对于商业方法专利的创造性问题并未给予明确界定。为进一步推动商业方法专利创造性规范,国务院在2015年6月份出台《关于大力推进大众创业万众创新若干政策措施的意见》[9]中将“研究商业方法等新形态创新成果的知识产权保护”列入当前亟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作者简介

姓名:杨延超 工作单位: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任国凤)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