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党政院校 >> 理论视角
胡滨:围绕实体经济开展金融风险防控
2017年05月24日 05:56 来源:学习时报 作者:胡滨 字号

内容摘要: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反复强调将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关键词:金融风险;实体经济;金融体系;系统性风险;风险

作者简介:

  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反复强调将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习近平总书记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四十次集体学习时指出,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是经济平稳健康发展的重要基础。维护金融安全,是关系我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的一件带有战略性、根本性的大事。当前,我国金融体系发展面临多变的内外部经济环境,且已暴露出多起风险事件。这就要求我们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正确认识我国金融体系三类系统性风险来源

  防范金融风险的首要任务是甄别和认识我国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金融风险。理论上,我国金融体系的系统性风险主要来自于三个方面。

  第一个方面是来自于宏观经济的变化对金融体系产生的系统性冲击。近年来,在经济增速放缓的大背景下,部分传统产能过剩行业的利润率下滑,资金周转放慢,银行业不良贷款占比明显上升,债券市场违约事件时有发生,来自实体企业的违约风险不断传导到金融体系内部,进而引发金融风险。当前,金融不良资产风险、债券违约风险、房地产泡沫风险、政府债务风险均可以归为此类风险。事实上,此类金融风险一直存在,只是由于过去经济的高速增长掩盖和对冲了部分风险。随着经济增长速度由高速转为中高速,此类风险逐步得以显现。

  第二个方面是来自于金融体系自身演化和逐步累积的风险。前一阶段,我国信用规模扩张较快,而民间投资增速放缓。因为缺乏回报,大量资金没有进入实体经济,而滞留在金融体系内部自我循环,导致风险在金融体系内部累积。此外,同业业务、表外理财、非标资产、交叉性金融产品等影子银行业务造成资金空转,影响货币政策调控,监管套利特征明显,进一步侵蚀了金融体系自身的稳定性。一方面,金融机构之间的联系愈加紧密而复杂,涉及的金融机构数量愈加庞大,金融风险在不同机构、不同市场、不同行业以及不同地区之间的传染和共振效应,可能导致风险的急剧放大和扩散。另一方面,网络借贷等新兴互联网金融业务出现爆发式增长,而监管的缺失和滞后导致出现风险事件。这些风险的累积,逐步演化为系统性风险的重要来源。

  第三个方面主要来自于外部风险溢出。我国作为开放的大型经济体,与世界经济的互动日益深化。在很大程度上,我国金融市场已经和外部金融市场关联在一起,不可避免地会受到不合理的国际金融体系的影响,在客观上增加了我国金融市场遭受外部冲击的可能性,受到国际政策变化的溢出效应显著上升。最近一个时期,美国从双边和多边等多个方面加强了贸易保护主义政策,并对国内经济实施减税等刺激措施。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叠加,将有可能进一步引发美元升值预期,人民币贬值压力仍然不可忽视。资本回流美国的趋势明显,我国跨境资本流动风险和汇率调控的压力也将会持续加大。当前,人民币汇率和外汇储备情况相对稳定,但是,如果未来美元继续走强,人民币贬值预期不打破,购汇需求管理和资本管制有效性将可能弱化,我们不得不面临保外汇储备和保汇率稳定的两难选择。

  如果内部风险不能得到及时有效化解,外部风险的外溢冲击就可能引发内外风险叠加与共振,从而加大整体金融风险,不仅存在引发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可能,还会阻碍我国金融体制改革的进程。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钟义见)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