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报刊 >> 期刊联盟 >> 报刊文摘
肖永明:悠然一长啸 妙绝两无伦 ——“朱张会讲”850周年祭
2018年01月06日 16:35 来源:光明日报 作者:肖永明 字号

内容摘要:作为北宋理学奠基者的二程兄弟,其学术经弟子相互授受,辗转南传,其中的翘楚当数湖湘张栻与福建朱熹。在宋明理学史上,朱熹是“集大成”式的人物,这一地位的确立当然不能离开在相互质疑论辩、相互切磋商讨过程中对湖湘学术的吸取、回应以及对自身思想学术的审视、反思与超越。”可以说,“朱张会讲”提升了岳麓书院的学术地位,扩大了湖湘学派影响,自此之后,岳麓书院成为声闻遐迩的理学传习基地。朱张之学成为湖湘学术的核心内容,对湖湘的学术传承和人才培养都产生了深刻影响。著名学者陈荣捷先生在20世纪80年代访问岳麓书院时留下一副对联,“一水长流水不涸,两贤互磋道终同”,表达他对“朱张会讲”的价值认同以及对以“湖湘文化”所代表的传统文化的追求。

关键词:学术;朱熹;书院;湖湘;理学;讨论;文化;胡宏;弟子;中庸

作者简介:

  作为北宋理学奠基者的二程兄弟,其学术经弟子相互授受,辗转南传,其中的翘楚当数湖湘张栻与福建朱熹。张栻所受师传为“二程—谢良佐—胡安国—胡宏”一脉,朱熹所受则为“二程—杨时—罗从彦—李侗”一脉。

  二人虽同作为二程的四传弟子,但因师承、学养等不同因素的影响,对理学中理、气、心、性等重要概念、范畴的理解与阐发出现了很大的分歧。

  朱熹曾简略地提及他早年从学于李侗的经历:“余蚤从延平李先生学,受《中庸》之书,求喜怒哀乐未发之旨未达而先生没。”这也就意味着他并没有从他的老师李侗那里真正地理解《中庸》所说的“喜怒哀乐未发之旨”,也就是学界后来所说的“未发”。在他的老师李侗逝世之后,朱熹进入了独立思考时期。据现代学者钱穆先生考证,正是在这段思考的时期,他结识了张栻。隆兴元年(1163),两人第一次见面。翌年,两人又在豫章第二次见面。这次见面,朱熹对张栻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他极力称赞张栻,称其“名质甚敏,学问甚正”,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德才兼备”,既有非常敏锐的先天智慧,又不失后天的好学涵养。此外,这次会面之后,张栻向朱熹介绍了他的老师胡宏的思想。之后,朱熹在对胡宏《知言》的阅读过程中自有所得,并就《中庸》的“未发”之旨,与张栻通过多次书信往来进行了讨论。应当说,在这一时期中,朱子与张栻的讨论,促成了他在丙戌年(乾道二年)的“中和旧说”之悟也就是后来所说的“丙戌之悟”。此后,二人又有著名的“中和旧说四书”,就《中庸》的“中和”问题也就是“已发、未发”问题进行了深入的讨论。正是在双方这一德性相互契合、学问有待商量的背景下,促成了第二年两人的再一次相会。

  本来,朱熹在乾道二年(1166)就有拜访张栻的打算,但因天气炎热而作罢。到乾道三年(1167)八月,朱熹偕弟子范崇伯、林择之从福建崇安启程,不远千里往潭州(今长沙)造访张栻,于九月初八抵达长沙。

  朱熹、张栻这次相会不同于以往。此前,二人的相会只是简单的交流,双方尤其是朱熹尚缺乏独立的学术主张,也就难以形成真正的讨论和对话。但这一次,二人经过此前的多次交流,在一些基本的学术问题上已经有了共同的关注和兴趣,这就为进行广泛而深刻的讨论创造了条件。可以说,这次相会从初始酝酿到最终实现,朱、张二人都充满期待。正是在这种趣味相投且又有较高兴致的前提下,两人就此前双方通过书信往来所关心的共同问题展开了讨论。

  有关这次会讲的议题,虽然在两人的文集中并没有专门的记载,但在他们及各自弟子的回忆中却保存了一些片段和细节。朱子的弟子范崇伯忆及会讲内容时曾说:“二先生论《中庸》之义,三日夜而不能合。”这反映了二人讨论《中庸》“已发、未发”之义的热烈情形。朱子后来在回忆湖南之行时说道:“旧在湖南理会乾坤。乾是先知,坤是践履。上是知之,下是终之。却不思今只理会个知,未审何年月方理会终之也,是时觉得无安居处,常恁地忙。又理会动静,以为理是静,吾身上出来便是动。”

分享到: 0 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 (责编:王禧玉)
W020180116412817190956.jpg
用户昵称:  (您填写的昵称将出现在评论列表中)  匿名
 验证码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
最新发表的评论0条,总共0 查看全部评论

回到频道首页
QQ图片20180105134100.jpg
jrtt.jpg
wxgzh.jpg
777.jpg
内文页广告3(手机版).jpg
中国社会科学院概况|中国社会科学杂志社简介|关于我们|法律顾问|广告服务|网站声明|联系我们